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中的贾府是诗礼簪缨之族,钟鸣鼎食之家。今天趣历史小编给你们带来全新的解读~

  《红楼梦》第七十五回“开夜宴异兆发悲音”中有一个值得深思的细节,尤氏在贾母处吃饭,结果端上来确实白梗米饭,而不是贾母等人所吃的红稻米,因为红稻米是主子们吃的,白梗米饭是下人们的主食,贾母见此情形忍不住发问:

  贾母负手看着取乐,因见伺侯添饭的人手内捧着一碗下人的米饭,尤氏吃的仍是白梗米饭。贾母问道:“你怎么昏了?盛这个饭来给你奶奶?”那人道:“老太太的饭吃完了。今日添了一位姑娘,所以短了些。”——第七十五回

  随后王夫人等人便向贾母解释,说因近两年旱涝不定,所以细米就更难得了,贾母打趣道:“这正是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粥来”,众人皆笑,这个故事看似如此了结,其实背后却隐藏着很多心酸的真相。

  贾府连红稻米饭都不够量,只能先紧着贾母和众姑娘们先吃,虽然近两年旱涝不定,细米难得,但贾府若仍处于如日中天之时,完全可以花钱买细米,如何会这般窘迫,所以透过“红稻米不够”这么一件小事情,却能看出贾府的衰败之相已现,但是这个问题并没有得到贾府当权者的重视,登高易跌重,贾府历经百载,赫赫扬扬,说得现实一些,即便贾母、王夫人等人重视这个问题,也没办法解决,有道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从奢侈的生活一下子开始省俭起来,贾母等人也不会同意,在她们眼中,面子比里子更重要。

  而与“红稻米事件”有异曲同工之处的就是第五十三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在这一回中,贾蓉向贾珍汇报荣国府的经济状况,贾蓉因得知王熙凤已经开始偷老太太的东西去卖银子过活,便认为荣国府的经济实力已经彻底落寞,得知此事后,贾珍说了这么一番话:

  贾珍笑道:“那又是你凤姑娘的鬼!那里就穷到如此?她必定是见去路太多了,实在赔得很了,不知又要省哪一项的钱,先设计此法,使人知道,说穷到如此了。我心里却有一个算盘,还不至如此田地。”——第五十三回

  很多人对贾珍的理解很片面,认为贾珍仅仅是个好色之徒,每日斗鸡戏狗,无所不为,是个典型的纨绔之徒,却忽视了贾珍同时也是贾家的族长,自有自己的手段,他能一眼看出王熙凤行为背后的心机,可见其能力与城府皆非一般人可比。

  从上述贾珍的话中,我们固然能看出贾珍的眼光毒辣,具备透过现象看本质的能力,但同时也能看出,贾珍的聪明乃是小聪明,而非大智慧。王熙凤想借着偷卖贾母的东西来卖钱,告诉众人,荣国府的经济已经崩溃,不得不节俭了,贾珍只看到了王熙凤的心机,却忽略了最根本的问题:王熙凤既已被逼到靠这种手段来“扎筏子”,以便让众人接受节俭的改革,那就说明,荣国府真的已经走到崩溃的边缘了!

  可贾珍只为自己看穿了王熙凤的心机而洋洋得意,并且声称“那里就穷到如此”,可见贾珍作为族长,心中并无丘壑,看不穿事物背后的本质是什么。

  且看其后,王熙凤、贾琏一直在靠偷卖贾母的东西来维持贾府生计,第七十四回,贾琏偷卖贾母东西被邢夫人知晓,邢夫人便来问贾琏要二百两银子做八月十五中秋节的花费,贾琏哪里有钱,最后还是王熙凤卖了自己的金项圈,才勉强解决了这个麻烦,到此时,贾珍所说的“哪里穷到如此”可不是自己打了自己脸?他从来没意识到灾难的来袭……

  所以后来王夫人抄检大观园,又相继撵人,宝玉处的晴雯、芳官、平儿,惜春处的入画,迎春处的司棋,还有贾兰的奶妈,都纷纷被撵了出去,这固然是整肃大观园的需要,但背后恐怕也有省俭的意思,一句话——贾府已经穷了,养不起这么多闲人!

  而更可悲的是,偌大的贾府,仅仅只有贾母、王熙凤、王夫人、黛玉、探春等少数人看出了这个问题,其他大部分人都跟贾珍一样,认为“哪里就穷到如此了”,就连贾府的希望——贾宝玉也是这么想的,第六十二回,有这么一个情节:

  林黛玉道:“我虽不管事,心里每常闲了,替你们一算计,出得多,进的少,如今若不省俭,必致后手不接。”宝玉笑道:“凭他怎么后手不接,也短不了咱们两个人的。”黛玉听了,转身就往厅上寻宝钗说笑去了。——第六十二回

  贾宝玉的思维完全和贾珍一样,他认为贾府这么大一个府邸,怎么会有大厦将倾的那一天,于是继续得过且过,林黛玉看着贾宝玉这样,恐怕心中也很无语,而贾府大部分人,都是贾珍、贾宝玉这样的思想,能保持清醒的始终是少数人。

  如此这般,贾府焉能不亡,君子之泽,五世而斩的规律,到底没饶了贾家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