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公案》,清代晚期以清人刘墉为原型演义而成的一部民俗说话作品,共106回。原作者不详,大约是评书艺人。属鼓词一类,说说唱唱,散韵结合,很有兴味。本书以清代名臣刘墉(刘罗锅)为主人公,共收录公案小说《刘墉传奇》、《罗锅逸事》、《满汉斗》、《双龙传》、《青龙传》等5种。讲述了平断冤狱,惩办贪官污吏的故事,突出了主人公正气凛然,执法如山但又睿智幽默的性格。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第二十四回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承差王明闻听皮匠王二楼之言,带笑说:“好的,幸亏才没骂什么别的重话,是王二哥你那扔的?”皮匠说:“是我扔的。”说话之间,将鞋缝完,递给承差王明。王明接过,将鞋穿好,不慌不忙站起来就解褡包,唏哩哗啦,就掏出锁子。皮匠王二楼不开眼,反倒带笑用手把王明一推,说:“去罢,这点活计值不得要钱,带了去就完咧。这不是笑话了吗?”说话的这个工夫,王明可就把锁子掏出来咧,说:“怎么叫你好意思白缝鞋吗?我也是无可为报罢咧——给你个罗锅子刘大人见见罢!”说着说着,哗啷,项上一套,拉起就要讲走。皮匠王二楼一见怪叫,吆喝说:“好的,好的!怪不得人家说公门中爷们没个相与头,这句话真不错!你们在其位的太爷们都听听,这才是不讲理的呢!白缝鞋不要钱,他还不依,把我倒诓起来咧!还要给我个刘大人见见!你们太爷们说,这不是黄了天了吗!”王明一见,说:“我把你这个关东刘的外孙惯造谣言;根半腿的钱亮秃子,闻听的不要浪言叫,听我告诉与你——”

  王明带怒开言叫:“皮匠王二楼要你听,非是我来将你锁,有个缘故你不明:我奉那,刘公之命来拿你,快些走罢莫消停!”皮匠闻听发了怔,少不得,同到衙门见刘公。无奈慌忙收担子,他两个,迈步如梭奔衙行。越巷穿街急似箭,留神看:府衙就在眼然中。可巧大人把晚堂坐,判断呈词理民情。王明一见不怠慢,手拉皮匠向里行,来至堂前将千儿打,说道是:“大人在上请断明:小的遵依爷命令,原来是,皮匠扔的小孩童,他的名字叫王二,大人仔细问分明。”刘公上面一摆手,王明抖锁一旁行。忠良上面往下看,观瞧皮匠貌与容:年纪不过四旬外,眉目之中带老成,身穿蓝布旧夹袄,青布褡包系腰中。大人看罢开言叫:“王二留神仔细听:道边孩童是你撂,又用盐腌主何情?本府堂前从实讲,但有虚言定不容!”皮匠闻听将头叩,说道是:“大人在上请听明:孩童本是小的撂,却有缘故在其中。并非我家产生子,不知盐腌主何情。”

  刘爷闻听微冷笑,说道是:“王二胡说了不成!”

  刘大人座上闻听:王二之言,说:“满嘴胡说!死孩子既是你扔,缘可不知就里?”皮匠说:“大人在上:这个死孩子,是北街上开鞋铺的李三的。”刘老爷闻听,说:“就是他的,你为何替他去扔?”王二说:“大人,这件事内中有个隐情,小的若不说讲,大人听之不明。小人当初在本府西街上,开着座鞋铺。此处有个姓李的,外号叫李三膘子,做的也是我这皮匠的手艺,家中甚是寒苦。小人当初周济过他,到而今小人倒闹累咧。李三膘子倒开了铺子咧,小的无处栖身,承他的情,叫小的在他铺子里住着。小的昨日有件事情窄住咧,心里想着和他借几百钱,他想念前情,再无不应之理。谁知这小人更他娘的钱上黑,一个大钱不借!小人越想越气恼,他不念当日周济之情,忘恩负义。小的见他的柜底下撂着一个蓝布包袱,自当是衣服钱财在内,小的本要偷他的,一解胸中之气。天还未亮,小人就起来咧,轻轻地将屋门开放,把那个蓝布包袱就搁在小人担子上了,小的就挑出去咧。到了那莲花庵的东边,打开一看,是个死孩子里头包着呢!我就赌气子扔在小道旁边咧。这就是实情,小的并不知盐腌的缘故呀!”大人忠良闻听皮匠王二之言,说:“既然如此,你领王明到鞋铺将李三拿来,当堂对词。”“是。”王明、皮匠一齐答应,说罢,王明带领皮匠一齐出了衙门,往北而走。王二楼眼望王明,讲话说:“王大爷,这如今咱门去拿他,倘或他不认帐,反为不美。倒不如你那杀住脚步慢行,我头里先去,将这个花尾巴狠命的稳住,省得他到当堂变卦。”王明说:“很好。”说罢,王二楼扬长而去。承差王明在后边拿眼瞟着。

