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公案》,清代晚期以清人刘墉为原型演义而成的一部民俗说话作品,共106回。原作者不详,大约是评书艺人。属鼓词一类,说说唱唱,散韵结合,很有兴味。本书以清代名臣刘墉(刘罗锅)为主人公,共收录公案小说《刘墉传奇》、《罗锅逸事》、《满汉斗》、《双龙传》、《青龙传》等5种。讲述了平断冤狱,惩办贪官污吏的故事,突出了主人公正气凛然,执法如山但又睿智幽默的性格。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第二十五回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刘大人座上开言,说:“张立,为何不语?”张立无奈,向上磕头,说:“大人在上,李三当堂既然实回,小的焉敢巧辩。”

  张立害怕无主意,暗自思量了不成:眼下大人当堂问,怎样回复刘府公?罗锅大人难说话,恰似包公海刚峰,倘若一字说错了,难保今朝不受刑。不如当堂招认罢,料想不能要残生。张立想罢将头叩:“大人留神在上听:孩童本是女僧养,就是那,莲花庵中那女僧。我俩素日有来往,夜晚长宿他庙中。小的原本行的错,与他有奸是真情。大人台下不敢隐,望公祖,宽洪大量暂且超生。”说罢下面将头叩,刘大人,座上开言把话云。

  刘大人闻听张立之言,扭项讲话说:“王明。”“有,小的伺候。”刘爷说:“爽利你再跑一罢,到莲花庵把庙主尼僧传来对词,快来!”“是。”王明答应,翻身下堂出衙而去。一边走着道儿,一边抱怨说:“这个刘爷,特也混闹。放着正事一点不办,不知打那里掏弄了个死孩子来了,传这个唤那一个,叫他把我支使了个手脚不沾地!这么一会就是三四趟,连拿带传够一棒咧!再弄出这个来好开招,我看你闹到归齐是怎么样!”

  王明抱怨之间,来到莲花庵的门首,慌忙站住,瞧了瞧,山门紧闭。王明看罢,用手击户,啪啪连声响亮。

  且说里面女僧,闻听外面门声响亮,只当是施主送香灯布施来咧,迈步向外而走。来至山门以里站住,向外问话,说:“外面什么人叫门?”王明说:“送布施来的!”女僧闻听,哗啷,把庙门开放。王明一见,开言就问,说:“大师父,你就是这宝庵的当家的么?”女僧说:“不敢,小尼就是。也不知爷上是那一位老爷家送布施来的呢?”王明说:“你问我?我是江宁府刘大人打发来,立传法驾即刻进衙。你那偷嘴的那一案犯咧,快些跟着我走罢。我一个人的大老爷咧!”武姑子闻听承差王明之言,吓得无言可对,面貌更改。

  这女僧看罢心害怕,不由着忙心内惊:莫非冤家那事犯,口齿不严走漏风?正是尼姑心害怕,忽听那,王明开言把话明:“不必挨迟快些走,一同前去见刘公。与其这时心害怕,当初不该把那事行。”武姑子闻听通红脸,默默无言不作声。王明催促说:“快走,但要支吾我定不容。”

  女僧闻听无其奈,只得锁上山门要进衙门,一同承差往前走,穿街越巷不消停。招惹军民无其数,纷纷不断语高声。

  这个说:“武姑子犯了什么事?承差来传有隐情。”那个说:“武姑子素日正经得很,不见闲人进他庙中。”你一言来我一语,大伙言讲后跟行。按下军民不必表,再整王明共女僧,转弯抹角来得快,刘大人衙门在眼下存。正遇大人将堂坐,判断民情与主尽忠。承差一见不怠慢,带定女僧往里行,东边角门走进去,举目瞧,堂上人役乱哄哄。

  这王明,带定女僧朝上走,来至当堂跪流平说:“大人在上女僧到。”大人上边一摆手,王明站起一旁行。罗锅留神往下看,打量女僧貌与容:年纪未必有三十岁,不过在,二十六七正妙龄。青缎僧帽头上戴,三镶的云鞋足下登。

  套环的丝绦在腰中系,一双俊眼赛星星。眉似远山施翠黛,鼻如悬胆正当中,脸似丹霞一般样,未开口,想必是糯米银牙在口中。两耳藏春真好看,就只是,缺少桃环显着空。

  腰如杨柳随风舞,袍袖长,十指青葱看不清。小口樱桃无言语,跪在地,默默无言不作声。刘大人,看罢自是将头来点,不由赞叹这尼僧:“难怪这尼姑把佛门乱,不由人不动心情。”大人想罢时多会,往下开言把话明。

  刘大人看罢,往下开言,说:“那一女僧,今有纸马铺的张立,说与你有奸,将私胎与人,扔在野外,可是真情?”女僧见问,向上磕头,说:“大人在上:公祖的神见高明,小尼也不敢强辩。望大人贵手高抬,看佛怜僧。”刘大人闻听,微微冷笑,往下吩咐,说:“将这女僧和开纸马铺的张立带将下去,令人看守,不许他们串通口供。少时再问。”下面人答应一声,将两个人带下看守不表。

  且说刘大人又叫:“承差朱文。”“有,小的伺候。”大人说:“俯耳过来。”大人向朱文耳朵上悄语低声,嘁嘁喳喳,说:“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急去快来。”“是。”朱文答应,翻身下堂出衙而去。不多一时,只见他手拿个蒲包往里而走,来至堂上,将蒲包搁下,一条腿打千儿,回话说:“小的照大人的言词而办,拿了来咧。”刘大人一摆手,朱文站起,一旁侍立。

