袭人,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人物,金陵十二钗又副册女儿,宝玉房里四个大丫鬟之首。很多人都不了解,接下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欣赏。

  贾宝玉生日,贾母王夫人都不在家,无人管束就无法无天。一群人在大观园中白天游戏宴饮就喝醉了史湘云,晚上又在怡红院夜宴玩乐,直到众人都醉了才收拾歇息。芳官此时已经醉得不行

  (第六十三回)芳官吃的两腮胭脂一般,眉梢眼角越添了许多丰韵,身子图不得,便睡在袭人身上,“好姐姐,心跳得很。”袭人笑道:“谁许你尽力灌起来。”小燕四儿也图不得,早睡了。晴雯还只管叫。宝玉道:“不用叫了,咱们且胡乱歇一歇罢。”自己便枕了那红香枕,身子一歪,便也睡着了。袭人见芳官醉得很,恐闹他唾酒,只得轻轻起来,就将芳官扶在宝玉之侧,由他睡了。自己却在对面榻上倒下。

  芳官醉酒,袭人不将她扶在对面榻上休息,反而扶她与宝玉“同床共枕”。此事既不合理也不合规矩。后文联系芳官被王夫人撵走,袭人此举不免遭人诟谇,是否不安好心?

  严格来说,袭人将芳官放在贾宝玉床上确实不妥,不合规矩。但是当晚那个乱七八糟的情况本就没规矩。袭人也没什么规矩可守,倒并不是有心设计芳官。

  当时,怡红院内一群姑娘醉了个乱七八糟。春燕和四儿早睡下了。她们都没有回房睡,一定是在宝玉房间外面的榻上,亦或者就是冬天晴雯睡的熏笼。这个地方宽敞,类似会客厅,可睡、可卧,众人夜宴也就在此,与贾宝玉的卧房一门之隔。

  大多数人横七竖八都睡在一起,只有芳官靠在袭人身上。当时能睡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芳官自己的房间。但距离比较远,一折腾很可能就吐酒了。大家回去的少,基本都在大屋内外睡了,不可能让芳官自己回房没人照顾。

  剩下就是贾宝玉房间两张床,一张是贾宝玉的大床,一张是袭人睡下的“榻”。

  袭人当时虽然还保持了几分清醒,但也醉得厉害,否则不至于第二天不记得自己也喝多了唱了小曲。

  两张床却有三个人。贾宝玉睡下了,剩下芳官和袭人,袭人毫无疑问会让芳官睡到贾宝玉的大床上。

  第一,榻上睡不下两个人,她不能和芳官一起睡。

  第二,袭人为了避嫌绝不能和贾宝玉睡,否则第二天就会炸锅。

  第三,芳官年纪小,就算和贾宝玉睡一起,顶多被笑话几句,并不损名誉。

  第四,众人都醉了,芳官送回去没人照顾,贾宝玉也需要人照顾。在袭人不能离开的前提下。让芳官和贾宝玉一起胡乱睡大床,可以就近照顾,是最妥帖和细致的安排。

  所以,从当时的场景来看袭人的安排并无问题,也符合她周全的性格。至于后来王夫人是否会知道这件事,袭人当时也想不到。

  (第六十三回)袭人笑道:“不害羞,你吃醉了,怎么也不拣地方儿乱挺下了。”芳官听了,瞧了一瞧,方知道和宝玉同榻,忙笑得下地来,说:“我怎么吃的不知道了。”

  有读书人会说明明是袭人放芳官与贾宝玉同睡,她却倒打一耙,是否也不安好心?其实袭人的话只是打趣开芳官玩笑,并不是认真排揎她。

  当所有人横七竖八都在大屋里睡下,醉酒头昏之下也不存在什么蝇营狗苟的龌鹾算计。此事倒不用过度解读。

  袭人和晴雯不亏“袭为钗副,晴为黛影”。二人身上的争议也与钗黛二人一样多。随着大众交流的宽泛,各有见解也多了起来。袭人变得“奸诈”面目可憎起来。

  其实曹雪芹写袭人是极难得的正面,不存在全然的明褒暗贬之说。《红楼梦》中人物是立体的,善恶好坏并不绝对。但袭人“贤”与宝钗“贤”是一类,只有细细品味才能知道。

  “花气袭人知骤暖”,袭人就像她的名字,需要慢慢体会才知其浸润的柔情和周到,令人欲罢不能。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