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谢云

谢云的个子不算高,也就160厘米吧。是姥姥养大的,他没听姥姥说过关于父亲的事,只听姥姥说过他母亲死得很早。

他喜欢去网吧打游戏,不喜欢读书,小学都没毕业就辍学了。但人聪明,嘴又会说,什么人都谈得拢。网吧老板对他也不错,时间久了,他还成了那老板的小弟。老板有事叫他做,他跑得快,就是来上网的人,叫他做点啥,他也从不推托,所以,来上网的顾客也都叫他小弟,对他印像也不错。

后来姥姥死了,没生活来源,老板就正式让他当了一名网管。

他虽然没多少文化,但从小就在网吧里混,不懂的就问问各位大小游戏朋友,再加上老板的调教——

所以网吧里的问题他也能解决一些,不过问题太大了,还是得叫老板。

二、网管

“小弟,我这台电脑一直卡,卡了一阵还黑屏了,怎么办?不然就给我换一台。一位漂亮的小姐姐找到谢云,谢云去弄了一阵,没搞好,今天老板又有点事出去了。“小姐姐,别急,我会给你想办法,你先看下钟,从现在起,我给你把时间往后推就是了。 随后他又走到后面那台电脑旁边,“汪哥,能帮个忙给看看? “小弟,哥今天有点忙,我肚子饿了都没走,就是想早点把这张图画完,好去弄点吃的。 那汪哥两只眼睛认真地看着显示屏,一边说一边还在不停地,游移着手中的鼠标。“这好办,你先去帮忙看看,我去给你把吃的弄来。 “那我就没办法推了,只有去给你看看。说完,汪哥就移坐在小姐姐那台电脑桌边了——

三、汪哥

小姐姐用的那台电脑是系统坏了,汪哥给它重装过后就好了。谢云的饭也买回来了。汪哥接过谢云买回来的盒饭,照往常一样拿出20元钱来给谢云,谢云伸出双手做出推势,“汪哥,今天的饭钱我哪敢要,你帮我那么大的帮,难不成一盒饭都舍不得。 “你当真不要? “不能要! “你当真不要,也拿你没办法,我本来打算要收你老板的修理费,这下我吃了你的饭,就不好收他的钱了。你知道,去店里装一次系统得要50元。你老板又嫌了, 难怪他那么喜欢你—— “不好意思,今天耽搁了汪哥的时间。要说这事,也不是老板赚了,是我还没学到汪哥那么好的技术。 “有空我教教你。 谢云正要回话,那小姐姐把他瞄了一眼道,“就算汪哥有时间教你,你学得会?学技术要文化,别浪费汪哥的时间,你只有去帮帮忙、跑跑腿,买点盒饭之类的—— “那是,那是。你今天有啥事让我做的吗 “有呀,我也饿了。 她一边说一边就把钱递给了他。“这钱能买两份,你吃得完? “你忘了?还有份是你的——

四、小姐姐

“你经常都出钱给我买盒饭,今天我也该请你吃顿饭。 “好哇!那就请呀。不过你请我就不能吃盒饭,也不能去路边摊,得上酒楼—— “也行,那你先等等,我兜里没那么多钱,等我回去再拿点来。 小姐姐一把抓住转身要走的谢云,“去拿什么呀,你有多少钱出多少钱,剩下的姐出。 “那还叫我请你? “姐不在乎这些,只要你有请姐吃饭的意思就行。

两人正说着话,突然迎面急驰过来一辆小车,眼看就撞上来了,谢云反应及时,伸出双手用力把小姐姐,向着旁边推了开去。小姐姐还没回过神来,就一个趴扑跩了下去(脸朝着地面摔下去),她以为是谢云在恶作剧,心里好生气愤,待她爬起身来一看,谢云已经被那小车撞得满身是血,而且还断了一条腿——

