螃蟹宴出现在《红楼梦》第三十八回,可谓是大观园里最热闹的一场私宴,很多人都不了解,接下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欣赏。

  关于李纨,《红楼梦》第三十九回有一处“李纨抚摸平儿”的情节,这个情节的解读众多,有不少论者认为,李纨年轻丧偶,内心寂寞,所以对平儿的抚摸更多体现了李纨的潜意识,我们先来看原著是如何叙写这个情节的:

  平儿一面和宝钗、湘云等吃喝,一面回头笑道:“奶奶别只摸的我怪痒痒的。”李氏道:“哎呦,这硬的是什么?”平儿道:“是钥匙。”——第三十九回

  此处的描写让人想入非非,书中开头记载李纨是一个如同槁木死灰一般的人物,可在此处,李纨却一反常态,搂着平儿一顿抚摸,摸的平儿“痒痒的”,也难怪不少论者提出这与李纨潜藏在内心深处的男女意识有关。

  另外书中类似李纨的情况也不少,程高本后四十回中,薛蟠再次打死人,被关进监牢,夏金桂不甘寂寞,主动招惹薛蟠之弟薛蝌,其后虽然被薛蝌拒绝,并未酿成丑闻,但却可以看出,即便是四大家族这样的世家大族,年轻寡妇也未必清净守节,毕竟年龄在那里摆着,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中,曹雪芹在介绍李纨之时,连脂砚斋的批语也对李纨的守节感到诧异:

  因此,这李纨虽然年轻丧偶,且居处于膏粱锦绣之中,竟如槁木死灰一般。一概无见无闻,惟知侍亲养子,外则陪侍小姑等针织诵读而已。——第四回

  脂砚斋批语:此时此处境,最能越理生事。彼竟不然,实罕见者。

  由此观之,李纨可能确实有寂寞需要排遣,但说她抚摸平儿,是有什么歪心思,这恐怕说不过去,李纨父亲李守中曾为国子监祭酒,坚信“女子无才便有德”,所以李纨从小只让看《女四书》、《烈女传》、《贤媛集》等书,由此导致李纨对“贞洁之名”格外重视,在这样的思想控制下,李纨根本不可能产生越轨思想,相反,她时时刻刻都在维护这份贞洁。

  仍是第三十九回,李纨饮酒之后,说出了自己的肺腑之言:

  李纨道:“你倒是有造化的。凤丫头也是有造化的。想当初你大爷在日,何曾也没两个人?你们看我还是容不下人的?天天只见她两个不自在,所以你珠大爷一没了,趁年轻我都打发了。若有一个守得住,我倒有个臂膀。”说着,滴下泪来。——第三十九回

  从李纨的话中可以看出,丈夫贾珠当年应该也有几个通房丫头,贾珠去世后,这几个丫头不甘寂寞,恐有越轨之意,于是李纨干脆将她们全部打发出去了,自己一个人守着这份贞洁。曹雪芹对李纨这种守节态度并不支持,在金陵十二钗正册判词之中,给李纨的判词有“如冰水好空相妒,枉与他人作笑谈”一句,在作者曹雪芹看来,李纨用尽一生青春维护的贞节牌坊,除了空让别人称颂之外,再无其他趣味。

  李纨一生都处在孤单寂寞之中,她尽管还是个青春女儿,可却不敢越雷池半步,王熙凤与贾琏在屋内嬉戏之时,李纨只能穿着朴素的衣衫在稻香村内教儿子念书,每当夜晚来袭,她心中何等孤独,更为让她难以接受的是,自己孤儿寡母,身边连个扶持自己的人都没有,王熙凤尚且有平儿这么一个优秀助手协助,自己却是实实在在的孤单一人。

  所以在书中,我们可以看到,李纨很吝啬,用“铁公鸡”来形容她一点都不夸张,身为大嫂子的她,一年有四五百两银子的收益,跟众姊妹们一起办诗社,她却不肯出钱,最终在贾宝玉的建议下,李纨跟姊妹们一起去找王熙凤要钱,其后还不断向姊妹们收办诗社的钱,李纨对金钱如此执念,是因为身边没有一个可依靠的人,她只能通过积攒梯己钱来获取安全感。

  李纨抚摸平儿的情节正是在这样的心理条件下产生的,李纨格外嫉妒王熙凤身边能有一个像平儿这样的臂膀,在螃蟹宴上,她抚摸着平儿,一方面是喜欢平儿,欣赏平儿的品格和办事能力,另一方面,则是对自己无法拥有一个平儿这样的臂膀而感伤,这种求之不得的心态,让她抚摸着平儿,幻想着自己也能拥有一个像平儿这样的知心助手。

  李纨在《红楼梦》前八十回中,只哭过两次,第一次是第三十三回“不肖种种大承笞挞”,贾宝玉被贾政笞挞,王夫人伤心之余想起了贾珠,于是哭喊:“若有你(贾珠)活着,便死一百个,我也不管了”,李纨听到丈夫贾珠的名字,忍不住放声哭了;第二次便是在第三十九回的螃蟹宴上,李纨称“凤丫头是楚霸王,她也得这两只膀子好举千斤鼎”,由此想到王熙凤有平儿,自己却无一人扶持,忍不住滴下泪来。

  说到底,李纨是个可怜人,封建社会的贞节观,让她根本不会去想拥有自己的幸福,于是只能自降标准,希望能有一个平儿这样的助手扶持自己,可即便如此,也只是个奢望而已…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