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很多人都不了解,接下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欣赏。

  《红楼梦》中有一个错位的现象:王熙凤是荣国府大房贾赦的儿媳妇,却一直在二房贾政那边做事,这种错位,引发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三者之间的矛盾。

  在书中第十三回“王熙凤协理宁国府”中,秦可卿去世,尤氏犯了旧疾,不能料理事物,宁国府上下一片混乱,在贾宝玉的建议下,贾珍前去找王熙凤帮忙,曹雪芹别出心裁地安排邢夫人、王夫人、王熙凤三人都在现场,期间邢夫人的回答可谓醋意十足:

  贾珍忙笑道:“婶婶自然知道,如今孙子媳妇没了,侄儿媳妇偏又病倒。我看里头着实不成个体统。怎么屈尊大妹妹一个月,在这里料理料理,我就放心了。”邢夫人笑道:“原来为这个?你大妹妹现在你二婶子家,只和你二婶子说就是了。”——第十三回

  邢夫人的话虽然是笑着说的,但明眼人都能看出邢夫人心中的不满,虽然王熙凤是自己的儿媳妇,可常年一直在王夫人手下做事,而且邢夫人又是个心性极左之人,要不后来也不会总跟别人埋怨王熙凤:“自己的事不管,倒替人家去瞎张罗”,所以王熙凤在婆婆邢夫人心中,并不是一个好儿媳。

  了解这一层后,就不得不提王夫人,王熙凤当家奉的是王夫人的命,而且还冒着被自己婆婆嫌恶的风险,按照正常逻辑来说,王夫人总该在各方面多照顾照顾王熙凤了吧,毕竟人家凤姐儿是给你打工,才落人褒贬的,可纵观全书,我们丝毫看不到王夫人对王熙凤的“照料”,恰恰相反,王夫人还配合邢夫人一起“欺负”凤姐儿。

  第七十一回“嫌隙人有心生嫌隙”中,正值贾母寿宴,邢夫人手下的两个婆子开罪了尤氏,王熙凤便命人将两个婆子绑了起来,事后处理,不料此事却被邢夫人得知,于是借机给王熙凤难堪:

  邢夫人直至晚间散时,当着许多人,陪笑和凤姐儿求情说:“我听见昨儿晚上二奶奶生气,打发周管家的娘子捆了两个老婆子,可也不知犯了什么罪……不看我的脸,权且看老太太,竟放了她们罢。”说毕,上车去了。凤姐听了这话,又当着许多人,又羞又气,憋得脸上紫涨。——第七十一回

  邢夫人作为凤姐儿的婆婆,为了羞辱王熙凤,为了两个婆子当着众人的面“祈求”凤姐儿,搞得王熙凤当众下不了台,王夫人此时就在旁边,她总该替王熙凤说句公道话吧,可王夫人却说:“你太太说的是,老太太的千秋要紧,放了她们为是。”王夫人短短两句话,却肯定邢夫人的话,否认了王熙凤的作为,读者读至此处,尚且感到心寒,王熙凤作为当事人,更是伤心欲绝,事毕便回房大哭一场,直到琥珀前来找她,凤姐儿才擦干眼泪,重新化妆出门。

  抄检大观园更是如此,“绣春囊”事件发生后,王熙凤建议王夫人暗中探访,不要将事情扩大化,可邢夫人处的婆子王善保家的在王夫人跟前煽风点火一番,便让王夫人改变了主意,转而发动了浩浩荡荡的抄检大观园行动,将整个园子搅得谈虎色变,为何王夫人总是站在邢夫人那一边呢?

  有人认为这是王夫人的心机,但笔者近日细读抄检大观园一回,却发现一处细节:

  王夫人正嫌人少,不能详细勘察,忽见邢夫人的陪房王善保家的走来,方才正是她送香囊来的。王夫人向来看视邢夫人之的得力心服人等原无二意,今忽见她来打听此事,十分关切。——第七十四回

  脂砚斋评语:大书看下人犹如此,可知待邢夫人矣。

  此处说得可谓相当明白了,王夫人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出邢夫人的恶意,即便在大房、二房争权斗争日益激烈的情形下,王夫人似乎并不自知自己身处在惊涛骇浪之中,还和“竞争对手”邢夫人站在一边,可谓糊涂得紧了,由此得知结论:王夫人对贾府内部斗争并不自知!

  王夫人既然如此“单纯”,那么就不难理解她总是和邢夫人站在一起批评王熙凤了,而且王夫人从头到尾貌似只将王熙凤当作一个管家工具来使用,按照贾宝玉最终娶宝钗为妻(87版《红楼梦》)的情节逻辑来看,宝钗成为宝二奶奶后,王夫人立即将管家之权收回,交给了宝钗,而王熙凤则成了一只过街老鼠,当家三年狗都嫌,凤姐儿管家多年,心神俱疲,得了一身重病,还在贾府内部得罪了不少人,连自己公公、婆婆都嫌弃她,没了管家之权,王熙凤就像老虎被拔了牙一般,由此可探知王熙凤最终结局必定凄惨。

  若没王夫人一开始的任命,或许王熙凤能正常过自己的小日子,可她却被王夫人当了工具,落了个“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的下场,可见王熙凤最终之死,王夫人无论如何都需要负绝大部分的责任。

  笔者浅见,如有不当之处,还望批评指正,不胜感激。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