五、毕冬梅

小姐姐叫毕冬梅,在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已经没了,是她姐养大的,她姐大她12岁,姐婚后还养着她,姐夫岁数虽然大了她姐许多,但很有钱。姐夫平时惯着她姐,她姐平时也惯着她。她也是个打游戏的迷,家里有电脑她不玩,偏偏爱上网吧,因为那里有很多高手,怎样进阶、怎样进段都能找到人问。她在那里认识的人多,她和谢云要算比较好的。谢云这次为救她又受了重伤,好在还没有性命之忧。

————————

毕冬梅一直都在看护着谢云,2个多月了,她就住在他家里,她姐也没有过份管她,因为谢云必竟是为救她妹妹才受的伤。

冬梅没去细想啥是恩,啥是报恩,她只知道他对她好,她就应该对他好。所以他有什么要求,她从没拒绝过,哪怕是过份的,和无理的——

六、心上人

“梅姐,我的腿好了,能走路了,看哪天找个时间去你家一趟。 “去我家?去做啥? “我得去感谢你姐和你姐夫,他们来来回回不知跑了多少路,才给我讨回了受伤的赔付款,还为我花了不少钱。 “他们也应该,因为你救了她的妹妹。 “妹妹,我要是叫你妹妹,我救你也是应该的。 “你本来就比我小,凭啥叫我妹妹? “养伤这两、叁个月中,啥事都做不了,连床都下不了。全都靠着你,你啥事都帮我做,不该做的事也帮我做,不该你看的地方也让你看了,你就是我的人了。 “你的什么人? “心上人。 “啥是心上人? 毕冬梅本来就已经喜欢上他了,听他这样一说心里很是高兴,表面上却故意这样问。“就是象老婆的那种呀!你说老公叫老婆,是该叫妹或是该叫姐? 冬梅有点不好意思了,“梅妹,以后你得叫我哥。 “那就叫你哥嘛,哥!我的小哥哥!不害臊,明明比我小,硬要当我哥。看不出来你这小家伙,岁数不大,懂的还不少,明堂也多——

七、姐夫

“叔,你好! “他是我姐夫,你怎么叫他叔,你得跟我一样叫他哥。 谢云不太同意毕冬梅的说法,“从年纪上看,我是得叫他叔嘛。 “冬梅你先别闹,坐下再说。那姐夫把谢云细细地端详了一阵,“你这一声叔呀!我怕是受得了哟! “姐夫你说啥?照你这样说,我以后不是也该叫你叔?“你随便吧,咋叫都行。 “那怎么行,规矩还是要讲的,叫姐夫,谢云也得叫姐夫,不能乱了套。毕冬梅的姐姐毕秋菊,态度很是坚决地说道。那姐夫又道,“我说的是随便,没有硬要他们叫叔。 “反正不能叫叔。

那姐夫似乎又想到点啥——

“我一看到小谢,就感觉到跟他很有缘份似的:

