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坚,字文台,吴郡富春人,孙武的后代。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整理了相关内容,不知能否帮助大家拓展一些知识?

  熟悉历史的朋友,大概都知道秦始皇的传国玉玺是在五代十国时,唐末帝李从珂手里弄丢的,北宋以后出现的传国玺大概率都是“西贝货”,那真玉玺到底上哪去了呢?

  唐末帝自焚而死,其遗骸都被石敬瑭给找了出来,而坚硬无比的玉玺怎么就连一点渣也没有呢?这块玉玺上溯到汉末“十常侍作乱”之时,据说是汉灵帝的“阿父”大太监张让在逃出宫时丢进了一口井中,后来被“十八路诸侯”之一的孙坚给捞了出来。

  由于孙坚沾染了传国玉玺的五彩天子之气,所以他的长子做了江东霸主,次子做了东吴开国大帝,三分天下有他老孙家的一份可谓绝非偶然。而孙坚的武功在演义和小说当中也被严重低估,斩华雄,战吕布,逼得董太师嫁女,这样的辉煌战绩,怎么可能会与关羽有关呢?这个问题真得好好问一问罗贯中老先生。

  说来说去,这位二子皆称霸天下的父亲孙坚到底是怎样一个人物呢?今天就带着对传国玉玺的疑惑,小编为大家讲述一下这位秦汉之后传国玉玺“第一获得者”的非凡人生。

  孙坚,字文台,吴郡富春县人,他自称是春秋时“兵圣”齐国人孙武之后,出生于东汉威宗孝桓皇帝刘志“永寿”元年,年少时他曾做过县衙门中的小吏。

  十七岁他和父亲乘船一同前往钱塘县,恰好遇到江洋大盗胡玉等人从匏里流窜过来,上岸抢夺来往商贾们的财物,他们抢了许多东西就在江边分赃,吓得各地的商旅都不敢驾船经过。

  孙坚则对他爸爸说道:“这些盗贼,我能打得过他们,请让我前去捉拿吧!”他爸爸孙公某冷笑道:“这不是你能做成的事情!”孙坚却没有听从,而是操刀上岸,大叫一声,用手指东指西,好像有千军万马要开过来一样,江洋大盗们见他这样比划着,以为官兵赶来捉捕他们,吓得把财物丢了一地慌忙逃跑。

  孙坚冲上去了,捉住一人将其斩首而还,他爸爸大为惊骇。孙坚的威名从此也在吴郡一带打响,吴郡太守亲自下书召唤他到府中担任“署假尉”一职,“署”就是“代理”,“假”就是“权且、临时”之意,“尉”就是都尉,也就是一郡治安官。

  当时会稽郡又出了一个装神弄鬼的强盗许昌,他在句章县聚众起兵造反,居然还自称“阳明皇帝”,句章在如今的浙江宁波地界,许昌和他的宝贝儿子许韶共同煽动了周边好几个县的百姓闹腾,一下子聚集了好几万人马。

  会稽郡太守吓得赶紧把孙坚叫来,委任为郡司马,并由他召募地方精勇之士,没多久便有了一千余劲卒,于是就让他联合周边几个州郡共同征剿许昌,最终将叛乱平定了下去。

  这一年是汉灵帝刘宏熹平元年,由吴郡太守晋升为扬州刺史的臧旻亲自为孙坚上书朝廷请功,汉灵帝下诏书授予了他盐渎县丞一职,即如今的浙江义乌一带,过了几年,又被调任到盱眙县做县丞,后来又派到下邳县为县丞。

  汉灵帝中平元年,黄巾军大首领张角在魏郡起兵造反,并自称神灵附体,同时派出了八大弟子以“善道”来“教化天下”,使得天下十三州各郡国人心动荡,他又自称黄天太平真人,誓要灭杀“苍天”,苍天指的就是汉室天下。

  到这一年的三月甲子日,张角所部署的天下三十六方“善道”同时起兵,四海之内群起响应,声势浩大的“黄巾义军”开始四处焚烧郡县,击杀汉朝官吏。

  汉灵帝吓得慌忙命车骑大将军皇甫嵩、中郎将朱儁带兵前去征剿,朱儁居然奏请朝廷任命孙坚为佐军司马,当时下邳的乡里少年都主动愿意跟随孙坚前往讨贼。

  孙坚则召募了附近的商旅及淮、泗一带的精兵共一千余人,投效在朱儁麾下,对付黄巾军,孙坚总是身先士卒,奋勇出击,所向无向。在汝南、颍川一带威胁东都洛阳的黄巾军被他打得落荒而逃,退兵至宛城据守。

  孙坚趁胜追击,并亲自登城交战,他帐下的士卒见此无不蜂拥而上,宛城立马被他攻破,朱儁知道后,大为高兴,立马将捷报上奏朝廷,汉灵帝又加封孙坚为车骑将军府别部司马。

  这时远在西北凉州的边章、韩遂起兵作乱,西凉中郎将董卓无法将边、韩二将之乱平定下去,中平三年,汉灵帝派遣大司空张温为代理车骑将军,带兵西征。张温则坚决要皇帝准允孙坚与他一同前往,参议军机。孙坚便跟随张司空来到了西京长安行营。

  张温拿出诏书召唤董卓来见,可董卓害怕被处分,过了许久才跑来述职。张温当众责骂他,董卓居然桀骜不驯,对张司空十分无礼。孙坚坐在一旁,见状便上前对张温耳语道:“这个董卓一点也没有认识到自己的罪过,还敢如此嚣张妄语,恩相最好是以军法将其斩杀,不然必成朝廷之大患!”

