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元兴元年(402年)至义熙十一年( 415年),刘裕先后剿灭南方各大割据势力,统一中国南方,重建了中央集权国家,史称“刘裕统一南方之战”。此战历时十三年,结束东晋中央羸弱,豪强士族时常割据作乱的局面,使南方真正得以稳定下来,自刘裕统一南方后一直到南梁侯景之乱爆发的中间一百多年的时间内南方一直相对稳定,未发生过较大的动乱,为南方的经济生产开发作出了贡献。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过程

  平定孙恩

  元兴元年(公元402年)三月,桓玄消灭司马道子父子的势力,执掌朝政,孙恩乘时再度来攻,大概因为孙无终的荐举,刘裕转入刘牢之的麾下,当了一名参军。在转战三吴的几年中,刘裕屡充先锋,每战挫敌,其军事干略得到初步显露。他不仅作战勇猛,披坚执锐,冲锋陷阵,且指挥有方,富有智谋,善于以少胜多。当时诸将纵兵暴掠,涂炭百姓,独有刘裕治军整肃,法纪严明。因讨乱有功,刘裕被封为建武将军,领下邳太守。他率水军继续追讨孙恩,大量孙恩部众堕海或堕崖,令孙恩狼狈登船逃走,迫使其投海而死。

  平定桓玄

  桓玄夺权后,刘牢之惧祸而逃,后自缢身亡。刘裕审时度势,暂投桓玄以行韬晦。由于刘裕屡建军功,于北府旧部中颇有声望,故桓玄也不敢小视他。次年十二月,桓玄篡位,更对刘裕款待备至,恩宠有加。

  桓玄的妻子刘氏颇能识人。她多次对其夫说:「刘裕行止有龙势虎志,看问题不同凡响,不会久居人下,宜尽早除之。」桓玄却说:「我欲荡平中原,非此人不行,怎好杀他?等关陇平定,再作计议。」正在桓玄盘算之际,刘裕也在暗中图谋桓玄了。他约何无忌、刘毅等人于广陵(今江苏扬州)、历阳(今安徽和县)、京囗、建康四处举事,克期齐发。

  元兴三年(404)二月,刘裕以打猎为名,聚集百余人首先在京囗发难,杀死桓修。刘毅也于广陵得手,诛桓修之弟桓弘。接着,众人推刘裕为盟主,传檄四方,各地纷起响应。

  桓玄先派吴甫之及皇甫敷抵抗刘裕,刘裕先于江乘杀吴甫之,至江乘以南的罗落桥时奋力作战,又杀皇甫敷,继续进攻。三月己未日(3月28日),刘裕进攻覆舟山,并命弱兵登山,持着旗帜分道而行,营造四周皆有士兵,数量很多的假象;而又因桓玄守军大多是北府军出身,面对刘裕都没有斗志,刘裕于是与诸军进攻,顺利以火攻击溃桓玄守军,而桓玄亦弃城西逃。

  刘裕于三月壬戌日(3月31日)获王谧等人推举为使持节、都督扬兖豫青冀幽并八州诸军事、镇军将军,徐州刺史。不久其又奉武陵王司马遵承制总百官行事。刘裕在进建康城后派诸将追击桓玄,终于当年六月诛杀了桓玄,晋安帝在江陵复位。然而,桓氏势力仍在荆州盘据,并反攻江陵,直至义熙元年(405年)才再收复江陵,驱逐当地桓氏势力,并自江陵迎晋安帝回建康,不久刘裕还镇丹徒。

  义熙二年(406年),刘裕因功受封为豫章郡公。义熙四年正月(407年),因上年年末扬州刺史、录尚书事王谧去世,刘裕听从刘穆之劝言入朝议继任人选,终获授侍中、车骑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扬州刺史、录尚书事、徐兖二州刺史,入掌朝政大权。

