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第六回,“宝玉袭人初试云雨情。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相关内容,感兴趣的小伙伴快来看看吧。

  含玉出生的贾宝玉,曾有一句经典的语录:女儿是水做的骨肉,我见了她便觉得清爽;因为贾母的宠爱,他在贾府之中,享受了特殊的待遇,那就是,始终同众姐妹一起生活。

  阅读《红楼梦》,我们会发现,贾府里的爷们,多是贾母口中所说的偷腥的主。比如贾赦,五十多岁了,依然本性不改;比如贾珍,也是姬妾成群;甚至于即使有着强势如凤姐压制的贾琏,也同多姑娘、鲍二家的干了不少坏事。

  而作为贾母宠溺的宝玉,在这一方面,他的做派是什么呢?当然,比起贾赦、贾珍、贾琏之流,他要好得多。但显然,他也并非不食人间烟火的异类。

  而关于他的风流史,却几乎都是被晴雯爆料的。

  比如,贾宝玉邀请她一块儿洗澡,她断然拒绝,并将碧痕服侍他洗澡花了二三个时辰的笑脸抖了出来,二三个时辰,相当于四五个小时;尤其是她所描述的画面:后来洗完了,进去瞧瞧,地下的水淹着床腿儿,连席子上都汪着水,也不知是怎么洗得,叫人笑了几天。

  比如,袭人生病,麝月一人守在屋子里,宝玉见她一个人无聊,便给她打理头发。不久,晴雯进来拿赌资,看到这一幕,也调侃着麝月说道:交杯酒还没吃上呢?就上头了。

  至于袭人与宝玉之间的秘密,则在她与宝玉争吵时,被她直接抖了出来:“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哪里就称起‘我们’来了。

  碧痕服侍宝玉洗澡,因为花的时间太长,过后的战场又太乱。如此一来,被他人知道,这很正常。只是,袭人、麝月同宝玉之间的秘密,她是如何得知的呢?

  对于晴雯对怡红院秘事如此了解的原因,有许多朋友认为,是出于她工作内容的特殊性。而最明显的证据,就在她同王夫人所说的这番话。

  晴雯道:“我原是跟老太太的人。因老太太说园里空大人少,宝玉害怕,所以拨了我去外间屋里上夜,不过看屋子。

  按怡红院里的特殊格局,宝玉所睡的里间同外间并没有实体墙隔开,所以这里的隔音效果并不好,以至于这些都被晴雯听见了。

  从怡红院的格局来分析,这种说法确实有一定的道理;但我们再来看看这一个细节,或许会有新的发现。

  袭人的母亲病重随后去世,怡红院由晴雯、麝月打理,贾宝玉因为害怕一个人睡觉,所以特意让她们二人中的一个睡到里屋去,而最终,麝月睡到了袭人原本睡的床上。

  但是,当宝玉夜里渴了,要喝水,叫了好几遍,睡在里屋的麝月却毫无反应,睡在外面的晴雯反而起来里,还大骂她是躺尸的。

  晴雯睡在外间,麝月睡在里间,但为何晴雯醒了?麝月毫无反应呢?

  由此可见,晴雯能够发现怡红院秘事的关键原因,并非距离。而除了距离外,还有什么合理的解释呢?

  或许这个答案,就藏在她与宝玉的争吵中。

  端午节这一天,宝玉参加家庭聚餐,因为席间气氛尴尬,比较冷清,导致他情绪低落。所以,当晴雯收拾他的衣服不小心摔坏了他的扇子时,宝玉一反常态,数落了她几句。

  但晴雯一向性格直率,加上宝玉在丫鬟面前从来不摆架子,所以晴雯听了,很不乐意,还拿他踢袭人的事数落他近来气性大。

  随着他们争吵的加剧,在原本在里屋的袭人赶忙出来了,本想劝架来着。只是因为一句“我们”,让晴雯更加的不忿,并爆料出了他们所做的鬼鬼祟祟之事。原文对此,用了一句值得我们注意的话来描写。

  “好妹妹,你出去逛逛,原是我们的不是。”

  晴雯听她说“我们”两个字,自然是她和宝玉了,不觉又添了醋意,冷笑几声道:“我倒不知道你们是谁,别我替你们害臊了!便是你们鬼鬼祟祟干的那事儿,也瞒不过我去,哪里就称起‘我们’来了。

