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熙凤,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中人物,金陵十二钗之一,不清楚的读者可以和趣历史小编一起看下去。

  在《红楼梦》众多的人物之中,凤姐是被刻画的最深刻的女子。她聪明、干练,作为一个柔弱的女子,却能将荣国府上下两百多人的大家族打理的仅仅有条,实属难得。只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女子,又有着让人诟病的缺点,就如她同净虚老尼所说的,从来不信阴司报应一样。

  或许,正是因为她一直秉承着这样的座右铭,才让她在残害三个贾府子弟的时候,没有一丝犹豫,最终,成为了贾府家族第一大罪人。

  【一】贾瑞之死,是凤姐作恶的开始。

  《红楼梦》第十一回,这一天贾敬生日,王熙凤同邢、王二夫人来到宁国府,期间,凤姐与宝玉代表荣国府前去看望生病的秦可卿。

  只是,当王熙凤从秦可卿的房间出来,正在会芳园观赏风景时,从假山后面,突然走出来了一个男子,这个人,就是贾瑞。

  最初看到贾瑞,凤姐有一丝惊讶,但当她从他的言语之中体会出一丝的暧昧的时候,反而镇定了不少。

  生活在贾府之中,又管理着荣国府这个大家,想来,凤姐也是见识过不少家族的丑闻,比如,那个躺在床上对生活失去希望的秦可卿,就是最好的例子。

  只是,听闻与亲自经历总是有差别的。况且,以凤姐与贾瑞之间天差地别的身份差异,估计她很难相信,站在她面前的年轻的贾瑞,会对自己怀有非分之想。

  但面对现实,她又不得不相信这一点。贾瑞一口一声嫂子,一举一动所包含的欲望,让凤姐看到了贾府子弟的不堪。

  贾瑞道:“也是合该我与嫂子有缘。我方才偷出了席,在这个清净地方略散一散,不想就遇见嫂子也从这里来。这不是有缘么?”一面说着,一面拿眼睛不住的觑着凤姐儿。

  凤姐儿是个聪明人,见他这个光景,如何不猜透八九分呢。因向贾瑞假意含笑道:“怨不得你哥哥时常提你,说你很好。今日见了,听你说这几句话儿,就知道你是个聪明和气的人了。这会子我要到太太们那里去,不得和你说话儿,等闲了咱们再说话儿罢。”

  或许,凤姐之所以如此深恶贾瑞,同这个原因是分不开的。只是,无论怎么说,厌恶的情绪,从来不是一个人犯罪的借口。

  面对贾瑞的轻薄,凤姐没有及时出言制止;没有通过告知贾母或者他的监护人贾代儒夫妇给予他公正的惩罚,而是一步一步,让贾瑞走向了死亡,这个责任,凤姐是脱不开的。

  他们在宁国府的会芳园相见,临行前凤姐允诺贾瑞前去她的房间问候,这是导致贾瑞深陷泥潭的第一步。

  而当贾瑞第一次真正来到凤姐的房间,凤姐同他达成口头承诺,让他晚上到后院的穿堂等她,这是王熙凤对他的第一次惩罚。在寒冷的冬天,贾瑞被活活冻了一夜。以贾府子弟养尊处优的身子,只怕此时,他已经埋下了病根。

  当贾瑞第二次来到凤姐的房间,王熙凤辩解了她上一次失约一事,并许诺,让他晚上到房后的空屋子里等她,此时对她思念已久的贾瑞,怎能不答应呢?

  然而最终,凤姐未到,却来了贾蔷、贾蓉二人,他们不仅威逼利诱让他签下了一百两银子的欠条,最终还让他遭受了屎尿淋头的屈辱。

  贾瑞原本出身贫寒,一百两银子对他而言,无疑是一笔巨款,更关键的是,那个始终笼罩在他头上的来自于贾蓉、贾蔷二人的威胁,以及在他脑海之中挥之不去的凤姐,导致了年轻的贾瑞,不上半年,便落下了不治之症,最终死去。

  回看贾瑞的死,其本身的邪念固然是导致他死去的原因之一,但凤姐的步步引导,却无疑是将他退下深渊的始作俑者。试想,若凤姐一开始便出言呵斥或者告知贾母,这样的悲剧还会发生吗?