  大人又往下开言,说:“将那女僧和张立带将上来!”“是。”这下面答应一声,不多时,将二人带至当堂,跪在下面。刘大人上面开言,说:“张立。”“有,小的伺候大人。”刘大人说:“你放着买卖不做,你眠花宿柳,私奸佛门弟子,岂是良人所行?今日事犯,当堂还有何说分辩之处?”张立闻听刘大人之言,向上磕头,说:“大人在上,贵手高抬,恕小人年幼无知,饶过我这一次,下次再不敢妄行。”说罢,咕咚咕咚只是磕头。

  大人微微冷笑,又往下叫:“那一女僧。”“小尼伺候大人。”刘大人带怒开言,往下便问。

  刘大人带怒开言叫:“女僧留神要你听:既在佛门为弟子,你就该,一心秉正去修行。为什么,私自偷情把纲常坏,玷辱了佛门教下的僧?私胎埋在荒郊外,令人观瞧甚惨情。我瞧你,这个光景也难住庙,倒不如,还俗还是一个正经。细想来,你素日朋友也不少,你何不,拣选一个把夫妇成?也省得,受怕担惊在风月下,育女生儿也有后承。”刘大人,不村不俏几句话,把尼姑,白脸说了个通点红。这女僧,下面只是将头叩:“望大人,隐恶扬善容一容。”大人闻听又讲话:“你二人留神仔细听:幸亏遇见我本府,少不得,看佛要怜憎。私胎现在公堂上,就在蒲包里面盛。拿去埋在荒郊外,自此后,紧守佛门不可乱行。张立也好做买卖,再要是,犯我手中定不容。”吩咐衙役把蒲包取,交与他们两个人,当堂打开验分明。承差朱文不怠慢,把蒲包拿来交与女僧。刘大人吩咐打开看,武姑子闻听不消停,伸手就把绳扣解,真奇怪,蒲包包够好几层,全都打开留神看,武姑子观瞧把魂吓惊;张立在旁边也是打战,登时嘴唇紫又青。众多青衣也发怔,变为咧,何从是个死孩子在里面盛?原来是个人脑袋,仔细瞧,是粉面油头的女俊英!武姑子看罢真魂冒,“哎哟”了一声扔在尘,浑身乱抖筛糠战,口内说“打鬼打鬼”不住声。

  刘大人观瞧这光景,贤臣腹内早已明。往下开言把女僧叫:“不必害怕你吃惊。送暖偷闲犹可怨,绝不该,杀害人命在庙中!将头扔在官井内,因奸不允擅行凶!你自说,此事神鬼不能晓,那晓得,本府判断有才能。事犯当堂有何辩?快快实言免动刑!”

  刘大人说:“那一女僧,还有何辩?从实说来!”武姑子闻刘大人问的这个话厉害,自己心中思想,说:“我自想认了奸情,也不至于要命,谁想又勾出这一件事情。这人头本是我妹妹素姐之头,因为我那狠心的冤家求奸不允,将他用尖刀杀死,尸首埋在俺后院中,冤家将头拿出庙去,他说有一仇家,移祸于人。不料这人头现在当堂,这如今要招承,性命休矣!”复又思想,说:“素姐虽是我庙中杀死,现今无凭无证,何不咬定牙根,至死不招,看这刘罗锅子其奈我何!”

  武姑子想罢,向上磕头,说:“青天大人在上,小尼与人通奸真实,要说小尼杀人,谁是见证?那一个是原告?望大人的秦镜高悬。杀人之事,休要屈赖我佛门弟子。”大人闻听武姑子这个话,座上微微冷笑,说:“你这个话说得倒也顺理,就只是抄手问贼,你如何肯应?”吩咐左右:“与本府拶起她来再问!”这下面一声答应,登时把拶指拿到堂前一撂,响声震耳,不容分说,把武姑子尖生生的青葱十指入在木棍之内。

  刘大人座上吩咐:“拢绳!”这下面齐声答应,左右将绳一拢,挽在上面。武姑子疼了个面如金纸,唇似靛叶,浑身打战,体似筛糠,热汗顺着脸直淌,战惊惊望上开言,说:“青天大人在上,我小尼杀人,又无证见,无故屈拶,叫我招承,大人岂不有伤天理?”刘大人闻听,不由冲冲大怒,往下开言。

  清官闻听冲冲怒:“女僧留神要你听:花言巧语哄本府,想想我为官平素中。我也曾,十里堡去拿那徐五,假扮算命一先生;上元县北关出怪事,将人杀在旅店中,我也曾,私访拿过王六,搭救店家命残生。昨日里,巡按派我把人头审,当街卖药把人蒙。其中就里我早知晓,你要不招枉受了疼。”吩咐左右加拶板,手下人答应不消停。

  只听乒叮连声响,疼坏佛门好色僧,咬定牙关不认定,挺刑也是为残生。话要叙烦人不喜,一连三拶不招承。大人观瞧也发怔,说“莫非其中有冤情?我要断不清这件事,巡按高宾未必容。再要加刑不合理,真真为难的事一宗!”

  刘大人,座位之上搭着窄,只急得,浑身热汗似蒸笼。忽然之间灵机动,说道是:“必须如此这般行。”大人想罢开言叫:“王明留神要你听:快把女僧带下去,明日早堂审问明!”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