  且说王楼迈步如梭,不多一时来至鞋铺门首,往里一看,可巧李三膘子在柜里头坐着呢。一见王二楼前来,他就站起来咧,带笑往外开言,说:“孽障行子,你干的好事!自在我这里住着,一个大钱房钱不和你要,时常的倒喝我个酒,这个样的待你,这不越发好咧吗,偷起我来咧!怎么,你把我个蓝布包袱也偷了去咧!却原来你不自打量里头包的什么好东西呢!算你运气低,没有偷着。告诉你罢:是你个老生子舅舅在里头包着呢!还我罢,我还白给你五百钱,也不用你还。我那个东西,到你手也是个废物”李三膘子言还未尽,皮匠王二楼往后一点手,王明一见,不敢怠慢,紧跑几步,登时来至了鞋铺的门首。

  王明举目留神看,打量柜里那个人:年貌不过三十岁,打扮却是买卖人。皮匠王二一努嘴,承差搭讪进铺中。李三一见忙站起,说道是:“爷台请坐献茶羹。要用鞋来要用袜?吩咐我好遵命行。”王明闻听佯不理,褡包掏锁手中擎,迈步近前人一招,哗啷套在脖项中。李三一见黄了脸,怪叫吆喝把话明,说道是:“在下并没犯王法,无故上锁理不通。倚仗公门欺买卖,李三不是省油灯!”王明闻听微冷笑,说:“李三,不必发虚混充人。太爷既然将你锁,总有缘故在其中。何用多说快些走,刘大人,当堂立等问分明。”说罢拉起向外走,皮匠王二后跟行。越巷穿街全拉倒,大人衙门眼下存。王明一见不怠慢,带进王、李两个人,来至堂前齐跪倒,王明回话一转身。大人座上往下看,打量李三貌与容:年纪倒有三十上,面带奸顽不老成。刘爷看罢开言问:“叫一声,李三留神你听明!”

  刘公看罢,往下开言说:“你就是此处北街鞋铺里的李三吗?”李三见问,向上磕头,说:“小人就是李三。”贤臣爷又问说:“今有皮匠王二,当堂将你供出:莲花庵的东边,扔着一个蓝布包着盐腌的孩童,他说是你家扔的。但不知死后又腌他,主何缘故?倒要你实说。倘有一字不实,管把你狗腿夹折!”李三见问,向上磕头,说:“大人在上,要问这死孩子盐腌的缘故,小人也不敢撒谎。因为小人的房东是个年轻的寡妇,小人住着她的房子,总不给她房钱,每月还要倒使她个三吊两吊的。她要不依,小人就拿这个死孩子讹她——我说是她养的。她怕小的吵闹,被人耻笑,她不与小人一般见识,小人就得了这个倚咧。我就把这个死孩子收起来咧,一搁搁在柜底下:预备到了月头上,好搪房钱。不料昨日黑家,被王二楼当衣服财帛就偷了去咧。回大人:这就是死孩子的缘故。”刘公闻听,说:“搪房钱罢了,为何又拿盐腌起来?这是取何缘故呢?”

  李三说:“小的实回大人:这宗东西,实在的难掏弄。好容易才得了这么个,怕得是日子多了坏咧,没有使唤的,故此才拿盐腌起来咧。”刘爷又问:“这个死孩子,可是你家的么?”李三说:“回大人:小的光棍汉,并无家眷,那来的孩子呢!”刘公上面一声断喝:“咄!我把你这奸诈的奴才!既不是你家的,是何处来的?快快实说!但有虚言,立刻把狗腿打折!”李三见问,他那还敢撒谎?向上磕头,说:“实回大人:是小人的个朋友送小人的。”刘爷闻听李三之言,座上带笑咧,说:“李三。”“有,小的伺候。”大人说:“你这个朋友,真交着咧!他姓什么?叫什么名字?住在那一块?做何生理?快快说来!”

  “是。小人的这个朋友,也住在北街上,三官庙的对过,开着座纸马铺,姓张,他叫张立。”刘爷闻听,往下开言说:“王明,”“有,小的伺候。”大人举:“你速去到北街上三官庙的对过纸马铺中,把那张立拿到堂前听审。”王明答应,翻身下堂,出衙而去。

  去不多时,把纸马铺中的张立带到堂前,跪在下面。王明交差回话已毕,退闪一旁,刘爷座上观看。

  清官座上留神看,打量张立这形容:年纪未有三十岁,不过在,二十六七正妙龄。天庭饱满准头亮,地阁方圆唇更红,脸似粉团一般样,分明白面一书生。蓝布袍儿正可体,外边罩,青布夹套穿在身。脚上穿,白布棉袜行穿荡,青缎皂鞋足下登。头戴一顶立绒帽,杭批缨子通点红。跪在堂前听吩咐,垂颈低头不作声。大人看罢开言叫:“你就是张立吗?纸马铺内做经营?传你前来无别故,李三当堂把你供。他说是,你俩相好如骨肉,因此你送他死孩童。

  不可隐瞒从实讲,但有虚言定不容!”张立闻听大人的话,腹内说:“原来却为这事情。皮匠李三嘴不稳,走漏风声了不成。内有许多不便处,叫我怎样去应承?”张立为难无主意,刘大人,带怒开言把话明。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