  对于晴雯的愤怒,原文特意用了“醋意”二字,这是值得我们注意的。

  对于一个丫鬟而言,她有什么资格、有什么理由吃主子的醋呢?史湘云来到贾府,居住在林妹妹的房间,因为大清早跑到她们哪里,并在林妹妹的房间洗刷外加梳头都做好了,袭人见了,同宝玉冷战了大半天,对此,我们很容易看出,她对宝玉对其他女人的醋意。

  但是,晴雯对宝玉的种种细节,显然同袭人不同,那为何?原文会特意用醋意来形容呢?

  其实对于这个答案,只有一个合理的解释,那就是,晴雯对宝玉这种特殊的感情,是源于她对宝玉的在乎。

  晴雯自认为深得贾母的喜欢,漂亮、性格爽利、又有一双出色的针线活。所以在她心中,早就将自己定位成了宝玉未来的小妾,也是因此,在袭人的母亲病重在她回家去后,面对麝月让她帮忙拉帘子,她才会说道:有你们在一日,切让我享受一日;等你们都走了,我再动不迟。

  回顾晴雯与宝玉相处的点滴,我们会发现,她对宝玉不同于其他丫鬟对宝玉的在乎,在许多细节中都有体现。

  比如宝玉大清早写下“绛芸轩”三个字便跑到梨香院待了一天,到了晚上,他回来时,却正好赶上晴雯从木梯上下来。大冬天的,以怡红院丫鬟们的身子,晴雯的所作所为实在难得。

  那她爬梯子是干什么呢?原来是给宝玉贴字去了,因为宝玉早上嘱咐过。但怡红院这么多丫鬟,那些丫鬟怎么不去呢?

  再比如,宝玉被打后,林妹妹哭肿了双眼来看他,他因为担心林妹妹,特意让晴雯给黛玉送去了两块旧手帕,

  在封建社会,男女之间私相传递信物有违礼仪规矩,就如薛宝钗在滴翠亭偷听小红的手帕被贾芸捡到的一幕。

  晴雯在贾府之中相处的并非一天两天,尤其她还在贾母的身边待了好几个月;作为一个被贾母认可的丫鬟,难道她连如何做一个合格的丫鬟都不知道吗?

  显然不是,不然,面对宝玉邀请她洗澡,她也不会果断拒绝了。因此,她为宝玉给黛玉送手帕,并非因为她不懂,而是因为她真正在乎宝玉,所以为了他,她什么都愿意。

  赵姨娘同贾政聊天,谈到宝玉,被屋外的丫鬟小鹃听见,她赶着跑到怡红院告诉宝玉,而那个,让宝玉装病仕途逃过一劫的,正是晴雯。

  贾母给宝玉的雀金裘被烫了一个窟窿,麝月让宋妈妈跑遍了京城也没有人懂得修补,而那个,不顾自己的身体,拼尽全力修补雀金裘,只为宝玉不受贾母、王夫人的数落,而修补一夜的丫鬟,还是晴雯。

  可见,为宝玉,晴雯所做的,早已超出了作为丫鬟的底线,而她为何这样做呢?同样是因为在乎。

  宝玉生日时,芳官偷偷地跑回怡红院,宝玉四处没有看见她,一猜就知道她在怡红院,回来一看,果然在。

  还因为见芳官吃饭太香了,忍不住吃了半碗,完了他们正准备去宴席,却正碰见晴雯与袭人手来着手进来。

  面对这一幕,晴雯指着芳官的鼻子骂她是狐狸精,问他们是几时约下的?如此熟悉的一幕,让在一旁的袭人尴尬不已,忙着替芳官开解。

  由此可见,晴雯对宝玉的在乎,是毫不掩饰地,以至于为了宝玉,她可以不顾自己的身体;不顾礼仪规矩;不顾事情的后果。

  或许,也正是因为她对宝玉的在乎,才导致了有关宝玉的风流事迹,她都一清二楚。但她本身,却始终保持着洁身自好,在这一点来看,她同黛玉对宝玉的做派,还真有几分相似之处,也难怪,会有人评价她为黛影!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