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彧(xún yù),字文若,。东汉末年政治家、战略家,曹操统一北方的首席谋臣和功臣。他投奔曹操后,官至侍中、守尚书令,封万岁亭侯,居中持重达十数年,处理军国事务,被人敬称为“荀令君”。荀彧在建计、密谋、匡弼、举人等方面多有建树,被曹操称为“吾之子房”。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东汉末年,荀彧“舍袁投曹”的目的是想寻找一位能够重用他的府主,当时袁绍的冀州府中已经处于人才饱和状态,荀彧投奔袁绍的时间较晚,不能在袁绍处受到重用。而当时曹操与袁绍尚处于联盟状态,这才让荀彧顺理成章地去投奔曹操。

  袁曹双方后来虽然开战,但是不管任何一方战败,下属集团都不必担忧自己的处境。何况在初平年间,荀彧的兄弟荀谌已经成为冀州牧袁绍的心腹谋士,他曾说服韩馥让出冀州牧之位与袁绍,颍川荀氏分散投奔,也不失为一个保家之举,至于《三国志》所载荀彧“度绍终不能成大事”是后世的附会之辞而已。

  一、颍川荀家

  当时的颍川荀家是一个人丁兴旺的大家族,荀彧的祖父具有八个儿子,都在当世具有清名,而荀彧的父亲荀绲所生男子,光在史料留下姓名与事迹的就有三位,荀衍字休若,荀谌字友若,以及荀彧。其中,荀衍是荀彧的“第三兄”,而荀谌早已投奔袁绍,当初韩馥能把冀州牧之大位让给袁绍,荀谌的规劝是功不可没的。

  荀彧之父荀绲为荀彧与宦官家庭联姻,“中常侍唐衡欲以女妻汝南傅公明,公明不娶,转以与彧。父绲慕衡势,为彧娶之。彧为论者所讥。”在东汉末年那个士人与宦官集团势不两立的年代,荀彧可谓是有巨大的污点,所以他为世人所非议,并且未受到各方势力的重视。

  另一方面,荀彧并非长子,不用负担继承家业之责任,不需要规范言行以获得稳重可靠之名。因此他的思想和看法较为灵活,不拘泥于死板的节义观,董卓蛮横,他就明智地弃官而去。之后他投奔了袁绍与其兄荀谌。当时的袁绍集团内部,本地的冀州士人与袁绍的乡里,豫州汝南、颍川两郡的士人是具有竞争关系的。

  颍川人荀彧作为外来者且无功劳于袁绍,所以并不会得到重用,他又前去投奔当时与袁绍联合作战的曹操。“彧弟谌及同郡辛评、郭图,皆为绍所任。彧度绍终不能成大事,时太祖为奋武将军,在东郡,初平二年,彧去绍从太祖。”

  虽然《三国志·荀彧传》很冠冕堂皇地说,荀彧认为袁绍终将失败,“不能成大事”,可是当时作为关东联军盟主的袁绍之势力远大于曹操等人,实际上是最可能“成大事”的。

  其实荀彧只是寻找一位能够重用他的府主而已,况且曹操还是与袁绍在当时还属于同一阵营,共同作战。荀彧的兄弟荀谌,他的儿子荀闳后来在魏国做了太子文学掾一职。有趣的是,荀谌本人在袁氏失败后却未再有任何事迹出现在史料中,难道不是由于他此前曾作为袁绍的心腹谋士,而在袁绍失败后被刻意边缘化了吗?

  形成对比的是荀彧之“三兄”荀衍在官渡之战后的建安十年曾为曹操留守邺城并击退了袁绍之外甥并州刺史高干的攻击,以功封列侯。但在此之前关于荀衍的生平事迹,在史书中的记载几乎等同于无,说明他与荀谌一样曾经效力袁绍,只有在为曹操立功时才能被记录下来。另一方面,根据史料反映出的信息,曹操最终能够在官渡之战中战胜袁绍实属幸运。

  袁绍在当时获得了大量的支持,所谓“袁氏树恩四世,门生故吏遍于天下,若收豪杰以聚徒众,英雄因之而起,则山东非公之有也。”出身不佳、严行峻法且疲于作战的曹操与袁绍相比,在集团实力方面无疑处于下风。在官渡之战期间这种情形得到了清晰的体现,曹操的大后方地区通谋袁绍,不上交粮食:“时袁绍举兵南侵,遣使招诱豫州诸郡,诸郡多受其命。惟阳安郡不动。”“太祖与绍相持日久,百姓疲乏,多叛应绍,军食乏。”

  对此,曹丕曾说“官渡之役,四方瓦解,远近顾望。”对应了前引《三国志·赵俨传》中所说的“豫州诸郡并叛”的情况。此外,曹军的粮运也被袁军干扰得苦不堪言,“贼数寇钞绝粮道,乃使千乘为一部,十道方行,为复陈以营卫之,贼不敢近。”袁军都能靠近曹操后方的运粮车队了,曹军乏食的情况进一步恶化。“公与绍相拒连月,虽比战斩将,然众少粮尽,士卒疲乏。”而且,其实曹操在战局一开始时,与袁绍的正面作战就告失利。

  “八月,绍连营稍前,依沙塠为屯,东西数十里。公亦分营与相当,合战不利。”正面合战不利后,曹操只能退守大营、固守不出,但又被袁军以箭雨压制。直到最后军粮已尽。“相持百余日,河南人疲困,多畔应绍。”

