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诞(433年-459年8月17日),字休文,刘宋宗室、大臣,宋文帝刘义隆第六子,母为殷修华。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人物生平

  幼年封王

  刘诞是宋文帝第六子,生母为殷修华。元嘉二十年(443年),被封为广陵王,食邑二千户,时年仅十一岁。

  外历方伯

  元嘉二十一年(444年),刘诞被外放为监南兖州诸军事、北中郎将、南兖州刺史,出镇广陵(南兖州州治,今江苏扬州)。他在同年八月调任南徐州刺史,移镇京口(南徐州州治,今江苏镇江),仍为北中郎将。

  元嘉二十六年(449年),刘诞移镇襄阳,改任后将军、雍州刺史,都督雍州、梁州、秦州、北秦州四州及竟陵郡、随郡二郡诸军事,后因“广陵雕弊”,被改封为随郡王。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宋文帝发动北伐,三路并进,攻打北魏。刘诞统领的雍州军负责西线战事,进攻关中一带。他以中兵参军柳元景为主将,连破弘农(治今河南灵宝北)、潼关(在今陕西渭南)、陕城(治今河南三门峡西)三城,屡有克捷。但北伐军在东线、中线相继失利,魏军甚至在东线大举南攻。雍州军最终被迫撤回。

  元嘉二十八年(451年),刘诞受征回朝,被任命为安南将军、广州刺史,都督广州、交州二州诸军事。他未及赴任,又被改任安东将军、会稽太守,都督扬州浙东五郡(即会稽郡、东阳郡、新安郡、临海郡、永嘉郡)诸军事。

  从平内乱

  元嘉三十年(453年),太子刘劭在宫中行巫蛊之术,事发激怒宋文帝。宋文帝欲废黜太子,与近臣徐湛之、江湛商议。徐湛之是刘诞的岳父,建议改立刘诞为太子;江湛是南平王刘铄的内兄,建议改立刘铄。而宋文帝则属意于建平王刘宏,故而一直犹豫不决。刘劭抢先发动政变,弑杀刘义隆,并杀死徐湛之、江湛。他随后取得始兴王刘濬的支持,即位称帝。

  刘劭为笼络刘诞,将浙东五郡升置为会州,以刘诞为会州刺史。当时,武陵王刘骏已自江州起兵,讨伐刘劭,命部将沈僧荣到会稽联络刘诞。安东军府司马顾琛、参军沈正亦劝刘诞讨逆。刘诞遂起兵响应刘骏,与刘骏一同夹击建康。他进驻西陵(在今浙江萧山西北),命参军刘季之率军北攻。刘劭只得分兵抵御,却在曲阿奔牛塘(在今江苏武进)被打得大败。

  刘骏是刘劭、刘濬之外最为年长的皇子,又主导讨逆军,故此在攻至建康城南的新亭时被拥立为帝,史称宋孝武帝。进克建康,杀死刘劭、始兴王刘濬,随后便封赏功臣。刘诞被授为使持节、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荆州刺史、都督八州诸军事,并获赐班剑武士二十人,后又改封竟陵王,增食邑五千户。

  刘骏本欲将南郡王刘义宣由荆州调至京中,故以刘诞为荆州刺史。但刘义宣却不愿奉召内调,执意要求留任荆州。刘骏最终只得妥协,改授刘诞为侍中、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进号骠骑大将军。刘义宣也由此日益骄横,逐渐生出异心,竟联合江州刺史臧质、豫州刺史鲁爽、兖州刺史徐遗宝,于孝建元年(454年)举兵叛乱,一同攻打建康。

  荆州、江州、豫州、兖州四州同叛,朝野震动。刘骏此时即位还不到一年,在朝中的根基尚未稳固,因而大为惊慌,甚至有投降让位的打算。刘诞极力反对,坚定了刘骏平叛的决心。刘骏遂赐予刘诞符节,让刘诞居中调度平叛军队,并特别允许他在戒严期间率护卫兵士出入六门。最终,鲁爽、刘义宣等相继败死,声势浩大的四州叛乱终获平定。刘骏的统治基础更加稳固。