——那天谢云被车撞伤,失血过多,要输血,他又是b。ab型血,当时血库里恰好没这种血,又找了些献血者,他们都不是这种血型——

这时候我刚好来到医院,听说他需要的是b.ab型血,我不就是b.ab型血吗。

但是,我又想了下,为一个小混混捐血,值不值得呢,我都快50岁的人了,他虽然救过小姨子,只要多给他点钱也就是了。

我进了病房,又看到恶病质状态的谢云,那是严重创伤后,急需输血的状态。我又有些不忍了,我随即转变了念头——我得救他——

事后总觉得谢云的相貌好像‘那个人’,还有那血型,咋也相同——

冬梅听到她姐夫说‘那个人’时, 便有些好奇。“你说谢云的相貌像‘那个人’,‘那个人’是谁——

八、叔

“叔,多亏了你,不然我就没命了。 “ 我叫你喊他哥,怎么又在叫叔。 “就他那岁数,还是叫叔比较好,叫他哥,显得没老少。 谢云仍不接受毕冬梅的说法 “照这样算下来,你得叫我姨。 “我叫你姨就是了。 “真是——我怎么交了个傻子男朋友。 那姐夫见着他们斗嘴,有些好笑, “你别说他傻,不是他傻傻地救了你,也不会受伤。 “你怎么帮外人说话? “他是外人吗?他就快成我的妹夫了。 毕秋菊听到这话,趁机就站到她妹妹一边, “既然如此,小谢就更不能叫你叔了。 “你怎么老是这样子说,记得你当初,不也是叫我叔嘛。毕秋菊笑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嫁给了你这位叔。 毕冬梅也笑了,“那以后我们都管你叫叔好了。 “那我就是你们的叔了呦! 姐夫也有点搞笑。

之后他又问谢云,“你爸妈是做啥工作的? “我没有爸,只有妈,姓都是随妈的,妈生下我不久就死了,是姥姥养大的,现在姥姥也没了。 “那你知道你妈的名字吗? “听姥姥说她好象叫谢惠。 那姐夫的神情一下子就有些异样,但很快地又恢复了正常,“你今年多大了? 还没等谢云回答,毕冬梅抢上了,“比我小四岁,今年应该十八了。 “十八了,十八了呀——

九、肖良夫

毕冬梅那姐夫叫肖良夫,是经营汽车业的大老板,不过这产业不是他创造的,是他哥的奋斗成果。他哥因为没有儿子,连女儿也没有,死后才让他接掌了这份产业。他哥临死前一再嘱咐,‘我没有儿子,你一定要生个儿子,不要让我辛辛苦苦挣下的家业,落到外人的手里——’

肖良夫到是想生个儿子,可娶的那老婆,都十几年了,就是没给他生。真是,怕啥事来啥事——

这肖良夫,一方面,是自己想有个儿子,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那死去的哥哥一个交待,可是,现在的情况他也没法交待呀——

——————---

肖良夫喝得很醉——

司机把他送到家门口,来接人的是小保姆谢惠,“你——太——太呢? “她回娘家去了,说是过两天就回来。“过两天回来,不回来才好,她早就该回娘家了 谢惠用肩臂扛扶着他走,到了床边,又慢慢地侍候着他躺下,然后打算转身离开。可她的手却被肖良夫紧紧地攥着,“你去哪里? “我去给你倒杯水来。 “我不要水,我要你的嘴——他一边说一边硬生生地把她拖拽上了床,然后把那张酒气熏天的嘴吻在了她的嘴上——

十、你老婆的心肠有点歹毒

“你这个老不正经的男人专门欺服小保姆。 肖良夫听到毕秋菊说的话笑了,“是吗?哦!你原来也是小保姆,不过你不同。 “我哪里又不同?我当保姆的时候,不也被你欺服过嘛。 “可你上位了呀,谢惠就没你那福份了—— “谢惠后来怎么样了?你不会沾了人家的便易,就什么都不管了吧! “我正要管的时候,她却被我老婆给辞退了。我问老婆,为啥要辞退谢惠?老婆竟理直气壮地跟我说,因为她不能生养,怕能生养的谢惠会取代她。我叫她去把谢惠找回来,她还很得意地说,‘找不回来了,谢惠被我卖了’。 “真的被她卖了? “不知道,反正她就这么说的。 毕秋菊也有点气愤,“你老婆的心肠有点歹毒呦。 “那是从前的老婆,我现在这老婆还没那么狠。 “那也不一定,不信你再去弄个小保姆回来,亲热给我看看。 “你又没有娘家回,天天都在家里监视到的,我根本就没那机会。 “不说这些没用的了,说说你那歹毒的老婆。 “这事情说来也巧,我在翻看录音记录的时候,忽然听到那天和她争吵时说的话,没想到那些话,竟然被我无意识的录了下来。 “那又如何? “我便以此为据,逼迫她离婚,不同意,我就要报案——

十一、你妈一点遗物都没留下?

