朱振庚:今日画坛功利俗深,有几人得闲画自己心中想画的东西?
朱振庚(1939-2012),生于徐州,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研究生班,师从蒋兆和、叶浅予、吴作人、李可染、李苦禅、刘凌沧、卢沉、姚有多等名师,曾为华中师范大学美术系教授。

朱振庚:今日画坛功利俗深,有几人得闲画自己心中想画的东西?
人物系列 纸本设色 44.2cm×34.5cm 2007年今日画坛功利深,有几人画心中想画的东西/朱振庚作画贵在胆识,敢不敢把你的想象力充分地摆到画上去,谓之胆;能不能摆得好,谓之识。
胆识二字来自平日对艺术的感受积累和学识修养。
画之为道,以实就虚,实之不逮,如渺冥中画符,恍兮惚兮不自知,不明白,不自得。
下笔处有“大力量”,于明白处见大美。
画家神妙之笔非毫端之神妙,乃妙于心,敏于目,传于手,果于毫端。
气息关乎笔性,而非无笔性之效果。
“表面效果”如“彩云”,无根本,阵风吹来,即无踪影,世上凡赶时髦的东西就容易过时。
朱振庚:今日画坛功利俗深,有几人得闲画自己心中想画的东西?
残片系列 肖像 纸本彩墨 46cm×34cm 2008年中国人物画,笔墨与造型弱一则不可成器。
所谓创新,是一个不断变化的过程,同旧有习惯不断反思的结果。
画家画风有时看来一下子变了,又不是一下子变的。
新与变不是猎奇,不能刻意。
变要自然的变,新也要自然的新。
“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
”我与笔墨循序渐进,自然渐变。
我画人物亦画山水,常以山水之笔入人物之法,异形而用神,得其通化。
在学术上我反对不思变化的“黄袍马褂”,也反对唯西方是美的“皇帝的新衣”,两者均非艺术之正道。
前者亦非懂得传统,后者亦非懂得现代,它们是同病相邻的两兄弟。

当代中国画家能现代、能传统、能造型、能笔墨,在风格之高品相上做努力,不失为明智之举。
艺术的“多元”,并非精粗不分,最后留下来的依然是完美和卓越。
而不是那些故弄玄虚和矫揉造作的东西。

中国画要见笔性,通过笔性呈现气息,所谓当代“水墨画”依然要见骨气,不见骨气的水墨画便容易失之空泛而不耐看。
朱振庚:今日画坛功利俗深,有几人得闲画自己心中想画的东西?
白驹千里 纸本水墨 46cm×34cm 2007年我习书法乃画之道用,练笔性、练线条。
舍形迹之异求妙理同趣。
美食悦于口,好画悦于心。
写实者当于通灵上下工夫,给受众以悦心,不可愚实而不移,悦目以媚俗;变形者当善写实,以写实工底兴养灵明,不可以似之不能而不似以欺世。
前者易失于市井气,后者易失于江湖气,野狐禅。
画要养心气,心气足,便画得好。
画要进步,就要知短。
要时时提醒自己的不足,克服己短,善集别人之长,便是一位聪明的画家。
如果把自己的短处硬往长处上说,“过饰非”便不可救药,于画有害而无益。
画面的力度不在画幅的大小。
“其大无外,其内无小”谓之张力。
以大见大谓之张扬。
“小”张力于外,“大”蕴力以内,是为耐看。
俗话讲“四两拨千斤”,“千斤”谓之量,“四两”谓之力。
作品应借求力度,而非大的张扬。
当把展览的大小画都浓缩到画册上,尺度身份平等时,有力度的作品其小也大,无力度的作品其大也小。
画家作画,减不得增,密不得减是为精到。
艺术不同于科技的专利,一招鲜吃遍天。
艺术仅靠空谈观念、靠保守“专利”的制作,是走不远的。
朱振庚:今日画坛功利俗深,有几人得闲画自己心中想画的东西?
选美图 纸本彩墨 136.3cm×69cm 2011年画家越画越觉得问题多,不轻松,是个进步;画家越画越觉得熟练轻巧,进入一种套式,就容易走下坡路。
与古人通,传现代神;于传统中识现代,于现代中醒传统。
画人以固有之情性立于业,于流俗弊端之外立足,天下卓然者无独有偶。
传统乃一创造精神,惟有求其所涵清新、活泼之真理,以真实生命冲动之力,裨益现代之艺术,出之以自然生动之语言,画现代画,做现代人。
一个人精神上播下了非自然的种子,其结果便有悖于生成之自然,于艺术便容易落入偏见之魔道而不自知。
画不以新旧别,只在一个“好”字上。
“好”包括旧也包括新。
现代人画现代画,是相对传统言现代,知传统而为现代。
“知旧知新,推陈出新”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今日画坛,功利俗深,驳杂其心,假言语多、真言语少,有几人得几日闲画自己心中想画的东西?中国人画之精神高栖于笔墨之中,中国绘画之大精神则释然于宁定而永恒,大化而无穷之中。
朱振庚:今日画坛功利俗深,有几人得闲画自己心中想画的东西?
众生相 纸本重彩 68.5cm×69.7cm 2011年创新与传统之争,可谓老生常谈,盛衰交替,此一时,彼一时。
从高远处看,当殊途同归。
新旧无高下,好坏有区分,如同植物有根深偃实者,亦有根浅招摇者。
为艺者贵独立性情,不趋时附尚,一个时代出那么几个热闹人,不看他表象的红火,就看他是否视艺术以生命,诚艺术以性情,有没有独立的人格,独到的艺术。
中国画之现代化在现代之中,亦在传统之中,要善于挖掘、消化和吸收,醒于发现和改造,在本真自然中敏感和生发。
中国画的教学除有书法、白描还不够,还应当有自己的“现代造型法”,建立自己民族的素描体系,重视笔墨更要讲究“笔性”,讲究线条的质量、美感,讲究线、形的透里默契,刃剖自如。
艺术的真实是一种生命感受的真实,一种主观的真实,这种真实没有“教育”的痕迹,是动态的,是活的。
生动活泼的艺术生命力不可能于事先规定的框框之内。
天高任鸟飞,笼子里是养不出好“凤凰”的。
朱振庚:今日画坛功利俗深,有几人得闲画自己心中想画的东西?
菩萨造像 纸本彩墨 36.5cm×33.3cm 2008年离习见于精神自性中发篁其能力,进行创造性劳动,在“内心之内,外在之外”化之感动,产生新果。
要掌握技巧,技巧是本钱,好的画让人看不出技巧,忘其技巧。
一幅好作品展现的是笔痕走过之过程而非大功告成之结果。
凡高是这样,徐渭是这样,黄宾虹也是这样。
前者具有惺惺然活泼之灵魂,后者则是灵魂静止之告白。