  平定卢循

  孙恩死后,余众推卢循为首领,被刘裕追击,泛海逃走。404年,卢循攻陷广州,而后又侵扰交州。刘裕灭桓氏后,又于409年,刘裕攻灭南燕,收复青州。卢循、徐道覆趁刘裕领兵在外,于义熙六年(410年)起兵,进攻江州。当时朝廷急征刘裕,而当时刘裕刚灭南燕,收到诏书就撤还建康。刘裕至山阳(今江苏淮安市)时知江州刺史何无忌已战死,于是加速回防建康,并于四月赶至。五月,豫州刺史刘毅大败于卢循,卢循继续东下,而刘裕当时就招募兵众,修治石头城并于当地聚兵。不过,由于刘裕急急南返,士卒多有伤病,而建康兵力亦不过千人,面对有十多万人的卢循大军显得实力悬殊,然而刘裕坚决不肯接受诸葛长民及孟昶奉安帝北归广陵避敌的建议,决意死战。

  卢循军到后停驻蔡洲(今江苏江宁县西南江中),刘裕就以木栅阻断石头城及淮口,修治越城(今江宁县南)并建查浦、药园、廷尉三个堡垒,分兵戍守以御卢循,卢循曾分疑兵进攻白石及查浦,自率大军进攻丹阳郡,但都没有取胜,而且在各县中都无法抢掠到物资,被逼于七月退兵江州。同年十月,刘裕率刘藩、檀韶、刘敬宣等人进攻卢循,并于十二月以火攻击败卢循船队。卢循败后试图于左里(今鄱阳湖口)挡住刘裕,但刘裕率军奋战,卢循军无法阻挡而大败,卢循因而南逃广州。刘裕早于卢循撤出蔡洲后就已派了孙处及沈田子经海路攻占了卢循根据地番禺,卢循败逃广州后于义熙七年(411年)又于广州败于沈田子等人,终在交州被刺史杜慧度所杀。411年,刘裕大军收复广州。

  征讨刘毅

  刘裕于义熙七年(411年)班师回到建康,受太尉、中书监职位。次年(412年)四月,朝廷以刘毅为荆州刺史。此时,刘毅还割据着豫州、江州,都督荆宁秦雍四州及司州之河东河南广平、扬州之义城四郡诸军事,雄兵一方,其弟刘藩同时还占据着兖州,势力范围包括长江中上游的大部分地区。而刘毅自以能力不亚于刘裕,甚不服在刘裕以下,他表面上拥戴刘裕,内心却极度妒恨,刘裕虽每每以宽柔随顺他,但刘毅骄纵跋扈越加严重,多次阻扰刘裕推行政令和布置人事。并打算扩充自己势力,伺机打垮刘裕。他亦得朝中有名望人士归心交结,故此迁镇荆州时就将大部分豫州府属及江州的军队都带去荆州,到任后又重新调度荆州郡县首长,更以患病为由请堂弟刘藩去做他副手。刘裕知其有异心,于是假意答允其请求。但就乘刘藩自兖州治所广陵入朝时就指称他与谢混图谋不轨,便上书奏报朝廷将二人赐死。接着刘裕就亲自率军自建康出发讨伐刘毅。刘裕命王弘、王镇恶、蒯恩等率兵进至豫章口,包抄江陵,切断刘毅其他部首的前来江陵的援兵之路,并在江津烧毁舟船而向前挺进。刘毅参军朱显之与刘裕前锋大将王镇恶相遇,率领所属一千人奔赴江陵保护刘毅。王镇恶等攻克江陵外城,刘毅固守内城,精锐士卒尚有数千人,两军一直战至太阳西斜。王镇恶将刘裕招抚城内士兵和百姓的书信送进城内以示众人,刘毅恼怒,不开启书信且将其书信焚烧。刘毅一边督促自己亲信的援军到来,一边督促士卒死战。众士卒知道刘裕已到,无不失去斗志。天色已暮,刘裕命王镇恶焚烧四周城门,齐力攻打,刘毅部众便纷纷逃散。刘毅从北门出城单骑而逃,在离江陵二十里处的牛牧寺自缢身亡。刘裕随后率军攻克江陵,诛杀了刘毅亲信郗僧施,随后又逐步消灭了刘毅的残余势力,吞并豫州,江州。刘裕到江陵后,鉴于江州、荆州凋敝残破,法令残缺不全,百姓疲惫匮乏,为赋税劳役所困,难以为生。下令减免税役,并推广到全国,同时对未作军用的州郡县的屯田、池塘、边塞之税,一律免除。对于那些原来因战争需要被征发的奴隶也一律放还。

