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太子李建成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玄武门之变前夕,李建成得到一女子告密,但为何却不重视防备?

  玄武门之变前,李建成确实从李渊后宫的张婕妤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但这个消息只是李世民的动向、而不是行动计划。

  这对李建成看来并没什么威胁性,他自以为占尽优势、坚持听从命令入宫;但却因为低估了秦王府的情报与策反能力,被对方逆风翻盘、一剑封喉。

  在玄武门之变前,虽然夺储之争愈演愈烈,但从明面上来,李建成占尽优势。

  首先,长安是他的地盘,在太子之位待了近8年之久,已经让他积累了雄厚的人脉、形成了自己的势力。而众所周知的是,李世民的势力范围集中于他亲自打下的洛阳。

  其次,为了遏制秦王府的势力,李建成擅自召募了2000多骁勇之士充当东宫卫士,由于驻扎在长林门,得名“长林兵”,这等于在李渊的禁军之外拥有了自己独立的武装。对于这一情况,李渊选择了无视,等同于以行动支持李建成。而李世民,在长安城并无私人武装(至于他偷偷地在各地潜伏了800死士,李建成并不知晓)。

  其三,李建成看来,父亲李渊站队自己,皇宫禁军自然不会胳膊肘往外拐。玄武门外就是三万精锐的“元从禁军”,李世民又能整出什么名堂?

  凭借上述优势,为了尽快摆平李世民,李建成、李元吉几乎无所不用其极,下毒酒、调走秦王府文臣武将、试图收买尉迟敬德、加快在李渊面前活动......

  这些动作给了秦王府上下巨大压力,“秦府僚属皆忧惧不知所出”。为了避免羽翼被剪除殆尽、自己沦为任人宰割的孤家寡人,李世民在与心腹商议后,决定发起致命反击。

  机会很快来临。六月初一、初三,太白星(金星)两次在大白天现身于天空的午位。精通星象的太史令傅奕密奏李渊:“金星出现在秦地的分野上,这是秦王当有天下的征兆”。李渊随即把这个奏章交给了李世民。

  李渊的本意,是指责李世民无视手足之情、宗法制度,觊觎储君之位;但没料到这个儿子却反咬一口。他控诉建成、元吉不但淫乱父皇的后宫,还试图谋害自己,莫非是要替王世充、窦建德报仇?

  李世民不按常理出牌,一下打乱了李渊的思路。这位老父愕然不已,盯着二儿子半响才说:“明天我亲自当面审问此事,你最好早点来。”

  关于建成、元吉淫乱后宫,纯粹是捕风捉影。为了稳固储位,建成刻意巴结李渊后宫嫔妃,史称“谄谀赂遗,无所不至”;唯独常年带兵在外的李世民不但不讨好这些“后妈”,甚至曾在当初攻下洛阳后、拒绝了张婕妤替父亲拿地的要求。因此,这些后宫跟李世民之间自然不怎么对付。

  李世民之所以提及王世充、窦建德,原因也很明显:这俩人曾经是李渊夺取天下的拦路虎,却被自己一战全灭;故意提到他们,巧妙地提醒李渊别忘了自己对大唐的优秀功绩。

  短短一番话,李世民精准地拿捏到了李渊的七寸,成功地让李建成、李元吉收到了第二天一早进宫的旨意。如此一来,他的伏杀之计终于得以开展。

  而李建成多年的经营也没白费,李世民刚走,“张婕妤窃知世民表意,驰语建成”,也就是说,张婕妤探得了李世民上表中的内容。

  见到李世民主动进攻,李建成倒是没料到,于是立即找来李元吉商议。李元吉也觉得情况诡异,加上“淫乱后宫”这种罪名向来百口莫辩,他建议装病不朝、勒兵以观形势。

  但李建成的意见是这样:“兵备已严,当与弟入参,自问消息。”这句话包含三层意思:

  第一,自己早就做好准备,长林兵随时可以投入战斗;

  第二,自己没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不怕进宫对质;

  第三,作为优势一方,应当听从君父之命,不能给对方以口实。

  由此看来,李建成也是个考虑周全、识大体之人,但有一点却出乎他的预料:东宫、皇宫早已被李世民秘密渗透。

  几天前,李建成借着防备突厥之名,奏请李渊把尉迟敬德、程知节、段志玄、秦叔宝等秦王府名将调给李元吉指挥。随后,率更丞王晊立即向李世民密告,透露了李建成试图在出征誓师时刺杀李世民、坑杀尉迟敬德等人的计划。

  率更丞,全名太子率更丞,是太子率更令的副手,协助负责东宫礼乐之类的事务。有这么一位东宫属官及时向李世民通报消息,可以想象,玄武门事变时李建成等人的行踪一定会被提前泄露。

  同时,李世民凭借自己在军中的威望、大度的待人作风,早就搞定了玄武门将士。守将常何成了他的自己人;事件爆发时,面对及时赶来的长林兵,驻扎在玄武门的云麾将军敬君弘、中郎将吕世衡都为李世民英勇战死。由此可见,李建成自以为铁板一块的禁军,其实早就被秦王府渗透;掌控了玄武门,东宫的2000长林兵又有何用?

  因此,虽然李建成、李元吉在长安拥有盘根错节的人脉、强大的武装力量,但由于疏忽大意,被准备更加充分、细致的李世民翻盘绝杀。这并不是偶然,而是两种不同处事风格碰撞的必然结果。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