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公案》,清代晚期以清人刘墉为原型演义而成的一部民俗说话作品,共106回。原作者不详,大约是评书艺人。属鼓词一类,说说唱唱,散韵结合,很有兴味。本书以清代名臣刘墉(刘罗锅)为主人公,共收录公案小说《刘墉传奇》、《罗锅逸事》、《满汉斗》、《双龙传》、《青龙传》等5种。讲述了平断冤狱,惩办贪官污吏的故事,突出了主人公正气凛然,执法如山但又睿智幽默的性格。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第二十六回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刘大人说:“王明。”“有,小的伺候大人。”刘大人说:“俯耳过来。”“是。”王明答应,将耳朵俯在刘大人的嘴边。

  刘大人低言悄语,说:“王明,你暂且将这女僧带将下去,赶三更天,将他带到城隍庙的大殿之上,锁在他供桌腿子之上,你就在一旁看守。但有错误,把狗腿打折!”“是。”王明答应,翻身下行,带定女僧出衙而去,不必再表。

  且说刘大人座上吩咐:“将王二楼打放;将李三膘子打了十板,一月的枷号;把开纸马铺的张立暂且寄监。”刘大人堂事吩咐点鼓退堂。下面鼓响一阵,刘大人退进屏风,众役散去不表。再说刘大人来到内书房坐下,张禄献茶,茶罢搁盏,随即摆饭。刘大人用完,张禄撤去家伙,不多一时,太阳西坠,秉上灯烛。刘大人叫:“张禄儿。”“有。”小厮答应。大人说:“传书办和英、承差陈大勇,叫他们二人速来,说本府立等问话。”“是。”张禄翻身而去。不多一时,将二人传来,带至内书房,打了个千儿,都一旁站立。刘大人一见,说:“你二人起更天,到城隍庙中,暗自将大殿上的泥胎挪出庙外,你二人就在后殿等候。本府今夜,必须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方能事妥。休叫外人知道。”“是。”二人齐声答应,往外而去,城隍庙办事去不表。

  也不提刘大人书房闲坐,再说承差王明,带定女僧出了衙门,到了个饭铺中吃了点子饭,王明的本心,要请武姑子吃顿饭,奈因武姑子至死不吃,王明无奈,自己吃了,会钱,带定莲花庵的女僧,径奔城隍庙而来。

  王明走着开言道,说“武师父留神你是听:依我瞧你这件事,明明放着是屈情。又无据来又无证,罗锅子,混打胡搅瞎逞能!方才我瞧你将刑受,我的心中替你疼。”

  武姑子闻听王明说,又羞又臊面通红,低头不语长叹气,暗自后悔在心中。无奈何,跟定承差朝前走,径奔城隍古庙中。王明走着打主意,今日该我大运通:我瞧这尼姑容貌美,岁数不大又年轻,今我看守武姑子,罗锅子他必瞧我好,瞧我素日露着老成。这王明,思想之间抬头看,古庙城隍眼下存。庙中并无僧和道,缺少住持庙内空。王明瞧罢走进去,带定莲花庵内僧。眼看太阳朝西坠,登时落了小桃红。二人就在山门坐,单等半夜才进庙中。按下他们人二个,再把刘爷明一明。

  且说刘大人等到定更之后,带领张禄暗自出了后门,悄悄地径奔城隍庙而走。转弯抹角,不多一时,来至城隍庙的后门。

  张禄上前击户,里面的书办和英、承差陈大勇二人闻听不敢怠慢,就知是大人前来,连忙来至后门,将大人接进庙内。刘大人一见,开言就问,说:“事情妥了吗?”二人答应说:“俱已办妥。”刘大人闻听,说:“既然如此,咱们一同前去。”“是。”

  二人答应,后面相跟,不多一时,来至城隍大殿。刘大人吩咐张禄回衙,小厮答应,出殿而去不表。

  再说刘大人并不怠慢,随便上了供桌,坐在神位之上,叫书办和英站在东边,承差陈大勇站在西边:老大人装城隍,书办装判官,承差装小鬼。诸事已毕,不用再表。

  且说承差王明和莲花庵的武姑子,山门上坐够多时,瞧了瞧天有二更光景,王明说:“咱们也该往里升一升咧。”说罢,带定女僧,又往里走。登时之间,来到大殿,偏偏又遇见月黑天,一抹漆黑。王明无奈,一同武姑子进大殿,果然他将锁锁在供桌腿上,他就坐在一边,掏出火镰打了火,装了袋烟,一边吃烟一边说活,说:“武师父,你不吃烟么?”武姑子说:“小尼不会吃烟。”王明闻听武姑子娇滴滴的这个声儿,乐了个事不有余,心痒难挠,说:“武师父,我可辖不住了,可成了个嚏分了。俗语说得好:‘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也是咱们俩前世里有缘,再想不到这乐这么一夜。”武姑子闻听王明之言,说:“误遭冤枉,乐从何来?”王明说:“武师父,很不必发愁,这件事依我瞧,你本是屈情,偏偏的遇见我们家胡涂虫刘罗锅子,混冲他有才,没有的事情,他就叫人家招承。这么着,武师父,把这一件事情搁开,眼下我有点小事,你要依了我,我就有个很好的主意,管叫你不吃苦。”