“你老婆那么狠的心,也该有这种报应。

“之后我就不想找老婆了,只想知道谢惠在哪里,我找人暗里去向人贩子打听,只要人在,我出多少钱都要把她买回来。几年了,哪里有她的影子呀!

谢云听到这些话,有些迷糊,觉得这事好象跟自己有点关联,似乎又不太关联得起来,他没说话,静静等着往下听。

“后来有人又给我找来个小保姆。 肖良夫指着毕秋菊,“她就是你,后来我又欺服了她,再后来我就要了她。 毕冬梅调皮地道,“再后来你就成了我的姐夫! “我也多了一个小姨子。 “小姨子又给你带回来个妹夫。 “冬梅,这事你还别忙着说。“为什么呀?

肖良夫没有回答毕冬梅的话,转过来冲着那一直在旁边没说话的谢云道,“你妈那么早就死了,一点遗物都没留下?那怕是一小点——

“有只镯子,姥姥临死才说是我妈的。 “你看哪天去拿过来让我看看。 “不用哪天了,东西就在冬梅那里,叫她拿出来就是。

十二、两只镯子

肖良夫接过冬梅递过来的镯子,他细仔地看了一下,认出那镯子,正是当初送给谢惠那只。他接着又对秋菊说,“把你那只镯子也拿出来——

肖良夫伸出两支手来,然后用各自的拇指和食指,分别拎起两只镯子,“你们看,这是两只相同玉质的镯子,一只是我妈给我哥的,一只是我妈给我的,我哥死后全都归了我,我又先后把它们,分别送给了两个小保姆。 他走到毕冬梅面前,“这镯子的主人,一下子又变成了你,你不会也想当小保姆吧! “你总想着占小保姆的便易,老渣男。 “别说我是老渣男,我还是很规矩的,你不到十岁就在我家住,现在都长成大姑娘了,我占过你便易吗? “那是我姐在,你不敢。 肖良夫笑着问秋菊,“是那么回事? “死丫头,别乱说,你姐夫还是很规矩的。肖良夫有点得意, “听听你姐是咋说的。 肖良夫把两只镯子,分别还到秋菊和冬梅手里,“现在这两只镯子的主人,辈份有些乱,她们一个是我媳妇,一个是我儿媳妇,而这婆媳俩又是亲姐妹,乱套了!真的乱套了。

十三、以后也别叫我叔

那谢云在一旁听肖良夫讲诉镯子的事,听出那意思,好象自己已经就是肖良夫的儿子了。但他一时里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他害怕这个还没相认的父亲,会反对他和冬梅的事,再说这种关系让外人知道了,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更会让人误会,误会自己是为了人家的财产——

所以他沉默一阵之后才说道,“叔你别说了,一只镯子说明不了什么,那东西也可能是我姥姥在什么地方捡回来的,你说的那谢惠也可能只是和我妈同名,你别为了同情一个小混混,就乱认他是你的儿子——

肖良夫听到谢云的话,顿感讶然,他没想到谢云会不认他这个有钱的父亲。这让他无法理解,一时里也无法接受,他很是无奈。“可是我们的血型—— “那也不是铁证,这世上同血型而不是亲人的多。

肖良夫还不甘心,“那不然我们去做个DNA。 “也没那必要,不过我还是得感谢叔为我捐过血,我心中会有你的。说完便起身拉着毕冬梅,朝着门边走去。毕冬梅听他说得那么坚决,也只好顺从地跟了他。

毕秋菊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她很意外,她起身和肖良夫一道,送谢云和冬梅到电梯口,“小兄弟,我知道你的想法了,以后也别叫我叔,就随冬梅叫吧,我心中也会有你的,如果有啥需要,就叫冬梅回来找我。 “好的,叔!请保重——

该经典美文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风轻云淡生活像彩虹一样美丽,像微风拂面,水波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