  攻灭西蜀

  义熙元年(405年)谯纵攻陷成都,谯纵称成都王,割据益州的巴蜀之地,建立西蜀。消灭刘毅后,刘裕又图伐蜀。刘裕在412年底发动晋灭谯蜀之战,当年十二月,刘裕以西阳太守朱龄石为益州刺史,率宁朔将军臧熹、河间太守蒯恩、下邳太守刘钟,起兵2万攻西蜀。出发前,刘裕与朱龄石根据前次刘敬宣走内水相持失败的教训,认为谯蜀鉴于上一次刘敬宣伐蜀是从内水攻蜀,必会猜度晋军这次想由外水进攻,然而因想出其不意,仍然从内水进攻。故此认为谯蜀应当会置重兵在涪城(今四川绵阳市涪城区),于是决定晋军主力这次要从外水进军成都,以疑兵出内水。为免军情外泄,刘裕特别将一封密函交给龄石,示意到白帝时才能打开,故此大军自江陵出发后一直都不知循何道进军,谯蜀亦无从以晋军势态察知刘裕的图谋。至白帝时,朱龄石公布密函:“大军一律经外水攻向成都,臧熹、朱林在中水攻取广汉,命弱兵搭乘十多艘高舰由内水兵向黄虎。”此后朱龄石就率大军加快速度行军。而谯蜀果如刘裕所想,设主力防备内水,命谯道福在涪城驻以重兵,别遣侯晖及谯诜领万余屯彭模(今四川彭山县南),依水两岸建城垒作防御。刘裕纳刘钟之计,斩侯晖,大败谯军,攻入成都.谯纵自缢而亡,西蜀亦亡。巴蜀地区再入南方版图。

  征讨司马休之

  义熙八年(412年)刘裕征讨刘毅时,晋宗室司马休之占据荆、扬,继续接替荆州刺史,拥兵自重,由于先前就长期经营荆州,颇得当地人心。东晋荆、扬二州,地广兵强,又是建康门户,往往是野心门阀作乱的大本营,对中央形成巨大威胁,这不得不让刘裕有吞并荆、扬的雄心。义熙十年(414年),司马休之之子司马文思在建康招集轻侠,令刘裕十分厌恶,后司马文思欲谋杀刘裕,被刘裕发觉,刘裕将文思交给司马休之,让他处置,实质就是要司马休之将其处死。然而,司马休之并没有杀文思,只是上表废掉文思的谯王爵位,并写信向刘裕道歉。这举动令刘裕对其大感不满,立刻就命江州刺史孟怀玉戒备。

  义熙十一年(415年),刘裕收杀司马休之在建康的次子司马文宝及侄儿司马文祖,并出兵讨伐司马休之,自加黄钺,领荆州刺史。司马休之则上表刘裕罪状,派兵抵抗;当时雍州刺史鲁宗之自感不被刘裕所容,故与司马休之联结,合兵反击刘裕。刘裕前锋徐逵之初战败于鲁轨,众将除蒯恩外皆战死,刘裕大怒。然而当他到时,鲁轨及司马文思率军在悬岸峭壁上列阵,令刘裕难以登岸,刘裕与部将胡藩率兵冒险攀登,司马文思等竟不能抵挡,刘裕就乘对方后撤的机会登岸进攻,终击溃司马休之的军队,义熙十一年( 415年)四月,刘裕击败司马休之四万军队,攻克江陵,直捣襄阳,荆、扬二州尽被刘裕吞并,司马休之及鲁宗之北投后秦。

  结果

  刘裕先后于402年平定孙恩,405年灭桓楚,411年击溃卢循,收复岭南,412年攻破江陵,杀割据者刘毅。413年,灭西蜀,收复巴蜀,杀割据者谯纵。415年攻克襄阳,收复荆、扬二州,驱逐割据者司马休之,同时,刘裕实行土断,加强中央集权,自此南方归为统一,东晋国内全由刘裕势力统治。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