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朝,中国历史上承南北朝,下启唐朝的大统一朝代,享国三十七年,在政治、经济、文化和外交等领域进行大改革。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据《隋书·吐谷浑传》,隋朝建立之初,吐谷浑屡屡侵扰边境,于是隋文帝遣上柱国元谐率军数万击吐谷浑。吐谷浑“悉发国中兵,自曼头至于树敦,甲骑不绝”。

  此次征伐,隋军取得了胜利,夸吕远遁,“其名王十三人,各率部落而降。上以高宁王移兹裒素得众心,拜为大将军,封河南王,以统降众。自余官赏各有差”。

  一、扶植势力

  也就是在吐谷浑青海之地,隋朝扶持了亲隋势力。高宁王获封大将军号,被封为河南王。然而之后吐谷浑本传记载吐谷浑又来寇边,旭州刺史皮子信出兵拒战,战败而死。汶州总管梁远率精兵出击,斩千余级,吐谷浑奔退。而不久吐谷浑又入寇廓州。

  从此一段时间吐谷浑频繁侵扰隋地来看,开皇初击吐谷浑并未取得理想的效果。隋朝虽然扶持了高宁王等亲隋势力,然而并不能使得隋朝对吐谷浑实现强有力的控制。

  而且,旭州、汶州等地皆处于四川西北,吐谷浑进攻这些地方,反映出此一带应该正是吕夸逃遁之地,并且是吐谷浑势力较强地区。据吐谷浑本传,隋平陈之后,“吕夸大惧,遁逃保险,不敢为寇”,则其最初遁逃之地当仍是以前的白兰等地。

  《隋书·吐谷浑传》载吕夸在位时,屡因喜恶废杀其太子,之后太子因惧怕为其父所杀而请求执吕夸而降隋,后来因隋文帝不许隋军出兵,计划失败,太子被杀,吕夸立其少子嵬王诃为太子。当时叠州刺史杜粲请求隋文帝下令,讨吐谷浑。《杜粲墓志》志文言:“开皇元年蒙授西道行军总管,征吐谷浑有功,凯旋,诏授恭、弘、旭、覃、芳等六州三镇诸军事恭州总管,进爵朐山郡开国公,邑一千三百户,通前三千户。”

  据《北史·隋本纪》:“开皇元年八月甲午,遣乐安公元谐击吐谷浑于青海,破而降之。”可知,击吐谷浑的时间在此年八月。志文所谓开皇元年征吐谷浑事,盖指《隋书·吐谷浑传》所载隋文帝命上柱国元谐率军击吐谷浑之事。

  此次出军,杜粲被任命为西道行军总管。隋制,“州,置总管者,列为上中下三等。总管刺史例加使持节”。《新唐书·百官志四下》“都督府”条下注:“武德初,边要之地置总管以统军,加号使持节,盖汉刺史之任。”武德初军制,多沿袭隋制,故也是隋时情况。此次征讨结束后,从杜粲所任总管统六州三镇来看,此次隋朝在前朝北周的基础上,当进一步巩固了其战略格局。志文中所言“六州三镇”中的六州,皆为北周所置。

  其中,旭州、芳州和弘州,据《周书·武帝纪六下》,周武帝建德六年六月“癸亥,于河州鸡鸣防置旭州,甘松防置芳州,广川防置弘州”。可知旭州原属河州管辖。芳州在甘松山,即今四川松潘一带。弘州,为北周以洮州归政县所置,地在今甘肃碌曲县西南,今甘肃卓尼县西。恭州,为北周武帝保定二年“分南宁州置恭州。”隋之恭州“本朱提郡地也”,治今云南昭通市。

  覃州,《隋书·地理志》“汶山郡”下“通轨”县条载:“通轨,后周置县及覃州,并覃川、荣乡二郡。开皇初郡废,四年州废。有甘松山。”可知此州置于吐谷浑毗邻的甘松一带,即今四川松潘一带,此地属于经略吐谷浑的前线。从以上杜粲所任总管区域可见,隋文帝在洮河流域,继续延续北周政策,对吐谷浑进行经略。从今隋唐墓志中亦可窥见,当时隋初经略吐谷浑时,隋朝在洮河流域人事安排情况。

