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元春端午节赐礼,隐藏了许多深意,不清楚的读者可以和趣历史小编一起看下去。

  端阳节赐礼,人人都以为是元春在包办婚姻,绕开了上面两层长辈,擅做主张赐婚“金玉良缘”。实际上,元春比窦娥还冤,她怎会那么不懂事,在弟弟的亲事上如此专权,既不咨询贾母的意见,也不征求父母以及宝玉本人的意见,就稀里糊涂地给弟弟乱点鸳鸯谱了?

  如此无视自己的父母和祖母,又不顾及弟弟的感受,像是元春这种身份能干出来的事吗?即便皇帝赐婚,也是要先征求人家双方父母的意见吧?断然没有个直接包办的道理。更何况是深谙其道的元春。

  那么,端阳节的礼物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那不过是王夫人自导自演的一出“指鹿为马”的好戏罢了。虽然漏洞百出,她却乐在其中。

  1、元春喜欢黛玉远胜过宝钗

  如果大家读过原著的话,应该知道元春有多喜欢黛玉了。甚至还爱屋及乌喜欢酷似黛玉的龄官,这一点与贾母竟是高度一致,不谋而合的。

  记得有一次,龄官在荣国府唱戏,贾母不仅额外赏赐了龄官,还说她“怪可怜见的。”

  令人拍手叫绝的是,元春看到龄官以后,也是异常地喜欢和偏爱,竟也格外赏赐了礼物与关照。关键是,元春并不知道贾母之前也是这样偏爱龄官的,足可见,这祖孙俩的确是“心有灵犀,高度默契”呀!

  元春这个举动虽是无心之举,却吓坏了台下的一班人,那就是“金玉良缘”派系的——王夫人和薛家人。

  元春偏爱黛玉的苗头过分明显了,让王夫人与薛姨妈坐立不安细思极恐。袭人与宝钗更是心中忐忑、如坐针毡。因为元春不仅之前大赞黛玉文采出众、艳压群芳,后续还又格外抬举酷似黛玉的龄官,这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元春的立场在哪边了呀。

  如果要她选弟媳,肯定选黛玉无疑,她跟贾母一样,都喜欢像黛玉这样有才华、有个性,率真伶俐的女孩子。不喜欢宝钗这种貌似墨守成规、藏愚守拙的“假正经”,一天到晚的端着。

  元春在宫里被迫“端着”,已经够累得了,怎么能希望再有一个时刻端着身价、让人看不清本质的弟妹?

  正所谓:缺什么补什么,就因为自己戴着面具很累,所以,她更喜欢黛玉这种一眼就能看到“质地”的、真实的人。

  至于宝钗,她虽谈不上讨厌,但绝对算不上喜欢,甚至可以忽略不计。宫里这样的女人太多了,她每天要对付的就是这种人。而且,宝钗的圆滑与世故早在“提醒宝玉把绿玉改成绿腊时”就已经暴露无遗了。宝钗心机深沉,老于世故,像极了后宫中“那些女人”的样子。这让元春感到厌倦不堪。

  何况,论家世门第,论政治面貌,宝钗也是远远不及黛玉的。只凭宝钗那个身有人命官司的哥哥,宝钗的“政审就难通过”。

  元春在宫中本来就如履薄冰,生怕被政敌抓住把柄攻击,怎么敢再给弟弟包办这样一门亲事?岂非自寻祸患,引火烧身?

  2、端阳节赐礼暴露了元春的真心思

  元春端阳节赐礼,压根就没用心给宝钗选礼物,却煞费苦心地琢磨林妹妹会喜欢什么。

  至于宝钗,她都懒得费那个心思,既然不能不赐,那就索性把她的礼物赐成跟林妹妹一样的吧。她是否真心喜欢又有什么要紧?只要不疑惑我厚此薄彼就行了。于是乎,才会有以下这些礼物:

  “上等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

  “宫扇”是团扇,是女子专用的,就是林妹妹在称呼袭人“好嫂子”时,用以掩嘴而笑、顿时显得风情万种的那种扇子。这样的扇子适合宝玉吗?宝玉又不唱花旦、做伪娘的,他要这个做什么?男人应该用折扇,就是晴雯撕的那种。“啪”的一下打开,热不热的扇几下,借以彰显男人的风流潇洒,主要是用来耍酷的!

  很显然,元春的意思是:她们的礼物一式两份。因为她们同为客居的妹妹,赏赐一样的才不会让宝钗觉得元春“偏爱黛玉”。不仅宫扇一样,手串也一样。

  咱们再来看看这红麝香串的寓意在哪里。要知道,宝玉向来是爱红的,黛玉是绛珠仙草转世,“绛”就是红色。而宝钗一向爱素,屋子都布置的雪洞一般,她岂会喜欢红手串?也不适合她呀。硬要给她戴,竟有点不伦不类了。

  当然,适合不适合她,原本就不是元春关心的话题,反正是捎带着的,只要我林妹妹喜欢就行了呗。

  另外,再说说这“芙蓉簟“是啥,说白了就是“席子”。是带有荷花图案或芙蓉花样的席子,即用竹篾编的有芙蓉花样的凉席。

  众所周知,芙蓉花暗示的是谁,那宝钗的代名词是“牡丹”,与芙蓉根本不搭边。也只有黛玉才“当得起芙蓉”,除了她,再没人配做“芙蓉”的了——这是公认的。

  既然大家都觉得黛玉如芙蓉,难道元春看不出?所以,她赐“芙蓉簟”给黛玉,俨然是投其所好,恰如其分呀。

  还有那“凤尾罗”,且不管它是做啥用的,就说那“凤尾”二字,更适合谁?黛玉的潇湘馆里种了很多竹子,“凤尾森森、龙吟细细”,这不显然就是赐给潇湘馆主人的吗?

  元春每一件礼物都是费了心思的,她在揣摩黛玉适合什么,喜欢什么,所以才为黛玉精心挑选了这些礼物。

  只是元春做梦也没想到,她这一式两份的礼物,分明是送给两位“客居妹妹”的,怎么到了荣国府竟成了“金玉良缘”的营销口号?

  元春真的懵圈了,直到第二天,贾宝玉奉贾母之命“进宫谢恩”,元春的脑袋瓜子还嗡嗡的呢:这是从何说起?我啥时候赐婚“金玉良缘”了?我咋不知道?奥……

  元春略一思索恍然大悟:这肯定是她母亲和薛姨妈做的好事啊。事到如今,能去澄清事实、并揭发母亲“假传圣旨”吗?索性来个哑巴吃黄连、将错就错,顺水推舟算了。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