  张温却答道:“董卓在陇蜀一带素有威名,今日若杀之,我们西征就会困难重重了!”孙坚又说道:“恩相亲率天子王师西征,威震天下,何须依赖董某势力,今观其言语,对恩相毫无恭敬之心,这就是藐视朝廷的大罪了。边章、韩遂二人在凉州常年跋扈嚣张,董某本该一举歼之,可他却迟迟不肯用兵,以致军心沮丧,人心疑惑,这是他的第二条大罪了。

  董某身受重任,却毫无战功,本该撤职查办,可他在恩相面前还自认功高,这是他的第三条大罪了。我素闻古之名将,手持天子斧钺威临众军,无不杀伐果断来树立自己的威严,春秋时司马穰苴斩杀庄贾,魏绛屠戮杨干,这都是先前的典范。恩相对董卓心慈手软,不当即诛杀,这是亏损自己的威信啊!”

  张温听了这话,还是不肯动手,他对孙坚说道:“你不要再说了,不然董卓起疑心!”孙坚只好起身出帐而去。不久之后,边章、韩遂听说朝廷的孙司马领兵杀至,他们的党徒纷纷溃逃,大部分人都跑来乞降。

  大军班师还朝,朝廷有许多大臣与汉灵帝商议说大军西征并未临阵杀敌,所以不必论功行赏,当听说孙坚曾劝说张温斩杀董卓时,又无不叹息,孙坚因此被破格晋升为朝廷议郎。当时长沙盗贼区星自称大将军,聚众万余人,攻城略地,使得朝廷大为不安。

  汉灵帝又命孙坚为长沙太守前往讨贼,孙坚到达长沙郡之后,亲率将士上阵杀敌,又巧设妙计应对,结果只用了十来天就把区星之乱给平定下去。在零陵、桂阳二郡与区星响应的周朝、郭石二路兵马,也很快被孙坚扑灭,于是三郡肃然,汉灵帝大喜,对于孙坚前前后后的战功一并加封,于是授予了他乌程侯之爵位。

  不久之后,汉灵帝驾崩,少帝刘辩即位,大将军何进诛杀宫中太监竟被反杀,京师洛阳大乱,西凉董卓假借“勤王护驾”之名入京夺权,成为了朝廷第一权臣,天下无不震恐。这时以袁绍为首的诸侯兴起勤王义师,准备讨伐董卓。

  孙坚也带兵前来会盟,荆州刺史王叡一向对孙坚无礼,孙坚领兵北上时,顺道就把王叡给斩杀了,等他的兵马到达南阳时,已有数万之众。南阳太守张咨居然没有相迎犒军之意。

  孙坚则自己准备上好的熟牛肉和军中好酒,给张咨送去。张咨第二天才亲自到孙坚军营中答谢问候。在酒宴当中,当宾主双方喝得半醉,长沙主簿入帐对孙坚说道:“我们勤王大军来到南阳,道路不好走,军用物资也得不到接济,请将军按军法命主簿收治相关地方官吏!”

  张咨听了这话吓得赶紧起身要跑,奈何大帐内外已经布满了精兵,这时主簿又对孙坚说道:“南阳太守使得我们勤王义兵不能及时驰援京师洛阳,按军法当斩!”于是张咨在哀哭声中被托出大帐,斩杀于军门之下。南阳郡的军民听闻之后无不震骇,孙坚兵马因此无求不获。

  没过多久,孙坚移兵鲁阳,即今河南鲁山县,前去拜见“淮南王”袁术。袁术非常欣赏孙坚,上奏朝廷授予他破虏将军,并兼领豫州刺史。孙坚于是带兵进入鲁阳城,受袁术节制。

  天下诸侯大军进讨董卓,孙坚命长史公仇称回荆州督促军粮,于是在鲁阳城东外设宴饯行,军中所属官吏都一同出席。这时董卓的步骑兵马数万杀到军前,宴中官吏无不惊慌失措,只有孙坚兀自行酒,谈笑自若,并传令全军严阵以待,不得妄动。

  后来董卓的兵马越来越多,越靠越近,孙坚这才慢慢起身,撤宴休会,从容不迫地带着大家退入城中,在座官员无不钦佩赞叹。孙坚冷笑着对他们说道:“一开始我没有跳起来,是害怕董卓兵马见我等惊乱,立马挥兵杀至,到时候别等他们上前砍杀,我们就要发生自相践踏,死伤惨重了,那时诸君哪有一人得入城中了?”