  如《隋冉实墓志》载,冉实曾大父冉黎,“入周拜骠骑开府仪同,至隋开皇中为旭州刺史”。其开皇中担任过旭州刺史。《金行举墓志》言,金行举为“陇西伏羌人也。夫笃慎忠贞,日磾见称于强汉。……父达,周芳州刺史,雄才盖世,英略佐时”,铭文云:“长源洪族,遂古金天,休屠特挺,乃诞贞贤。”

  二、封官许愿

  据志文中金行举郡望及“日”“休图”之称,金行举应为羌人无疑,其父金达为羌人部落酋长,在北周时任芳州刺史一职,说明芳州在北周时应有众多羌人居住。芳州之设在北周建德六年,金达出任芳州刺史最早也当在此以后。可见在北周和吐谷浑之间,北周也在利用诸多归附羌族来遏制吐谷浑。

  到隋朝时金行举为承御上士,寻迁车骑将军。承御上士为侍卫官员,《资治通鉴》胡三省注中也称“承御上士,盖侍卫左右之官”。可见作为羌族首领之子,金行举也入朝宿卫,后迁车骑将军。隋初以车骑将军为府兵军府骠骑府的副长官,或者也独立设置车骑府,官秩正五品上。大业三年时改称鹰扬副郎将,则金行举在大业三年之前即为军府车骑将军。

  可见此时隋朝也将沿边羌族编入府兵系统。关于隋开皇年间对吐谷浑之征战,一些墓志亦有记载。《唐令狐熙墓志》载,“吐谷浑窃据西陲,敢窥王略,朝廷出车薄伐,以公为元帅府长史。公受命忘身,先登斩级,所乘之马,中箭而毙。”《隋书·令狐熙传》亦载:“时吐谷浑寇边,以行军长史从元帅元谐讨之,以功进位上开府。”

  可知此次命将出征,乐安公元谐为行军大总管,令狐熙仍出任大总管府长史一职。杜粲被授予西道行军总管,应与其他诸路总管一道,俱受元谐节制。《姚辩墓志》载,姚辩为后秦姚泓后裔,晋灭后秦后,“子孙播越,居于武威”。其曾祖曾为武威太守,姚辩在北周起家为宗侍下士,在宫廷为侍卫官。此后曾随周武帝宇文邕伐齐,“以前后功授大都督”。隋开皇年间授上开府仪同三司(为从三品散官。北周建德五年,刘雄从皇太子征吐谷浑有功,加上开府仪同三司,为八命),进爵为公。志文言:“自治所届,即事戎车。公诚勇奋发,义同阃外,屡出奇兵,频摧丑虏,建勋天府,凡厥赏赐,散之士卒。”

  墓志不言姚辩用兵何处,然紧接着言:“二年,匈奴复入凉州,诏以公为行军都督。前后冲击,昼夜攻围。校尉之井既枯,将军之泉又竭,空有思梅之鞅,以亡为存,策勋命赏,理在不次。”从突厥复入凉州来看,姚辩前后用兵皆在凉州,很可能也参加了隋开皇元年征伐吐谷浑的战争。

  可见在开皇元年到开皇二年之间,虽然隋朝加强了对突厥的防御,但突厥接连进攻凉州,隋朝以姚辩为行军都督。志文又言:“五年,授右武卫骠骑将军,霍去病之功蔑如也。”以姚辩功比霍去病,盖比霍去病经略河西事,则姚辩在开皇元年至六年一直在河西用兵。此后,志文言其为“六年,授云州道水军总管,……其年,授使持节河中”。云州道不当有水军,则墓志可能记载有误。姚辩很可能也其参加了开皇九年平陈战事,是以误载为水军总管。

