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会,字士季,颍川长社人。三国时期魏国名将、书法家。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这篇文章,希望对你们能有所帮助。

  对一般人而言,天赋过高,并非什么好事,因为历史上太多例子证明,那些“才华横溢”之人,都难免“霸气纵横”,或树敌无数最终成为众矢之的,或骄纵失蹄落得身首异处,悲剧收场。

  今天小编要讲的历史人物,就是这样一个“自视甚高”,却颇具心计的家伙,不过俗话也说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一山还比一山高”,原本这位“天下第一名士”若安心于自己的“本职本分”,还是能做到位极人臣,荣享富贵终身的,可他偏偏“人心不足蛇吞象”,把天大的功劳,弄成了“家破人亡”的大坑,把一件天大的功劳“画蛇添足”,弄成了夺命陷阱。

  当时之人甚至都把他比作了汉朝的张良,他自己也曾一心想做“诸葛亮”式的人物,可临到功成名就之时,却又变了心肠,这也真是给了后世之人一个好好的教训啊!至此,我们就来讲一讲这位“大才子”一生经历。

  其人姓钟名会,字士季,是三国初年颍川郡长社县人,他的亲爸爸钟繇做过曹魏帝国太傅,他是家中的幼子,他还有一个哥哥名叫钟毓,兄弟俩从小就在士林当中颇有才名。

  相传魏文帝曹丕听说了他们两兄弟,就叫太傅钟繇把两个儿子叫进宫来一观,当大哥钟毓见到皇帝的时候,吓得满脸是汗,曹丕问道:“卿面何以汗?”钟毓支支吾吾答道:“见到陛下天威,战战惶惶,汗出如浆!”奸诈无比的曹丕冷笑了一声,又对着弟弟钟会问道:“卿何以不汗?”钟却从容答道:“见到陛下天威,战战栗栗,汗不敢出!”曹丕听了大笑。

  钟会从五岁开始就疯狂地学习各种技艺,年岁稍长,他的博学精练更是威震海内,但他依旧日以继夜地拼命钻研学问和韬略,于是名声越来越高亢。到了魏少帝曹芳正始年间,他被魏国朝廷任命为秘书郎,不久又晋升为尚书侍郎。

  后来魏帝曹芳被大将军司马师废黜,降为齐王,高贵乡公曹髦即位,钟会被赐爵为关内侯。镇东大将军淮南毌丘俭不服司马师,举兵造反,司马师非常果断领兵讨伐,命弟弟司马昭坐镇京师洛阳,当时钟会就跟随司马师在军中,专门参与商讨军机密事,不久之后司马师在军中眼疾发作,病重不起,卫将军司马昭率大军前来接应。

  司马师薨逝于许昌,司马昭替他总领六军,钟会也被叫进中军大帐一同参议大事,当时魏帝曹髦传诏尚书傅嘏,以淮南刚刚平定为由,命司马昭停留在许昌不要回到洛阳,而叫傅嘏强行夺取司马昭的全部兵马班师。

  怎料傅嘏不敢得罪司马昭,于是找到钟会想办法,钟会则使他上书,坚决要求与卫将军司马昭一同班师回朝,后来出征的军马都驻扎在洛阳城外洛水之南岸。曹髦见自己根本无法撼动司马昭,吓得赶紧授予司马昭大将军之位,并要他替代兄长司马师全权辅政。钟会拥立司马昭有功,也被晋升为黄门侍郎,专门站在皇帝身边进行监视,又封东武亭侯,赐食邑三百户。

  大魏甘露二年,魏帝曹髦征召镇东大将军淮南诸葛诞入朝做大司空,当时钟会在家中丁忧守丧,他料想诸葛亮的这位堂弟自负甚高,必定不会听从司马昭的号令,于是穿着孝服就跑出家门,骑马飞奔到司马昭面前献策。

  可司马昭也是心气极高之人,他认为诸葛诞本事和名气再大,也不可能与当年家父司马懿的老对手蜀汉诸葛丞相一论高下,于是依旧将加封诸葛诞的诏书强行发出,钟会也被他的王者气度所折服。

  后来诸葛诞果然不肯入京,就在淮南聚众反叛,司马昭立马胁迫魏天子和太后起驾亲征,一同到达项城,兵锋直逼叛军首府淮南寿春城,钟会也跟随在司马昭左右。

  东吴听说诸葛诞起兵反魏,立马派出重臣全琮领兵驰援淮南,吴将有孙静,有全琮之子全怿,及其侄子全端、全翩、全缉都一起北上。而全怿兄长之子全辉、全仪则留在吴都建邺,却突然吃了天大的官司,没有摆平,一怒之下居然带着其母,及部曲数十家强行渡过长江,跑到司马昭大本营投降。