  【二】尤二姐与其腹内男婴之死。

  国孝、家孝期间,贾琏在贾珍父子的怂恿和帮助在,在花枝巷偷娶了尤二姐,而此时的凤姐,因为修养在家,所以对此一概不知。直到平儿从丫鬟哪里得知,有人在议论新的奶奶时,凤姐通过旺儿、兴儿二人,才彻底明白了整件事的由来。

  尤二姐,是尤氏异父异母的姐妹,天生丽质,但举止轻浮,贾琏与她,是在贾敬的葬礼上,通过眉来眼去勾搭上的。

  对一向强势的王熙凤而言,尤二姐的出现,无疑是晴天霹雳。而为了对付她,凤姐可谓也费尽了心思。

  她特意乘着贾琏外出的日子,亲自身穿素服低调的前去接她,在这之前,还早已按自己房间的格局为尤二姐安排了住处,并与尤二姐以姐妹相称。

  如此一来,在外人看来,凤姐的做派无疑是大度的,尤其是,她还亲自带着尤二姐面见贾母,并求得贾母许诺:让她有了合法的身份。

  只是,谁也没有想到,或者说,大多数人早已明白,得罪了凤姐的尤二姐,绝不会有好下场。

  果然,明着对尤二姐友好的凤姐,私底下却心计不断。比如,怂恿尤二姐的原配张华状告贾琏闹出官司,导致贾母对她产生了不满;又四处散播她婚前与姐夫的收尾,导致尤二姐名声大臭。

  同时,凤姐还利用贾琏的小妾秋桐,利用借刀杀人的手段;并指派狠毒的善姐服侍她,让尤二姐生不如死。

  就这样,在王熙凤设下的天罗地网一般的算计中,曾经那个充满活力的尤二姐,变成了对生活充满绝望的可怜少妇。

  此时,支撑她活下去的唯一希望,就是她腹内已经怀有两三个月的男婴。

  然而,即便如此,凤姐依然没有收手。但尤二姐告知贾琏身体不适,当她得知这个消息后,最终给了尤二姐致命的打击。

  让胡君荣胡太医借着给尤二姐看病为由,打下了她腹内的男婴,破灭了她生存下去的唯一希望。

  在那个一如往常的宁静夜晚,对生活充满绝望的尤二姐,终于选择了吞金自尽;可悲的死,在贾府之中如此体面的她,在死后很长一段时间,都无人发现,直到善良的平儿出现。

  回看尤二姐与其腹内男婴的死,同贾瑞之死相比,凤姐的罪更彻底;尤二姐虽然本身行为不检点,但她与贾琏,早已有了夫妻之名,并得到了贾母的认可;尤二姐虽然婚前订下了婚约,但在贾珍的打理下,张华一家早已同意了退亲。

  因此,从名义上而言,尤二姐属于贾府的一分子;而她腹内的男婴,更是贾琏的骨肉。

  曾经,绣春囊出现在大观园,王夫人询问她,如何处理此事?她理智地做出了答案:胳膊折了当往袖子里藏,所以她建议不声张、建议借着查赌的名义,暗访这件事。

  但如今,但她亲历丈夫纳二房,却似乎失去了当日的理智,而被愤怒冲昏了头脑,最终,伤害了两条无辜的生命。

  小结:

  从公而论,凤姐是优秀的,优秀的能力、漂亮的长相;只是一个人无论如何优秀,也改变不了她犯错的事实,尤其是,她所犯下的,还是三条鲜活的生命。

  蒙回前总批有这样一句:【……所以深念凤姐不念宗祠血食,为贾宅第一罪人】。不知道从来不相信阴司报应的凤姐,在人生的最后一刻,是否会有一丝的忏悔呢?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