  曹操给荀彧写信表示自己打算撤军:“绍射营中,矢如雨下,行者皆蒙楯,众大惧。时公粮少,与荀彧书,议欲还许。”若不是关键时刻,袁绍的部下许攸在与河北豪强审配交恶后突然反水投奔曹操、带来了袁军粮仓位于乌巢的关键情报,此战的最终结果不难预测。即使官渡之战后,袁绍也并未完全失败。“冀州城邑多叛,绍复击定之。自军败后发病,七年,忧死。”袁绍还击溃了一些反叛势力,不过在两年后病死。导致冀州失去了与曹操对抗的领袖,最终曹操也击败了袁尚等人占据了冀州。

  二、史书中的溢美之词

  曹操成为这场大战最终的获胜者后,古代史籍对于曹操集团的荀彧的记载也充满了溢美之词。其中,《三国志·荀彧传》中的溢美之词与夸张笔法相当之多,比如荀彧预测袁绍的部下之特点:“田丰刚而犯上,许攸贪而不治。审配专而无谋,逢纪果而自用,此二人留知后事,若攸家犯其法,必不能纵也,不纵,(许)攸必为变。颜良、文丑,一夫之勇耳,可一战而禽也。”

  这些人的个性和结局跟荀彧所说的分毫不差,连许攸、颜良二人未来的行为都预测到了。这明显是后世的附会之词,是颍川荀氏之后人为了光耀先祖荀彧所为。其实荀彧不需要被史书美化,他是一位文武全才的英雄人物,过度的美化和附会反而使得人物形象变得单一。

  关于颍川荀氏在魏晋时期的地位,荀彧之孙荀寓名声显赫,官至尚书;荀彧第六子荀顗,在晋朝位至司空、封公爵;荀彧幼子荀粲以博学妙思著名于魏晋时代。荀彧的侄孙荀勖更是晋国开国元勋之一,他是汉朝司空荀爽的曾孙,在魏朝末期就是司马氏集团的心腹成员,后来成为晋朝皇帝司马炎的首席重臣。

  “勖久在中书,专管机事。”因此在晋朝,对魏晋时代颍川荀氏的开创者荀彧进行美化,自然是不言自明的。另外,晋朝皇室司马氏与荀氏颇有渊源,司马懿为荀彧所举荐出仕,司马懿之女嫁与荀彧之孙荀霬,两家为姻亲,所以在晋人陈寿所作的《三国志》中,司马懿对荀彧的评语如同天人一般,所谓“贤才未有及荀令君者也。”就很好理解了。直到一百多年后的东晋时期,荀彧的后裔之一,荀伯子还“常自衿荫籍之美”,他对当时德高望重的琅琊王氏王弘说:“天下膏粱,唯使君与下官耳。宣明之徒,不足数也。”

  宣明指的是当时的政坛首席人物谢晦谢宣明,荀伯子连陈郡谢氏这一东晋豪门都不放在眼里,足以说明颍川荀氏的影响力之深厚。因为曹操是以弱胜强,所以荀彧其实没有料到曹操能够战胜袁绍,那么荀彧在袁曹相争之时是何种状态呢?“时公粮少,与(荀)彧书,议欲还许,彧以为:‘绍悉众聚官渡,欲与公决胜败,公以至弱当至强,若不能制,必为所乘,是天下之大机也。且绍,布衣之雄耳,能聚人而不能用。’”荀彧其实也知道曹操即将撑不住了,不过他出于二人合作了近八年的关系,还是尽责尽职地为曹操鼓气。

  但他对曹操目前的现实状况已经不能再分析出更多有益之处,只能说一些抽象层面的话,即所谓袁绍“布衣之雄耳”这类言辞以安抚曹操、尽到自己的责任。问题在于,曹操战败后必然性命不保,而荀彧也会如此吗?答案是否定的,曹操击败袁氏家族后,大批人才归附于他,包括荀彧的兄弟荀谌与荀衍,几乎没有士人或武将被杀。而荀谌还是袁绍的心腹谋士,荀彧的性命自有人担保。

  结语

  荀彧尽力辅佐曹操,只是报答其重用之恩与恪守自己的本职工作,能够在最后得到如同袁氏旧臣王修那样的忠诚之名,他没有料到曹操能够最终取胜。如果没有许攸叛逃泄露袁军的粮仓位置一事,曹军在粮尽想撤退时必然会遭到袁军追击,那么曹军将一泻千里。即使曹操侥幸撤回许都,战败而归的他将彻底失去权威性,还要处理几乎全部投向袁绍阵营的豫州地区,就是曹丕所言“昔袁绍之难,自许、蔡以南,人怀异心。”之现实状况。

  袁军短暂修整后再次倾国而来时,曹操的灭亡就近在眼前了,即荀彧所说“公以至弱当至强,若不能制,必为所乘”。到时,荀彧自然顺理成章地与众位士人连同汉献帝刘协一并投奔袁绍,如同历史上的袁绍属下投奔曹操一样。众所周知,荀彧曾全力反对曹操晋爵魏公乃至封王、称帝。本文认为,若是袁绍封公、封王,荀彧不会大力反对并付出生命的代价,因为二人的身份、地位、声望、施政方式等方面都有很大区别。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