  从其志文来看,此时姚辩又任职云中、河中一带。其一生主要在北方、西北任职,与突厥、吐谷浑多有关联。据其墓志,开皇“十年,检校叠州总管、河州刺史、行叠州刺史事。公才略俊敏,宽弘政教,安民和众”。可见,姚辩开皇十年转任叠州,应是隋朝在平陈结束人员的再一次调配。隋廷又将姚辩调至西北吐谷浑边境,而这次主要的任务就是防范吐谷浑。此时隋朝在叠州设有总管府,姚辩以叠州刺史的身份出任总管,并兼领河州防务。

  从中亦可见叠州在隋朝边境经略中的重要地位。墓志言其“宽弘政教,安民和众”。叠州、河州地当隋朝与吐谷浑前线,民族成分较为复杂,而且吐谷浑用兵,为历来冲击之所。姚辩不但负有军事任务,而且安辑边民的任务也是重要内容之一。

  另据《杜粲墓志》,杜粲在开皇元年因征吐谷浑有功,被任命为恭州总管,总管六州三镇。志文又载,开皇五年“改授叠州总管,公幹用有闻,遏御遐荒,绥抚边镇,公受律于叠城;斩将搴旗,威声动于狼望”。杜粲于开皇七年“奉敕使幽州检校长城事。八年,诏授蕲州刺史,寻转总管”。则杜粲在任叠州刺史两年后,在开皇七年调离叠州。在开皇十年姚辩出任叠州总管之前,至少另有一人出任此职。另据《隋书·吐谷浑传》,吐谷浑吕夸杀太子,立少子嵬王诃,言“叠州刺史杜粲请因其衅而讨之”之事,记载在开皇六年之前。

  根据杜粲出任叠州总管的时间,则其事发生在开皇五年。另外,《杜粲墓志》载杜粲“遏御遐荒,绥抚边镇”,也道出了叠州的战略位置,即遏御吐谷浑与安辑边民,维护隋王朝边疆统治。《姚辩墓志》又言:“于是乎在十二年转授左武侯将军,寻为凉州总管、凉州牧。边烽寝候,毳幙旃裘,望风敛迹。”可以看到,随后姚辩又转任凉州总管。《姚辩墓志》又载,炀帝即位后“特荷天眷,恩遇隆重”。

  三、后继者的谋略

  大业三年炀帝北巡时,“诸蕃朝朔。以旧典纠察,整肃军。乃令公建旌门洞,张内外肃然,事严细柳”。则姚辩颇受炀帝信任,这与其长期任职边陲,具有丰富的边疆经验有关。从《杜粲墓志》《姚辩墓志》可见,隋朝在凉州、叠州、恭州皆设总管府。而且姚辩自北周起就随周武帝征战北齐,有丰富的领兵经验。隋朝建立后,在开皇元年,姚辩很可能参加了征吐谷浑的战争,事后被任命为行军都督,在凉州防守。开皇五年调离凉州。

  之后突厥与隋朝冲突不断,姚辩一度北上与突厥作战,很可能在平陈之战中其又任水军总管。在调离凉州五年后,姚辩再一次赴西北任职,先后出任叠州总管、凉州总管,主要防备吐谷浑与突厥。其在西北边防又连续任职五年。开皇十六年将姚辩调离凉州,先后出任灵州总管、原州道行军总管等职。

  结语

  《姚辩墓志》言姚辩“屡总戎律,特精边事。每秋风起塞,胡骑扬尘,折冲之任,非公莫能”。从墓志所载姚辩事迹来看,姚辩连续出任凉州、叠州等地总管,既连年防御吐谷浑,又与突厥争战。“特精边事”,非为虚语。

  又《隋独孤德公墓志》载开皇“十三年,除使持节、总管凉甘瓜三州诸军事、凉州刺史”。可见此时凉州都督总管凉、甘、瓜三州军事,防卫河西。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