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了解:明末藩王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明代末年究竟有多少个藩王,养这些藩王每年需要多少钱呢?

  朱元璋可能是穷怕了。

  所以,老朱当了天子后,在古代分封制的基础上建立了藩封制度,并以之为万世不变的祖训。

  老朱的这个举措,一是为了依靠宗室,“屏藩王室”,加强对天下的统治;二是为了给子孙后代留下优越的生活条件。

  然而,朱元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给大明挖了一个大大的坑。

  这些宗室在“屏藩王室”上没有什么卵用,却成了大明王朝沉重的负担。

  朱元璋的“初心”

  朱元璋的藩封制度,首先是为了屏藩王室。

  通过分封诸子到各地,朱元璋将军权由开国名将逐步回收到诸子手中。

  按照他的设想,诸子可以协助天子,加强对天下的统治,尤其是分布在边塞的“塞王”,可以节制诸军,替大明守住边疆。

  除此之外,朱元璋也希望给子孙后代足够的物质保障。

  按照制度,皇帝的儿子(除嫡长子为太子外)都封为亲王;亲王的诸子(除嫡长子袭爵)封为郡王;郡王的诸子(除嫡长子)封为镇国将军···一级一级,直到乡君。

  朱元璋希望让尽可能多的子孙后代享受爵位,永享富贵。

  他规定:皇室后人可以不必从事任何职业,每一个皇室后代的消费都由国家来承担。

  明人感叹:我朝亲亲之恩,可谓无所不用,其厚远超前代矣。

  在朱元璋看来,这样的制度,既是“打虎亲兄弟”,靠着自家兄弟屏藩王室,实现大明的稳定,又是“亲亲之恩”,确保子孙后代的荣华富贵,可谓两不耽误。

  可是,老朱这一次是真想错了。

  越来越没用

  朱元璋初封诸子时,效果还不错。

  秦王、晋王、燕王、代王等人都有相当的军事才能,确实在对北元的作战中发挥了不小作用,达到了“屏藩王室”的效果。

  然而,老朱一走,原本要“屏藩王室”的老四朱棣,却转头自己作了天子。

  朱棣自己是藩王起兵当上天子的,自然不相信藩王能“屏藩王室”的设想,继续削藩,限制诸藩王权力。

  由此之后,诸藩王不是能不能“屏藩王室”了,而是敢不敢“屏藩王室”了,但凡你表现出对政治有兴趣,都会被天子警惕、打击。

  因此,明代诸藩王“自觉”远离政治了。

  到明代末年时,诸藩王的“自觉”已经到了令人不可理喻的地步。

  明末朝廷危在旦夕时,崇祯号召诸皇室募捐,藩王们有的“象征性”出资,有的甚至一毛不拔,完全不觉得自己和大明王朝命运一体。

  “屏藩王室”?早就成了一句笑话。

  朱元璋高估了后代“亲亲”之间的羁绊,却低估了后代们令人震惊的造人能力。

  惊人的造人

  值得注意的是:藩王的数量,在大明一代一直不多,朱元璋封藩王25位。而整个大明一代,册封的藩王也不过68位,追封20位;崇祯时,藩王数量也不过33人。

  所以,带来沉重负担的,并非藩王数量,而是各藩府下急剧膨胀的宗室人口。

  朱元璋自己就有26个儿子,16个女儿。亲王、郡王以下男女58位(包括孙子)。

  朱棣时期,这个数字增加到127。

  其后,朱棣限制各藩王的活动,宗室人口开始“起飞”。

  宗室们别的都干不了,为大明建功立业的唯一方式就是造人。

  到正德年间,亲王30位,郡王250位,将军、中尉2700位!

  嘉靖八年时,亲王30位,郡王203位,世子5位,长子41位,镇国将军438位,辅国将军1070位,奉国将军1137位,镇国中尉327位,辅国中尉108位,奉国中尉280位,未名封者4300位,庶人275位。

  万历23年时,宗室人口已经膨胀到了115700多人!

  中间膨胀过程略去,直接上结果。

  1644年,在籍宗室人口达到332855人,见存221667人。

  膨胀的宗室人口,给大明王朝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入不敷出的“岁禄”

  朱元璋给后代的待遇是极高的。

  关于禄米,他原本规定:亲王5万石,郡王6000石,郡王子15岁时,得60亩永业田,其余公主、亲王女各有禄米。

  不过,仅仅过了十几年,朱元璋感觉有点吃不消了。

  于是,朱元璋调整为:亲王万石,郡王2000石。

  尽管如此,这已经是极高的成本了。亲王万石,其禄已经是大明官员最高收入的7倍了。

  而且,镇国将军及其子孙,每添一人,就要增加200-1000石的禄米。

  如此,随着宗室人口的迅速膨胀,各藩府所需的禄米越来越多。

  到1615年时,宗室每年所需的禄米已经是大明一年田赋收入的1.43倍!

  举天下之力,都养不起呀!

  朝廷养不起,自然是要诸藩“自己解决”了。

  而“自己解决”的危害,比财政负担的危害更大!

  土地

  诸藩建立时,都领取了一定的庄田,比如,朱元璋就给亲王1000顷。

  此后,天子有时会赐予,诸藩也会乞请,增加田地。

  这些都好说。

  随着宗室人口增加,诸藩压力加大,他们开始利用法律特权、经济特权,开始强占田地。

  这种占地的影响是极大的。

  万历时,成都府十一州县,王府占了十分之七,军屯十分之二,民田仅有十分之一!

  如此,朝廷可征的田赋大为减少,而失地农民也大为增多。

  一边是没有土地,只能造反的人民,一边是征不到赋,拿不出钱镇压、安抚起义的朝廷。

  如此朝廷,自然就瓦解了。

  其他

  除了土地外,藩王还有其他“路子”。

  历代明帝都曾将一些地区的商税、鱼刻岁米恩赐诸王。

  诸王除了乞请外,还利用特权,自己去“搞钱”。

  他们在水陆要津私设税关,向过往商贾征税。

  此外,他们还开设店铺,经营各种垄断商品。

  比如:历来都由朝廷直接专卖的食盐。

  诸王经营食盐,既搞乱了生活必需品的物价,加重百姓负担,又影响了国家收入,使“三镇之军需,九边之储饷,无所措办”。

  如此朝廷,自然瓦解了。

  朱元璋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子孙后代所需的俸禄,会膨胀到比大明一年田赋税收还多!

  他也想不到的是,他的子孙后代,会通过兼并土地,经营食盐等方式,使朝廷收入锐减,百姓没有活路。

  当然,他最想不到的是:拿了这么多的藩王、宗室,居然在大明有危险时无动于衷,坐视大明覆灭!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