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科举为什么要“抑势家,拔寒士”?这是很多读者都特别想知道的问题,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感兴趣的朋友就一起看看吧。

  1.维持政权稳定

  科举在宋廷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科举作为选拔官员的工具,是维系政权的基石之一。为了政权的稳固,宋廷需要通过科举选出有能力的人才。然而,如何保证科举能够筛选出优秀的人才?这涉及唐宋对人才看法的转变。

  唐代统治者认为由于家世熏陶,世家子弟相较于寒士政治能力更为优秀;而宋代统治者认为,寒士深知民间疾苦,其能力要远优于势家子弟。

  唐代重视官员处理政务的能力,侧重士大夫处理政务的“官”的角色,而宋代则倾向于官员的道德品质,看重士大夫爱民如子的“儒”的身份。

  唐代认为,官宦子弟多人才,而宋代则偏向于平民子弟多人才,唐宋的时代变迁下形成了对人才认知潜移默化的转变,也让科举选拔人才的方向发生转变。

  人才观念的转变促使宋廷在科举当中有意地优待寒士,而寒士只能依赖科举获取前途,这也令宋廷极为重视科举。

  科举已经被视为选拔人才的唯一途径,而专为势家子弟入仕的荫补制度却在有宋一朝被视为冗滥。

  正是出于这一考虑,宋真宗曾下诏要求在科举考试中对考生严加考察,导致参加贡举的考生少于往年,于是明言:“外郡官吏未体朕意耶?比者诏命累下,但戒其徇私尔。若能精择寒畯,虽多何害?”

  可见,科举中优待寒士,正是要保证尽可能地吸收人才,从而巩固政权。

  科举当中的不法行为极易造成势家子弟占据科名的结果,这些作弊行为无疑会激起士人的不平之心。如果这种不法行为得不到有效处理,更会引起骚乱。

  有冒籍者被发现,导致“场屋喧闹,蹂践几死者数人”,激烈的冲突导致士人伤亡,甚至会令士人对部分官员不法行为的不满上升到对国家的不满,动摇政权稳定。有时即便这种质疑毫无根据却屡屡出现。

  因此,一旦势家子弟在科举中占据名额过多,会引发士人对科举公正性的不信任,认为是不法行为所造成。

  这在根本上是势家子弟本身所拥有的政治资源和家庭背景远超寒士,二者的差距会在科举中放大寒士的焦虑和质疑。

  为避免士人归怨于国家,动摇政权的稳定,宋廷需要确保科举公平。因而禁止势家在科举中的任何不法行为。

  2.维持皇权专制

  宋初科举仍旧延续唐五代的制度,导致“士子名为乡举,其实自媒,投贽于郡府之门,关节于公卿之第”,形成士子为能在科举中被录取而奔走于权贵的局面。

  徐士廉向宋太祖建议,科举作为国家权柄之一,为避免大臣借科举收买人心,希望能够将科举录用的权力收归到皇帝手中。于是宋太祖开始借助殿试收拢取士的权力。

  在宋代科举制度不断完善后,科举中依然存在着种种不法行为。如蔡京通过控制科举进而控制百官,借科举考试排除异己,安插党羽。

  宋代的这些宰相之所以要钳制科举,正是要通过科举建立从属于自己的派系。控制科举也会被当作延续家族繁荣的工具。

  故于皇帝而言,通过科举不断地筛选家庭毫无政治背景或政治地位低微的寒士,是维护皇权专制的重要手段之一。

  3.维持公道科举

  由于寒士与势家之间的差距悬殊,促使宋廷采取一定的措施维持二者之间的平衡。宋代寒士与势家子弟在科举之外,有着非常显著的差异。

  部分寒士参加科考仅仅是碰碰运气而已。

  反观势家子弟,有良好的家庭氛围对其进行熏陶,有学识渊博的师友增长其见识,物质富足的家庭往往会争相延请名士对自家子弟进行辅导,而身居高位的官宦子弟相较于寒士熟知政事。因此,官宦子弟更易考中进士。

  若采取完全相同的政策,势家与寒士悬殊的物质基础,在科举中非常容易形成“寒士无途而阀阅易进”、社会流动固化的局面,令官僚群体实现变相的世袭化。

  为避免这一情形的出现,宋廷需要在科举中有意地抑制势家、扶持寒士,虽然不能确保绝对公平,却能“扶植公道”,保证寒士“无陆沉之患”,有更多的机会跻身于庙堂。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