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是一部中国长篇小说,四大名著之一,很多人都不了解,接下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欣赏。

  《红楼梦》形形色色人物不少,但作为古代文学最常见的青楼女子,却只出场了一个。就是第二十八回冯紫英宴会上的那个锦香院的云儿。

  话说那一天薛蟠叫来贾宝玉和冯紫英等人吃西瓜,不想冯紫英有急事来去匆匆。当时就说要回请众人。很快就举办宴会叫来贾宝玉和薛蟠众人。锦香院的妓女云儿就在此时出场了。

  (第二十八回)一径到了冯紫英家门口,有人报与了冯紫英,出来迎接进去。只见薛蟠早已在那里久候,还有许多唱曲儿的小厮并唱小旦的蒋玉菡、锦香院的妓女云儿。

  贾宝玉对云儿很熟悉,以冯紫英神威将军的公子,贾宝玉国公府的公子身份,云儿一定是锦香院的头牌花魁。经常来往于王公贵族的宴会酒席之上。

  云儿跟贾宝玉、冯紫英很熟悉,让薛蟠很上心,还关照老鸨子不要打她,可以推测云儿没有“下海”,还是没“梳拢”的清倌,也就是暂时卖艺不卖身。如果到了年纪还没攒够钱或者被人赎出来,失身是迟早的事。

  古人的宴会一定有“陪席”之人才叫礼。这个“陪席”不是指朋友,而是由妓女、戏子、篾片相公等充任。如果没有这些人,反而叫了一个身份相似的客人在席间各种调侃,则是巨大的侮辱。刘姥姥二进荣国府游览大观园,就是被耍之人。

  冯紫英这次酒席的规格档次很高,不但请了锦香院的头牌妓女云儿,还有当时的天下第一名角,唱小旦的戏子蒋玉菡。可谓“声香味色”俱全,完全是高规格的宴会。

  妓女云儿要比蒋玉菡更适合酒宴,她们的职业就是以此赖以生存。出席一次酒宴会有若干收入,而客人的封赏往往会有多余成为私房钱。

  宋代以来,青楼都是文人雅士们聚会的场所,有多少诗词名篇都出自青楼。更有柳永这种风流词人,一生醉卧美人膝,流连在青楼瓦舍。

  不过,云儿会出现在这次宴会上,主要还是因为她叫云儿。

  《红楼梦》有两场宴会,专门针对姻缘的隐喻。一次是冯紫英这次宴会以男人的角度,演绎贾宝玉、冯紫英、薛蟠和蒋玉菡的姻缘伏笔,且都与贾宝玉有关联。

  一次是“群芳夜宴掣花签”,以大观园群芳的角度,演绎各自的姻缘结果。

  云儿出场在冯紫英这次宴会上,最主要是将冯紫英的姻缘结果揭示出来。

  冯紫英请客贾宝玉、薛蟠和蒋玉菡。贾宝玉的姻缘在林黛玉、薛宝钗和袭人。薛宝钗是薛蟠的妹妹,薛蟠娶了夏金桂和香菱。而贾宝玉最终将袭人嫁给了蒋玉菡。

  几个人的姻缘都与贾宝玉有直接关系,注定冯紫英的姻缘一定也与贾宝玉有关。不考虑八十回后续书内容。只说八十回前线索,想要知道冯紫英的妻子是谁,答案就在妓女云儿身上。

  云儿是谁?史湘云啊!史湘云的小名就叫云儿。

  第二十八回贾宝玉赴宴之前,被王熙凤叫住记了一份“礼单”账目,王熙凤还想和贾宝玉说话,他不耐烦听就过去了。随后就出来参加冯紫英的宴会,有了[悲愁喜乐]酒令影射几人姻缘。

  [悲愁喜乐]酒令中,贾宝玉、薛蟠、云儿、蒋玉菡都是[悲愁喜乐]。只有冯紫英的酒令是[喜乐悲愁]顺序。看程甲本、程乙本为底本的通行本,全部都是如此。反倒近年修改后的版本给改了顺序。

  殊不知冯紫英的[喜乐悲愁]酒令顺序,正对应[乐中悲]曲子。影射史湘云的定亲对象就是冯紫英。

  酒宴过后就是端午节,随后史湘云贾家时已经大喜了。第一次冯紫英来去匆匆,极可能与定亲有关系。

  而且“因麒麟伏白首双星”,麒麟是指史湘云的金麒麟,白首是指姻缘。双星很多人费解,其实就是指双生子、双胞胎。

  冯紫英的[喜乐悲愁]酒令第一句就是“女儿喜,头胎养了双生子”。预示生了双胞胎。整个酒令内容又与史湘云[乐中悲]曲子的意思相似。这里不多解释。

  妓女云儿与史湘云的小名相同,是一个悲惨的隐喻。[喜乐悲愁]酒令、[乐中悲]曲子都说一对幸福夫妻不长久,很快丈夫去世家破人亡,剩下妻子自己面对悲惨的余生。

  毫无疑问,史湘云就经历了这一切。她嫁给冯紫英后,二人很快生了一对双胞胎。可惜幸福不长久。冯家跟着贾家一同犯事抄家,冯紫英极可能被仇都尉儿子报复受伤后死了。剩下史湘云一人抚养两个孩子,不得已流落在烟花巷。

  甄士隐解读《好了歌》:“择膏粱,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最可能说的就是史湘云。毕竟妓女云儿就是史湘云的影子,一如“晴为黛影,袭为钗副”一样。如此,冯紫英叫了妓女云儿赴宴,背后是一出巨大的悲剧,令人不忍至极。

  史湘云一生是《红楼梦》最悲惨的女儿。但她“幸生来,英豪阔大宽宏量”,就像[乐中悲]说得那样,她的一生潇洒绝伦,不用为她过度忧心!“这是尘寰中消长数应当,何必枉悲伤!”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