  君臣疑忌

  刘诞不但在两次平乱中功勋卓著,而且在朝中位高权重。他平时还在府中广聚文武英才,贮藏精良的兵甲器械,其府第园林之精美更是冠绝当时。刘骏本就猜忌宗室,对刘诞尤为忌惮。

  刘诞联合江夏王刘义恭,于孝建二年(455年)十月主动上疏朝廷,提出抑制宗室的九条建议。刘骏借题发挥,将九条扩充至更为详细的二十四条,全面抑制藩王地位。但刘骏却并未因此而消除对刘诞的猜忌,没过多久便将他调离建康,外放为使持节、都督南徐兖二州诸军事、太子太傅、司空、南徐州刺史。

  南徐州位于长江以南,素为南朝重镇。州治京口号称“东南襟要”,距离建康仅有二百余里,是建康的东面门户。刘诞外镇京口,一旦叛乱可朝发夕至,直接威胁到建康安危。刘骏对此甚不安心,于大明元年(457年)八月,又改授刘诞为都督南兖南徐兖青冀幽六州诸军事、南兖州刺史,将其调往江北的广陵。他同时以心腹刘延孙接掌南徐州,以防御刘诞对建康的军事威胁。

  刘诞既被猜疑,便不断通过进献祥瑞的方式向刘骏表忠心,但同时也在暗中积蓄实力以备不测。他以北魏寇边为由,在广陵修筑城防,聚敛军资,加强军备。君臣之间的嫌隙日益加深。民间也时常有流言传出,均称刘诞必反。

  命丧广陵

  大明三年(459年),建康百姓陈文绍上疏朝廷,控告刘诞迫害其父司空长史陈饶致死却宣称是畏罪自杀,并称刘诞有对皇帝不满的言论。吴郡百姓刘成、豫章百姓陈谈也相继上疏朝廷,告发刘诞谋反,都声称自己有亲人因获悉刘诞逆谋而遭其杀害。刘骏借机发难,于当年四月指使有司弹劾刘诞,并在有司的“极力要求”下,下诏贬刘诞为侯爵,遣回其封国竟陵。

  刘骏最终还是决定直接杀死刘诞,因此未将诏书下达。他任命垣阆为南兖州刺史,让垣阆和给事中戴明宝以赴任路过的名义进入广陵,趁机袭杀刘诞。而刘诞对此丝毫未有防备。戴明宝在抵达广陵当夜,便通报王府典签蒋成,让他在次日清晨时打开城门接应。蒋成却在无意中走漏了消息。刘诞这才惊觉,忙召集亲信随从数百人,连夜拿下蒋成,随后勒兵自卫。

  垣阆、戴明宝不知事谋已败露,次日一早便率数百精兵抵达城下,但直到天亮也不见城门打开,才发现城上已有戒备。刘诞亲自在城头斩杀蒋成,随后通过焚烧兵籍、赦免囚徒等方式募集大批壮士,交由心腹统率,出城攻打垣阆。垣阆在混战中被击杀,戴明宝则狼狈逃归建康。刘骏终于有了对刘诞公开用兵的理由,遂起复老将沈庆之,让他率大军北上,攻打广陵。

  而刘诞也在广陵积极备战,采用坚壁清野的策略,将城外村邑全部烧掉,驱赶百姓入城,闭门固守。他因曾是沈庆之的府主,便让门客沈道愍前去劝降沈庆之,但却被其拒绝。当时,刘诞还发布檄文为自己辩解,指控刘骏对宗室、功臣无罪加诛,甚至公开提及刘骏的宫闱丑事。刘骏恼羞成怒,竟下令搜捕刘诞在京中的朋党故旧及其亲属,诛连数以千计。

  沈庆之很快便进至广陵。豫州刺史宗悫、徐州刺史刘道隆随即也率部赶至,兖州刺史沈僧荣亦遣军助战,皆受沈庆之节制。司州刺史刘季之本欲响应刘诞,却被盱眙太守郑瑗截杀。当时,广陵城被重重围困。刘骏担心刘诞会在情急之下弃城叛投北魏,便命沈庆之断其北逃之路。沈庆之移营至城外十八里的白土,并进占新亭(在今江苏扬州,并非建康新亭)。