  钟会因此向司马昭献计,让前来投降的全辉、全仪写信给前线的叔叔全怿,就说吴王对你们全家军久久不能击退魏军,带着诸葛诞举寿春一城降吴,因此想要尽诛全氏及诸将家眷子弟,故而逃到北方魏国向司马氏乞求活命。

  全怿读过书信之后,大为恐惧,立马率麾下将士打开东城门向魏军投降,司马昭大喜,对全氏诸将尽皆重赏优待,寿春城中的叛军和吴军全都炸了锅,个个都想向司马昭乞降。

  不久之后,寿春城被攻破,诸葛诞之乱被平定,钟会出的计谋最多,所以也越来越受到司马昭的隆宠和信赖,当时人们都说钟会就是当世张子房,司马昭听了之后冷笑不止。

  后来大军班师,钟会被晋升为太仆大人,可他不愿意屈就,坚决辞退,而是非要以低级中郎之职进入司马昭的大将军府做管记室事,因此成为了司马家的心腹。后来魏国朝廷还是以他有征讨诸葛诞的战功,进爵为陈侯,钟会又多次辞让不受。

  魏帝曹髦大怒,亲自下诏言道:“钟会参与了重要的军事行动,献出了许多好的计策,料敌制胜,功勋卓著,却百般推掉朕的恩宠,坚决辞让,前后已经很多次了,这是有名士的风骨,志不可夺,然而成大业不居功,是古人所推崇的,那就听任钟会自己的意愿吧,不要再做官了,以成其美!”

  钟会接到这样的诏书,才慌忙接受了朝廷的任命,被晋升为了司隶校尉,总管京师之地的治安和卫戍。自此,钟会开始觉得自己可以扬名四海,威震天下了,就连“竹林七贤”之首的大才子嵇康不想与他交友,都被他记恨在心,最后向司马昭进谗言,将其冤杀。

  后来司马昭非常忌惮蜀汉大将军姜维屡扰边陲,可又打不过他,毕竟姜维深得诸葛亮兵法之妙,钟会却对他说,蜀汉国小民疲,资单力竭,姜维徒有一身勇猛和纯粹的兵阵之法,掀不起什么大浪来,反而是魏国可以狠下心肠,大举伐蜀,必定能出其不意拿下成都。

  于是司马昭就有了伐蜀之心,可他向诸将群臣询问此事时,大家都认为蜀地易守难攻,再加上姜维有诸葛亮衣钵传人的光环加持,大家都说蜀汉不可征伐,只有钟会一人冷笑不止,并展开山川地势之图,将天下形势和进兵布阵之法全盘托出,这一举压得魏国满朝文武都喘不过气来,司马昭也是既惊又喜,最后决定对蜀汉用兵。

  魏元帝曹奂景元三年,司马昭授予钟会镇西大将军、假节钺、关中诸路兵马大都督,又命青、徐、兖、豫、荆、扬诸州打造浮海战船,准备先伐西蜀,后平东吴。

  景元四年秋,司马昭命魏元帝下诏,使邓艾、诸葛绪各统军三万西进,邓艾很快进军到蜀汉甘松、沓中,连败姜维大军,诸葛绪也杀到了武街、桥头,掐断了姜维的归路,这时钟会才亲率十万之众,分批从斜谷、骆谷挺进蜀地。

  当时先行官牙门将许仪在为钟会修缮道路,这个许仪就是当年威震疆战的“虎痴”许褚之子,可当钟会从后方上前经过时,一座小桥塌方,致使钟会的坐骑陷入了泥淖之中,结果一怒之下,钟会竟不顾麾下诸将的劝解,将许仪当场问斩。从此魏军这百万之众,上上下下对他钟会无不震竦。

  魏军杀至汉中,蜀军边关汉、乐等诸城全都据险固守,并不主动出战。魏国魏兴郡太守刘钦引兵飞快地赶到子午谷,其余诸军也分数道挺进,大军集结在汉中城下,当时蜀汉监军王含守乐城,护军将军蒋斌守汉城,各领兵有五千,成犄角之势。钟会见状,立马派出护军将军荀恺、前将军李辅各统兵一万人,荀恺专攻汉城,李辅专围乐城,而钟会又西出阳安口,派人前往定军山诸葛亮墓前隆重祭奠这位他平生最敬佩之人。这个阳安口,就是演义中说所的著名巴蜀门户阳平关。