  而董卓见孙坚兵马众多,军容严整,竟不敢强行攻城,于是退兵而去。孙坚移兵至大梁城东,受到了董卓军马的猛烈攻击,孙坚只好带着数十个骑兵杀出了重围。孙坚平时喜欢戴着赤色头巾,这时他脱下头巾让亲信将领祖茂戴上。

  董卓的骑兵见了,拼了命地追赶祖茂,孙坚这才得以抄小路逃走。祖茂被围困,仰面对天长叹,心中百般咒骂孙坚不义,好不容易滚下马来,扯下红头巾挂在乱坟之中的残柱上,然后自己伏在草丛之中躲藏。

  董卓兵马望见孙坚的红头巾,都重重围了过来,走近才发现那是一条柱子,于是都撤围离去。孙坚再次招集兵力,与董卓军大战于阳人县,大破其军,并亲自斩杀其前军都督猛将华雄(非关羽所杀)。

  董卓吓得派出细作对袁术施以反间计,说孙坚有拥兵自立之心,使得袁术大为狐疑,竟不给孙坚输送军粮,阳人县离鲁阳袁术大本营有百余里面之远,孙坚气得连夜策马跑来见袁术,拿着长剑在地上比划着说道:“孙某奋不顾身,上为国家讨贼,下为将军报仇雪恨(袁术的亲叔叔袁隗被董卓斩杀)。孙某与董太师本没有什么仇怨,而将军你却听信董贼细作之谗言,对我起了这么大的疑心!”

  袁术听他这样说,立马给他调发军粮,孙坚这才回了本部军营,董卓非常忌惮他的勇猛,于是派出亲信部将李榷等人前来向他求亲,并让孙坚将自己的子弟列出名单,他一定全部任命为刺史、郡守。

  孙坚冷笑道:“董太师逆天无道,意图颠覆大汉江山,如今不灭其三族,将他的人头悬于四海,孙某死不瞑目!还想和孙某联姻,简直做梦!”于是强行进军至大谷,离洛阳只有九十里。董卓见孙坚如此强悍,吓得放火焚烧了整个东都,带着自己扶立的汉献帝急忙逃往西京长安。

  孙坚首先带兵进入洛阳,立马命人前去修复被董卓挖掘损毁的汉朝帝陵,他们在天亮时发现城南甄宫上空突现五色的云气,众人跑过去一看,竟是宫中的一口水井散发出来的,全军都大为惊怪,没有一人敢过去打水。

  孙坚则强行命人下井探索,结果捞上来了一块玉玺,上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方圆四寸,上面刻有五条玉龙,还缺了一角。孙坚大惊,知道这就是秦始皇的传国玉玺,因为王莽夺玺篡汉时,他的姑姑汉元帝皇后,也就是当时的太皇太后王政君直接拿玉玺砸他脑袋,便崩坏了一角。

  后来大将军何进诛杀太监,黄门张让劫持少帝刘辩出逃时,将传国玉玺投在了这口井中。孙坚得到玉玺之后,日夜不宁,于是赶紧命令大军撤出洛阳,回到鲁阳本部大营驻扎。

  汉献帝初平三年,袁术派孙坚带兵征讨荆州刘表,刘表命部将黄祖在樊城、邓州一带进行抵御,孙坚一鼓作气大败黄祖,并乘胜强渡汉水,直接围攻襄阳,可他为了侦察地形,居然单枪匹马跑到岘山巡视,结果被黄祖的神射手发现所射杀。

  孙坚兄长的儿子孙贲只好带着将士们回到袁术麾下,袁术也没有一丝不快,反而觉得孙坚一死,他竟能松了一口气,于是又上表朝廷加封孙贲为豫州刺史,以此笼络孙坚旧部这些精兵强将。

  孙坚有四个儿子:长子“小霸王”孙策,次子“紫髯碧眼儿”孙权,第三子孙翊、第四子孙匡。孙权最后做了东吴帝国的开国皇帝,之后给爸爸孙坚追尊谥号为“武烈皇帝”。

  至于孙坚所得秦皇传国玉玺下落,史册是这样记载的“袁术将僭号,闻坚得传国玺,乃拘坚夫人而夺之。”也就是袁术后来要做“仲家王朝”皇帝,就强行从孙坚老婆那抢来了玉玺(《三国演义》则说是孙策为报父仇拿玉玺向袁术借兵三千)。

  袁术被曹操剿灭的时候,东海国相徐璆盗取了传国玉玺,并送给了曹操,曹操非常高兴,甚至说要把丞相之位让给他,徐璆连称不敢,最后受到了丰厚的奖赏和优待,才得以寿终正寝。

  后来曹丕篡汉,又在玉玺一侧刻上了“大魏受汉传国玺”七个大字,孙权得知其父舍命夺来之宝,竟遭如此待遇,诚不知作何感想?不过在曹丕死后第三年,吴大帝孙权终于丢掉魏国册封的吴王之号,不顾曹魏、蜀汉两国的任何感受,强行在建业城登基称帝,其父孙坚也终于在死后三十八年成为了威名赫赫的“大吴始祖武烈皇帝”。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