  刘诞见朝廷大军云集,果有弃城北逃之意。他留中兵参军申灵赐守城,自率亲信数百人,诈称出战,出北门后转而东奔海陵(在今江苏泰州)。但部众仅行十余里,便不愿再走,皆劝刘诞还城固守,并允诺一定尽力抵抗。当时,沈庆之命龙翔将军武念率部追击。部将戴宝之单骑冲在最前,已追上刘诞一行,甚至险些捉到刘诞。刘诞一行忙飞马折返广陵。武念竟追之不及。

  刘诞逃跑失败,只得继续据城死守。当时,广陵城中人心浮动。刘诞麾下将吏如参军何康之、军主马元子、幢主索智朗、公孙安期,纷纷逃出广陵,向朝廷大军投降。邵领宗甚至暗中联络沈庆之,阴谋率死士袭杀刘诞,结果因事谋败露而被杀。刘诞为了聚拢人心,先是提升将吏品秩,继而又筑建盟坛,与他们歃血为盟。将吏皆高呼万岁。

  刘骏为了尽快攻取广陵,又命屯骑校尉谭金、虎贲中郎将郑景玄率羽林军增援前线。他不断催促沈庆之进军,还在军中悬下赏格,许诺能生擒刘诞者封为食邑一千户的竟陵县侯,率先攻上广陵者则封为食邑三百户的建兴县男。当时,垣护之、崔道固、庞番虬、殷孝祖等将领在青州一带大败北魏,得胜回京,途经广陵。刘骏命他们率部参与广陵战事,皆受沈庆之节制。

  沈庆之随即进逼广陵,并在西南方的桑里修筑三座烽火台。他与刘骏约定,一旦破城便举烽火传讯。当时,刘诞数次派兵出城偷袭,先后袭击宋军程天祚、苟思达、刘道隆、刘道产、刘勔等部营寨,但均遭败绩。刘诞又遣人向沈庆之馈送粮草,还从城上投下函表,让沈庆之转呈刘骏。他本想借此引起刘骏对沈庆之的猜忌,但却均被沈庆之化解。

  沈庆之在城外填塞壕堑,整修攻道,准备攻城。当时,刘骏急欲破城,督促进攻的诏书接二连三地发往前线。他甚至授意御史弹劾沈庆之作战不力,请求罢免其官职,一面却又下诏表示不予追究,以此刺激沈庆之。但因时逢雨季阴雨不断,沈庆之无法组织起攻势,始终未能破城。刘骏恼怒不已,打算御驾亲征,却遭到刘义恭等大臣的极力反对,只得作罢。

  沈庆之直到当年七月,终于对广陵城发起了总攻。他身先士卒,亲率诸军攻破广陵外城,而后又乘胜攻进内城。刘诞逃入后园,结果在桥上被队主沈胤之所部追上。他举刀自卫,却被沈胤之一刀砍中面部,负伤堕水,随即被拖出杀害,首级传送建康,时年仅二十七岁。母亲殷氏、妻子徐氏皆自杀。世子刘景粹虽已藏到民间,但仍被搜出杀害。

  刘骏得知刘诞伏诛,欣喜若狂,当日便宣布解除京师戒严,乘车驾出宣阳门,命群臣高呼万岁以庆贺。他还将刘诞革除出宗籍,贬其姓为留氏,同时下诏屠城,命沈庆之将广陵军民悉数斩杀。沈庆之心有不忍,上疏力谏。刘骏遂将城中女子全部犒赏军士,身高不足五尺的男子予以赦免,其余悉数处死。死者多达数千人,尸体尽被堆作京观。

  刘诞死后,被草草的葬于广陵。他被杀五年后的大明八年(464年),刘骏病逝,其子前废帝刘子业即位。义阳王刘昶北镇徐州,路经广陵,念及刘诞“生均宗籍,死同匹竖”,上疏请求对其予以改葬。刘子业遂以庶人的规格改葬刘诞及其妻女,并设置守卫看护墓地。泰始四年(468年),宋明帝刘彧(刘诞异母弟)再次改葬刘诞,并以少牢之礼进行祭祀。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