  接着又派护军将军胡烈等引兵前行,攻破了阳安口关城,获取了库藏当中堆积如山的谷粮,这时姜维大感不妙,立马从沓中出兵,来到阴平郡,集合边关的将士,准备驰援关城,可还没有到达,就听说钟会已破关而入了,气得他在马上大骂,只好迅速退往白水城,与蜀将张翼、廖化等会合,退守险关剑阁。

  钟会则亲自写下了劝降蜀汉军民的檄文,其文言道:“汉朝早已经灭亡了,我大魏太祖武皇帝曹操、高祖文皇帝曹丕(世祖是后来所改),还有烈祖明皇帝曹叡,都是千古雄主,为了拯救你们蜀民,从来没有放弃过你们,如今我钟会接受大魏天子所授六师,躬行天罚,西征而来。

  你们的先主刘备也是个英雄人物,却在中途背叛了我们的太祖皇帝曹操,使得诸葛亮多次窥伺秦川,而他的弟子姜伯约也屡出陇右,侵犯我大魏边境,然而巴蜀一州之众,怎么可能抵御得住天下之师呢?你们不要再旦夕偷安度日,依旧执迷不返了,如果等到天兵一至,那就是玉石俱碎,自求多福,赶紧投降吧!”

  这时邓艾大军也一直追击姜维来到阴平郡,又挑选了精锐之士,准备从险道近路直接进入江由、绵竹,然后突袭成都。当时诸葛绪受到钟会节制,没有听从邓艾的命令与他一同西行涉险,而是进军前往白水与钟会合兵。

  钟会则派将军田章从剑阁以西直接扑向江由,他又不想诸葛绪与他分功,居然密报司马昭说诸葛绪畏懦不前,于是将他关进囚车送还洛阳。于是,西征诸军都归钟会统管,他们强攻剑阁,居然久久不能攻克,只好暂退,蜀军死死地守在那里。

  而这时邓艾已经杀到绵竹,与蜀军大战,阵斩诸葛亮之子诸葛瞻。姜维听说诸葛瞻阵亡,心中大为震骇,立马引军东入巴郡驰援,钟会这才得以深入到涪城,并遣胡烈、田续、庞会等诸将一同追击姜维,庞会就是庞德之子。

  邓艾大军指向成都,后主刘禅吓得赶紧向邓艾请降,并遣使传诏姜维向钟会投降。姜维走到广汉郡郪县,接到圣旨,立马命全军放下兵仗,并将自己的大将军符节送到钟会部将胡烈手中,最后在东道见到了钟会,当面表示投降。

  钟会立马写信给司马昭言道:“蜀国贼将姜维、张翼、廖化、董厥等人逃死遁走,想要驰援成都,臣派出行军司马夏侯咸、护军将军胡烈等人,从剑阁杀入,出新都,在大渡河前截住了他们的去路,这个姜维所统蜀中精锐步骑有四五万之众,我大魏王师的气势则塞川填谷,臣已经一举将他们拿下,希望主公允许我接受他们的投降,不要追究他们之前的过错,才能使得蜀人都会很快苏醒,向我圣朝归义乞降!”

  钟会写完信之后,立马就传令三军不得在蜀地侵扰军民百姓,自己又表现出虚怀若谷的气度,来接受蜀汉诸将、百官的请降,并与姜维成为了最要好的朋友。等到当年十二月的时候,司马昭让魏元帝给钟会下诏言道:“钟会所向无敌,收复了巴蜀众城,西蜀的豪帅们,都面缚归命,如此大功,朝廷晋升钟会为大司徒,进封县侯,增邑一万户,其二子皆封亭侯,食邑各一千户。”

  钟会却觉得封赏太轻,而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不久之后,他就将擅自号令成都的邓艾关押起来,并密报司马昭说邓艾想造反,又派人将他押送北上。司马昭这才意识到钟会心存异志,而邓艾也恐怕难以节制,于是传令钟会与监军卫瓘一同进驻成都。

  钟会拿着司马昭的手令,宣谕邓艾所部兵马,邓军全部放下武器都听从了钟会的命令。钟会原本最忌惮的就是邓艾和姜维,如今和姜维成为知己,而邓艾被他缴了械,从此威震西蜀,连他自己都觉得已经功名盖世,不可能再屈居人下了。

  接着便将西蜀和魏军的全部猛将锐卒都归到自己手中,他和姜维商议之后,决定命姜维带蜀兵出斜谷,而他自己率大军随后北上,等一举攻下长安,再以轻骑迅速东进,步军则从水道顺流浮渭河而下,五天之内便可会师孟津,像周武王伐纣一样,然后合兵进取洛阳,最后斩杀司马昭,则天下便可一统大定。

  可不久之后,他却收到司马昭的书信,其上言道:“我怕你在蜀地搞不定姜维、邓艾,今已派中护军贾充率步骑一万人直接进入了斜谷,并替你驻守乐城,我自己也领兵十万屯守在长安,等你成功之后,早点班师就近相见!”

