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公案》,清代晚期以清人刘墉为原型演义而成的一部民俗说话作品,共106回。原作者不详,大约是评书艺人。属鼓词一类,说说唱唱,散韵结合,很有兴味。本书以清代名臣刘墉(刘罗锅)为主人公,共收录公案小说《刘墉传奇》、《罗锅逸事》、《满汉斗》、《双龙传》、《青龙传》等5种。讲述了平断冤狱,惩办贪官污吏的故事,突出了主人公正气凛然,执法如山但又睿智幽默的性格。那么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关于第二十二回的详细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话表刘爷打开蒲包一看,并非吃食、衣物等类,原来是不多几天的一个死孩子在里头包着呢!刘爷又仔细一瞧,还是个小厮,就只一件,通身上下,被盐腌得好似胭脂瓣一样。刘爷看罢,说:“这件事稀奇,也不知这孩子死后才腌的,腌了才死的?再者,人家死了儿女,疼还疼不过来,岂有拿盐倒腌起来的?断无此理。想来这孩子定是私情之胎。就是私胎,将他扔在荒郊野外,也不可腌了才扔。这件事,细想来一定另有隐情在内。”大人想罢,眼望着那个盐腌了的死孩子,讲话说:“罢了。暂且我送你一个安身之处。等着我访一访你的准爹准妈是谁,那时节我替你问一问他们:你干了什么不才的事情咧?把你这等一路苦办!”大人说罢,仍旧拿包袱把蒲包包好,将他老人家那药箱子打开,全都装在箱子里面,仍旧把箱盖盖好。

  猛抬头,东南来了个人,行走得甚是慌悚,说话之间,已来至近前。刘大人一看,原来是个闲汉:身穿的衣服甚是不堪,年有五旬开外。大人看罢,眼望闲汉开言,说:“君子,在下有一事相烦,但不知肯应与否。”那人闻听,慌忙站住,也就带笑回答说:“尊长有何吩咐,请道其详。”刘爷闻听,说:“在下要到此处首府刘大人衙门瞧看病症。箱子中的药材,特带得多了。不料行至此处,背不动,因此相烦,把这个小箱子替我背到刘大老爷门内,绝不相轻,定有酒资相赠。”那人闻听,也就带笑回言,说:“这有‘何难?我就代替先生送去,有何不可。”说罢,猫腰伸手,将箱子背在肩上,迈步前行。

  刘大人在后面相跟,径奔了自己的衙门,迈步而来。

  这清官走着道儿心纳闷,猜不透其中这段情。不由紧把眉头皱,又想起,官井之中事一宗:总督高宾硬派我,因他怀恨在心中。差遣刘某断此案,分明是,公报私仇要扳成。五天不能结此案,好大不便在其中。丢官罢职全是小,怎么样的才是好?回归故土上山东。事已至此难相顾,一秉丹心答圣明。刘爷思想来得快,知府衙门眼下横。大人后面吩咐话:“后门而进要你听。”那人答应说“知道,不用先生再叮咛。”说话之间到门首,药箱子搁在地流平。

  大人上前将门叩,惊动张禄在房中。就知大人回来了,迈步翻身向外行。哗啷开放门两扇,刘大人开言把话云:“快把箱子背进去。”内厮答应不怠慢,忠良迈步向里走,张禄背箱后跟行。刘爷前边吩咐话:“张禄儿留神要你听:此箱背到东边去,放在那,土地祠的小庙中。派人看守不许动,回来我还有事情。”内厮答应背了去,大人自己向里行。穿门越户好几道,书房门在眼然中。刘爷掀帘走进去,太师椅,坐上清官人一名。按下刘公书房坐,再把那,内厮张爷明一明。

  且说张禄身背药箱子,穿门越夹道,来至土地祠,走将进去,将那个小箱子搁在二供桌上面,然后出去,又派了两名差人前来看守,也不知贩了来的什么宝货。交代明白,他这才向里面而去。

  来至内书房门首,掀帘走将进去,一旁站立。刘爷一见,说:“禄儿。”内厮答应。大人说:“拿上一串钱,给那个背箱子来的。把钱送出去,就说是方才那个先生给你的,叫你喝盅酒罢。”“是。”内厮答应一声,拿上一串钱,到后门外,将钱递与那人,照刘爷的话说了一遍。那人接过,千恩万谢,欢天喜地而去。