  王明带笑来讲话:“武师父留神你是听:今夜依我这件事,你的官司交与咱,王明一乐将你放,刘罗锅子不依我去缠。”这王明,说着话儿朝前凑,苦扒苦拽要闹袋烟。

  黑影之中一伸手,拉住姑子那衣襟。刘大人,上面闻听王明话,腹内说:“这厮可恶要硬强奸!何不将他吓一吓,管叫他吃不成这女僧烟。”大人想罢不怠慢,从桌案上跺脚响震天。武姑子闻听吓一跳,王明在下面把眼都吓蓝。

  战战惊惊来讲话:说“方才是那里响震天?”武姑子闻听说不知道。王明说:“真正奇怪特也罕然!”虽然害怕色不退,欲火攻心似箭镩。乍着胆子又动手,把武姑子拉住不放宽,扳着脖子就要个嘴,他把那“干娘”连连叫几番。

  刘大人,上面闻听心好恼,“当”一脚把个花瓶踹在地平川。王明怪叫说“不好!莫非是,城隍爷见怪不容宽?”

  王明正然瞎猜鬼,上面刘公开了言,吩咐鬼判休怠慢:“快把那,阳间差人拿下莫迟挨!准叫他,胡言乱语在佛殿,佛门弟子要强奸!吾神既把城隍做,像这等,奸顽之辈怎容宽!拉将下去着实打,二十五板警愚顽。”书办承差不怠慢,“呕”的一声齐上前。二人把王明来拉住,吓得他浑身打战把话言。

  王明跪在地下,死也不动,说:“城隍爷饶过小的这一次,下次总不敢抄烟吃咧!连鼻烟都忌咧!”说罢,只是叩头。刘大人上面吩咐:“把这厮拉将下去!”只听下面答应一声,不容分说,把王明拉出殿外,按在月台之上。那的板子呢?陈大勇进了大殿,找了个门闩,有茶盘般粗,拿出殿外,来至王明的跟前站住,两手抡圆,往下就打,书办和英在一旁数数儿。这二十五门闩,把王明的陈尿都打出来咧!打完放起,跪在月台之上。陈大勇进殿回话,刘大人说:“将他掐出庙外!”陈大勇答应一声,翻身出殿,一同书办和英扯着腿子,把王明拉下了月台,一直拉到山门口,这才放在地下,二人这才进庙而去。

  且说王明挨了二十五门闩,又搭着这一拉,实在的扎挣不起,他就躺在山门口咧,暂且不表。

  且说书办和英、承差大勇陈爷,把王明放在山门口,二人翻身来至大殿两旁侍立。刘大人上面开言说:“莲花庵的女僧听真:今有那屈死的女鬼将你告下。她说你的庵中因奸不允,将她杀害,她的冤魂不散,告到吾神,正要遣鬼捉拿于你,不料自投罗网。吾神台前,从实招来!但有虚言,管叫你形销骨化!两边的鬼判:看油锅钢叉伺候!”和英、陈大勇一齐答应。

  武姑子闻听,吓了个浑身打战,体似筛糠。

  这女僧闻听前后话,不由着忙吃一惊,暗自后悔当初错,绝不该,害了妹妹命残生!阳间官府还好挺,咬定牙根不招承。谁知道,冤魂不散幽冥去,城隍台前把我鸣。

  有心不把实情诉,眼前就要下油烹。罢罢罢,倒不如全都招认,省得那,滚油锅内丧残生。女僧想罢主意定,“城隍爷”连连叫二声:“小尼原本行得错,庙内杀人是真情。

  小尼的妹妹叫素姐,住在莲花古庙中。我妹夫姓张叫长保,镇江贸易未回程。小尼是,奶地出家将庙入,一心秉正苦修行。有一个张立开纸铺,住在北街三官庙东。瞧见小尼容貌美,他就设下计牢笼:庙中许愿常来往,那一天,把小尼请到他家中。酒泡的江米将人赚,小尼不知吃在腹中,登时醉倒难扎挣,张立囚徒不肯容,硬行强奸真可恼,可叹我,小尼昏迷在梦中。及至酒醒明白了,城隍爷,生米也已把饭成。小尼万分无其奈,才做了通奸这事情。那天刚有一更鼓,张立去到小尼庙中,见我妹妹容貌好,硬去求奸要偷情。我妹妹一见不肯允,一心要告状进衙门。张立观瞧心好恼,拔出了,解手尖刀不肯容,哽嗓咽喉只一下,我妹妹一命赴幽冥。小尼一见把魂吓冒,说‘这件事情怎样行?’张立闻听小尼话,说‘你不必担怕惊。尸首埋在后院内,神鬼不知这事情。’他把那,人头割下拿了去,他说是,有他个仇人叫赵洪。”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