  钟会看完之后,大惊失色,立马对好友姜维说道:“我一动邓艾,司马老贼就察觉到了我的异心,我们要赶紧动手啊!事成,则可得天下,事不成,你我退守蜀汉,也不失做刘备也!我自淮南平定诸葛诞以来,算无遗策,四海英杰谁不知我威名,如此功高名大,就算屈膝向司马昭投降,也不会得到安归之所的!”

  于是在景元五年正月十五日元宵节的第二天,钟会准备将魏军全部将佐及蜀汉所有降官,都请到了蜀汉朝堂,当众宣布说魏国太后已经被司马昭弑杀,他要为太后举丧,并假传太后遗诏,命诸将一同起兵废杀司马昭,当时他已经派兵将宫门紧闭,严兵把守成都各个要道出口。

  钟会帐下督军丘建本是胡烈的部下,他却偷偷把钟会的图谋泄漏给了胡烈,胡烈于是对自己的部下说道:“丘建得到机密消息,说钟会已经在蜀王宫中挖好了大坑,并准备了数千条棍棒,准备与姜维一同逼迫我们魏人造反,不服之人全都要棒杀活埋!”

  吓得魏军上下人心惶惶,一夜之间私传相告,全军遍知。钟会听闻之后,很是忧愁,姜维则对他说道:“可尽杀魏军牙门骑督以上将领,众心必服!”钟会叹息良久,犹豫不决,等到正月十八日中午,胡烈带着儿子胡雷,领兵擂鼓而进,将钟会、姜维围在城中,魏军上下也都不期而至。

  钟会刚把号令三军的铠杖交给姜维,突然听到外间响动极大,顿时大惊失色,对姜维言道:“我手下的兵似欲作恶,该怎么办?”姜维冷笑道:“那就跟他们拼了吧!”于是,钟会派自己的亲兵冲出,准备破门突围,可大门已被封锁,钟会冲不出去。外面的魏军也都倚梯登城,纵火烧屋,众兵像蚂蚁一样涌入城中,箭如雨下,姜维一人斩杀五六人,却最终寡不敌众,被当场砍为肉泥。钟会也一并被杀死,时年四十岁,这一场兵乱死者达数百人之多。

  起初邓艾做了太尉,而钟会位列司徒,两人都是持节大臣,有总督诸军的权力,可最后都因志大骄狂而死。司马昭派他二人伐蜀时,西曹属邵悌对他说道:“如今钟会率十万之众伐蜀,愚以为一人如此权重恐怕不妥,不如多派几个人跟他一同前往!”

  司马昭冷笑道:“孤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吗?然而魏国上下长久以来都被诸葛孔明和姜伯约师徒打怕了,就连我父仲达公都忌惮诸葛丞相三分,所以众人都说蜀不可伐,唯独钟会智勇非凡,一人力排众议认为伐蜀必成,则其必可灭蜀也!如果再派其他人与他分掌兵权,恐怕他就不能尽情发挥自己的军事才能了!

  然而败军之将不可言勇,亡国之大夫不可与之图存,如果蜀国被攻破,遗民震恐,他们都希望赶紧在新朝的庇护下得以安居幸存,而我魏国的将士父母妻儿都在中原,各自思归,也不会同钟会一同谋逆,他要是强行作恶,只会自寻死路耳!卿不必忧虑,只要不把孤今日所言说出去就行了!”

  后来果不出司马昭所料,钟会告发邓艾造反,司马昭立马从洛阳赶往长安,邵悌又对他说道:“钟会的大军是邓艾的五六倍,邓艾造反,相国只要传诏钟会捉拿邓艾,何须亲往?”司马昭答道:“卿忘却前言了么?近日,护军贾充也问孤是否疑心钟会,孤说派你先往汉中,是否也应该对你有所猜忌呢?贾充无语,既然托人总相疑,不如孤亲到长安,这些事则自了矣!”邵悌于是无话可说,司马昭大军一到长安,没多久,钟会便死于乱军之中,全都如其所料。

  当时天下新起之秀唯钟士季、邓士载(邓艾)、姜伯约三人,而最终三人竟殊途同归,全都以性命成全了司马家一统天下的大业,真让天下人无比叹息啊!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