灵魂出窍、大刀阔斧的敏感和创造,从传统中走出来的面目全非,自然而不造作,新奇依然朴实,本时代尚无一人可出及。
作画无肺腑之言亦无不吐不快之感,惟凭习惯重复挥笔施彩,虽信笔易行,然下笔轻率,用笔失浑厚得草气,用色失妙微得火气。
心思苟且,气则不正,气不正则下笔邪弱。
“无以发其真,无以入其妙。
” 若曰“重彩,则一纸乌合滥色矣。
”变形不是画丑,不可滥用,要在耐看的前提下,自由、自由、再自由。
变形不可吃噱头,自然本真方得妙。
朱振庚:今日画坛功利俗深,有几人得闲画自己心中想画的东西?
舞 纸本设色 46cm×34cm 2008年情趣在魂,有胆在识。
胆识俱在,可趣可魂。
有后生问我如何变形,我以人的脸部五官为例告诉他:可以任意安排,不离其位。
活灵而不油气,得意而不忘形。
如打醉拳,必内醒一招一式精于规矩方可。
于乏味中悟有味,于平凡中找激情。
如同缚沙袋练习跑步,一旦去掉沙袋便能行走如飞,这也是一种基本功。
要留意生活。
一副平常的眼镜,只要对它留心,也可画出一个独特来。
生活就在自身,眼前就是生活。
现世总爱张冠李戴,弄出一帮“名家”满天飞,瞎起哄。
好画家在哪里?于无声处听惊雷。
画家的优点、特点一旦成为习气,便是缺点。
习气好比人的影子,不是影随人而是人随影,往往颠而倒之不自知。
朱振庚:今日画坛功利俗深,有几人得闲画自己心中想画的东西?
旧时的知识分子 纸本彩墨 50cm×34cm 2005年水墨人物画,意在先,笔在后,亦可笔在先,意在后。
总之,笔笔写意。
在规矩处见活泼,生动处见力度,磅礴处见严谨。
得意而不忘形。
时至今日,水墨人物画又见“扩张者”、“自由者”,均操练得法,生动沉着,活活泼泼,大有可为。
祖宗圈地之外,另有广阔天地供驰骋。
艺术圈子有大小。
有人走大圈子,从东方去西方,由西方奔东方,这山望着那山高,回头又见这山青;有走路的工夫,眼看的工夫,手跟的工夫,心染的工夫。
余无大精力,走小圈子,做自家的工夫。
我从水墨到重彩十余年,在笔墨色形大重合里吃尽了苦头,也尝到了创作中自由呼吸的甘露。
马褂服、休闲服随意穿,一切顺其心性。
自己穿着舒服,别人看着顺眼之日,便是新的中国绘画于观者、于画者成熟之日。
画要画得地道、耐看,其深度、力度自己会显现出来,不标新立异,它能自然与习见不同,这样的作品就是好作品,这样的画家就是好画家。
如果艺术家不在艺术自身下功夫,单凭操作或炒作,其行为无异于自杀。
然而,似乎人人都信奉既得利益的好处,这正是这个时代的悲哀吧。
朱振庚:今日画坛功利俗深,有几人得闲画自己心中想画的东西?
世相系列 纸本彩墨 68cm×41cm 2004年当今水墨画往“传统”或“现代”挂靠的做法都不真诚。
作品本身是无情的,它能公正地冲刷掉画家自身的一切虚假,画家需要真实地对待自己和所处的周围世界,把自己交给自己,而不是古人、洋人和别人。
立足画坛,不为习气所逮,跳出习见之外,作品必不可人目,方有独造处。
面对中西、博观约取,别有姿态,盖全以神味胜,不在笔墨之间寻痕迹。
来源:水墨味艺术家检索(点击直接阅读) •
该笑话美文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栏目:www.sikushu.cn/category/jingdianmeiwen,每天看美文笑话,故事多多,好事多多,财运多多,开心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