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浟(yóu)(533年~564年),字子深,勃海郡蓨县(今河北省景县)人。北齐宗室大臣,神武帝高欢第五子,母为大尔朱氏。 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东魏元象二年(539年),凭借父勋入仕,起家通直散骑常侍,册封长乐郡公。武定六年(548年),出任沧州刺史,为政严察,政绩卓著。 北齐建立后,册封彭城郡王,征为侍中、司州牧,迁特进、司空公、太尉。废帝高殷即位,授尚书令、宗正卿。孝昭帝高演夺位,拜大司马、太保。武成帝高湛时期,迁太师、录尚书事。明练世务,果于断决,深得人心,引发皇帝猜忌。 河清三年(564年4月7日),无辜被杀,追赠假黄钺、太师、太尉、录尚书事、冀州刺史,谥号景思。

  人物生平

  幼年聪慧

  东魏元象二年(539年),高浟拜通直散骑常侍,封长乐郡公。博士韩毅教高浟书写,见高浟笔迹未工,戏弄高浟曰:“五郎书画如此,忽为常侍开国,以后宜更用心。” 高浟正色答曰:“昔甘罗幼为秦相,未闻能书。凡人唯论才具何如,岂必动夸笔迹。博士当今能者,何为不作三公?”当时高浟只有八岁,韩毅甚为惭愧。

  治理沧州

  武定六年(548年),出为沧州刺史,为政严察,部下肃然。守令参佐,下及胥吏,行游往来,皆自赍粮食。高浟很少介入人间事。有隰沃县主簿张达曾经诣州,连夜投宿于草民之家舍,进食鸡羹,高浟察觉知道。守令们集合后,高浟对众曰:“食鸡羹何不还价直也?”张达即伏罪。州内全境称赞他神明。又有一人从幽州来,其驴驮鹿脯。行至沧州界,脚痛而行动迟缓,偶然碰见一人为伴,但是那人却盗驴及鹿脯而去。明晨向州府状告。高浟乃令左右及府僚吏分市鹿脯,不限其价。其主见脯识之,推获盗者。转为都督、定州刺史。当时有人被盗去黑牛,背上有白毛。长史韦道建谓中从事魏道胜曰:“使君在沧州日,擒奸如神,若捉得此贼,定神矣。”高浟乃用诈为上府市见牛皮后,可有倍数酬金,便使牛主认回,因一而擒获盗贼。韦道建等人叹服。又有一姓王的老妇,孤独居住,种菜三亩,数次被人偷菜。高浟乃令人秘密在菜叶上书写,市中看菜叶有字的,因此而擒获贼人。从此之后境内无盗,政事教化为当时第一。

  天保年

  天保元年六月癸未(550年7月4日),被封为彭城王。天保四年(553年),征入朝为侍中,百姓官吏皆送别时悲号。有数百老人互相率具食馔对:“自殿下至来五载,人不识吏,吏不欺人,百姓有识已来,始逢今化。殿下唯饮此乡水,未食此乡食,聊献疏薄。”高浟着重其意义,因此食了一口。天保七年(556年),转司州牧,选取从事皆为文才士明剖断者,当时称为美选。司州旧案五百余,高浟未到限期已悉数断案。

  司州别驾羊修等恐冒犯权贵外戚,乃诣阁咨陈。高浟使人告诉羊修曰:“吾直道而行,何惮权戚,卿等当成人之美,反以权戚为言。”羊修等惭惊悚而退下。后加特进,兼司空、太尉,州牧如同往时。天保七年(556年)大尔朱氏去世时,高浟解除官职。丧事结束,奉诏复回本身官职。再拜司空,兼尚书令。高洋子高殷嗣位后,除开府仪同三司、尚书令、领大宗正卿。

  位高遇害

  皇建元年(560年)八月,高演下诏拜高浟为大司马,兼尚书令,次年转为太保。当武成帝高湛登基后,迁任太师、录尚书事。

  高浟明练世务,果于断决,事无大小,咸悉以情。员外郎李公统参与太宰高归彦的谋反,其母崔芷蘩即为御史中丞崔昂堂姐,兼右仆射魏收夫人的堂妹。依遵法令,年过六十者,按例可以不必发配宫中服刑役。崔芷蘩改大自己的年龄,所负责官员因崔昂和魏收的缘故,崔芷蘩因此得到赦免。高浟遂揭发此事,崔昂等因此罪被除名。自车驾巡幸,高浟常留邺城。河清三年(564年)三月,群盗田子礼等数十人谋劫高浟为主,诈称是使者,走向高浟府第,进入内室。声称奉敕牵引高浟上马,突然以白刃胁逼,欲带他向南殿走。高浟大声呼喊,不肯遵从,遂因而遇害,当时只得三十二岁,朝野皆为他的死而痛惜。

  追赠高浟假黄钺、太师、太尉、录尚书事,给辒辌车。高浟被劫之前,王妃郑氏梦见有人斩高浟头持去,恶之,数日果然见高浟被杀。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