  那禄儿又回到书房禀明,遂与大人献茶,茶罢搁盏,摆上菜饭。忠良用完,内厮撤去碗盏。不多时,太阳西落,秉上灯烛,大人吩咐:“快去到外边,把该值的衙役叫两名进来,本府自有使用。”“是。”内厮答应而去。不多时,带进两名承差,跪在大人的面前,说:“大人传小的们,不知有何差遣?”刘大人上面开言:“你二人叫什么名字?”二差人见问,一个说:“小的叫杜茂。”一个说:“小的叫贾瑞。”大人闻听,说:“杜茂、贾瑞听真:命你二人,今晚上速去到江宁县城隍庙中等候,明早要有人进庙烧香,自己通名道姓,要有叫李四者的,将他即刻拿来,自有道理。尔等须要小心,勿得违误。”“是。”二人一齐答应出去,刘大人这才安歇,一夜晚景无词。

  到了次日早旦清晨,刘爷起来净面更衣,茶酒饭食已毕,吩咐内厮传出话去:“预备伺候本府升堂办事。”内厮答应,翻身向外而走,至外边堂口站住,高声吩咐一遍,进内回明太守。

  刘爷点头,随即站起身形,往外行走。

  清官闻听内厮话,站起身来往外行。张禄相跟在后面,刘大人,来至大堂闪屏门,忠良走入暖阁去,公位上,坐下诸城县内人。衙役喊堂两边站,大人抽签验假真:上写“王明”两个字,忠良看毕把话云:“王明速来听差遣。”

  言未尽,承差答应跪在尘:“小的王明来伺候。”刘爷开言把话云:“快到东边土地庙,有一个,箱子现在那里存,速去取来本府看。”王明闻听口内应。站起翻身向下走,不多时,箱子拿到手中擎,放在当堂将千打:“小的取到照言行。”刘爷上面又吩咐:“你就打开莫消停,取有东西向外倒,本府当堂验分明。”承差王明忙答应,打开箱盖那消停。端起向外只一倒,呱嗒掉在地流平。众人举目留神看:却是个,蓝布包袱在其中,不知里面包何物,还有那,几味药材掉在尘。书吏正然心纳闷,忽听那,刘爷开言把话云。

  两旁书吏、衙役一个个心中正然纳闷,刘公上面说:“王明,你索性把那个包袱也打开。”“是。”承差答应,用手将包袱打开,又解开里面蒲包,一看,把王明吓了一跳!

  只见那,众人齐都留神看,不由着忙吃一惊:原来不是别的物,却是孩娃里面盛。光景未必有一月,可叹他,刚转阳世又丧残生!更有一宗奇怪处,腌得好似血点红。

  众人不晓其中故,难猜就里这段情,书吏看罢齐发怔。刘爷开言把话云,上面又把王明叫:“近前来,我的言词要你听。下面承差忙答应,迈步复又向上行,走至公案一旁站,大人低言把话明。清官爷,嘁嘁喳喳说几句,如此这般这样行。王明答应向下走,将那个,蒲包夹起往外行。

  按下王明出衙去,再把刘爷明一明。刚然要,纷纷点鼓将堂退,又见三人向里行:当先走的名贾瑞,手中锁拉一个人;后跟承差叫杜茂,来至堂前跪在尘,说道是:“小的二人遵命令,城隍庙内拿此人。”大人上面一摆手,承差抖锁一边存。忠良留神往下看,打量囚徒这形容:年纪不过三旬外,鼠耳鹰腮翻嘴唇,一脸黑麻真难看,有几根,狗蝇胡子像铁针。大人看罢开言叫:“李四留神要你听:你的事犯机关露,谋害人命丧残生!囚徒抬头往上看,瞧瞧本府是何人?”李四吃惊贼眼瞅,这不就,吓坏囚徒一个人。

  恶人李四在下面闻听大人之言,朝上一看,吓得他目瞪痴呆,腹内暗说:“不好,原来是知府假装卖药的先生,到我家私访。”正是李四害怕。刘大人在上面开言说:“李四,你为何谋害人命,将尸首扔在井中?从实招来!但有虚假,定叫你狗命难逃!”李四闻听,说:“大人在上,乾坤朗朗,小人焉敢行凶?再者,既是原告,小人谋害的是张、王、李、赵?什么人看见?望公祖详情,休要屈赖小人。”刘爷闻听,冲冲大怒。

  忠良闻听冲冲怒:“胆大囚徒要你听,花言巧语哄本府,想想刘某平素中。你说无据又无证,要想不招怎得能?

  依你说,死鬼名字我不晓,倒要囚徒狗耳听:死鬼名姓叫长保,被你谋害命残生!”刘爷刚说这一句,李四听闻魂吓惊。又听大人忙吩咐:“快看夹棍莫消停!”左右公差齐答应,不多时,夹棍拿来撂在尘。只听咯当一声响,堂音震耳令人惊。大人上面忙吩咐:“夹上囚徒胆大人!”左右公差一声喊。李四一见走堂人,说:“大人不用动夹棍,小的都,已往从前禀告明。”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