惜春虽是金陵十二钗正册之女子,但《红楼梦》文本中关于她的描写很少,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惜春判词

  《红楼梦》中说起哪个姑娘性情最怪癖,那么惜春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这一点最直接的证据就是,第七十四回“抄检大观园”后,惜春对陪自己从小到大的丫头入画表现出极端的冷漠,不仅要让凤姐儿将入画赶出去,还在次日和尤氏要“断绝关系”,只是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

  惜春的这份冷酷,让她成为金陵十二钗中最不讨人喜欢的姑娘。可是很少有人想过,惜春为何会变成这副模样。

  贾母的偏心与忽视

  贾母最喜欢的孩子里面,宝玉和黛玉是并列的,其次是史湘云和薛宝钗,三春里面贾母也只对探春有所好感,迎春是“呆木头”,用针戳她一下都不带叫唤的;惜春冷漠,对人事表现出异常的客观,这种性格的人放在今天也不受欢迎,因为大家都喜欢有“人气儿”的人。

  第五十回“芦雪庭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中,贾母不知怎么的想起了之前让惜春为大观园作画儿的事情(作画儿是刘姥姥进大观园时候的事儿),于是就带着众人去找惜春要画儿。众人便说最早也要到端午才能画画,哪能这么快。结果贾母却回了一句:“这还了得!她竟比盖这园子还费工夫了。”

  贾母对惜春的口吻令人寒心,明明惜春是所有人中年龄最小的,本该好好爱护的,可是此处,贾母俨然是拿惜春当一个普通的画工来看待了。

  大家进入房中,贾母并不归坐,只问画儿在哪里。惜春因笑道:“天气寒冷了,胶性皆凝涩不润,画了恐不好看,故此收起来。”贾母笑道:“我年下就要的。你别拖懒儿,快拿出来给我画。”

  贾母进屋做都不做,先问惜春画儿的事,字里行间都能明显看出贾母对惜春并无怜爱之心,相比宝玉、黛玉,实在是天壤之别。因为疼爱宝玉,贾母不惜让贾政别逼着他读书,因为怕黛玉干活伤身体,连刺绣类的细活儿都劝她少做些,到了惜春这里却是变着法儿地催促。

  更为关键的是,惜春本人并不擅长画山水,而重写意,当初大观园一行中,贾母发话要她作画的时候,她心中必定是不情愿的,但还是硬着头皮接下了,因为惜春很清楚,自己并不能像宝玉和黛玉那样跟老太太撒娇。

  哪怕南安王妃来贾府的时候,贾母也只是叫了林黛玉、薛宝钗、史湘云,最后又叫了探春,迎春和惜春根本不在贾母的思虑范围之内,觉得叫她们出来会给贾府丢脸,这一点与接待领导的人,一定要形象气质俱佳是一样的。

  大观园众人也忽视惜春

  探春和黛玉一起组织建立了“海棠诗社”,园中各个姑娘们都有参加,但是惜春因为不擅长作诗,经常只能被她们排除在外,每次作诗大赛的时候,惜春只能在旁边当监场,说白了就是站在旁边看着就行了,大家都是一起作诗,监场不监场的根本没有必要。

  所以惜春在众人当中也寻找不到自己丝毫的存在感,没有羁绊,感情自然也就不深。最终惜春以自己要闭门作画为由,请了一年的假。她宁愿自己一个人作画,也不愿意和众人一起玩,她的孤僻性格就在这个过程中越发根深蒂固。

  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王熙凤效戏彩斑衣”中,元宵节放烟火,惜春的落寞更是一览无遗:

  黛玉禀气虚弱,不禁劈拍之声,贾母便搂她在怀内。薛姨妈搂了湘云。湘云笑道:“我不怕。”宝钗等笑道:“她专爱自己放大炮仗,还怕这个呢。”王夫人便将宝玉搂在怀内。凤姐儿笑道:“我们是没有人疼的了。”尤氏笑道:“有我呢?我搂着你。”

  惜春呢?没有一个人想起她,明明她才是最小的那个孩子,明明她才是最弱的孩子,明明她才是最需要关心的孩子,可是根本没人在意她的存在。她只能一个人孤独地站着,看着远处的烟火,暗忖着自己的人生该如何度过?没经历过温暖的她,自然不会用温暖对别人,对入画的态度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惜春的身世固然也是原因

  惜春是贾敬之女,却从小在荣府中长大,贾敬考的进士之后却迷恋上求仙炼丹,意欲同凡尘划清界限,所以惜春从小就不知道父爱是什么滋味,哥哥贾珍从来不曾过问她过得好坏,她介于宁府和荣府之间的中间地带,处境着实尴尬。

  虽然惜春也姓贾,却不是贾母的亲孙女儿,所以不被重视。还是老生常谈的例子,南安王妃来贾府,贾母在三春中只挑选了探春前去作陪,迎春虽然也没去,可邢夫人却为她打抱不平,虽然话儿说得不好听,但也是关心迎春,可是有谁为惜春感到委屈呢?恐怕一个人都没有!

  惜春最终的结局是剃发为尼,虽然乞食为生,也算是贾府中人相对好的结局,可是正如周星驰导演的《西游降魔篇》中文章那句经典台词所言:有过痛苦,方知众生痛苦,有过牵挂,了无牵挂,这才是真正的悟道。

  可惜春从未感受到人间真情,只因逃避世间冷暖,遁入空门,却自认为悟道,这莫不是另外一种形式的悲剧......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