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岫烟,《红楼梦》中邢忠夫妇的女儿,邢夫人的侄女。很多人都不了解,接下来跟着趣历史小编一起欣赏。

  《红楼梦》一书中,如果说所众多小姐当中谁的生活最孤苦,那么答案一定是邢岫烟!

  邢岫烟在书中的笔墨并不多,但是却代表了家道中落,寄人篱下的苦女子阶层,严格来说林黛玉也是属于这个阶层的,但是她毕竟是贾母的亲孙女儿,得到的关怀肯定不少,因此并称不是“纯孤苦”。

  而邢岫烟就大不一样了,她是邢夫人的侄女,家中贫寒,不得已才前来金陵投奔邢夫人。邢夫人是个老奸巨猾的人,她并不想管邢岫烟,可是又怕别人说自己不近人情,所以才收留了邢岫烟,抱着这种心态的邢夫人如何能对邢岫烟真的好?

  好在王熙凤看邢岫烟孤苦可怜,让她在大观园与迎春等人一起生活,但却又屡屡因为穿不起好衣服,被园里的婆子们欺负,甚至就连说“女儿是水做的,男子是泥做的”的宝玉都透露出对邢岫烟的忽视,我们可以从曹公的字里行间读出这些信息。

  宝玉无视邢岫烟

  在书中第四十九回“琉璃世界白雪红梅,脂粉香娃割腥啖膻”开头,园中女儿们和宝玉一起正在探讨香菱的诗,结果下人来禀告,邢夫人的嫂子带了女儿岫烟进京来投邢夫人,凤姐之兄王仁也正进京,两亲家一处搭帮来了,途中又遇上李纨寡婶带着两个女儿李玟、李绮,于是大家就一起来了。

  大家听说后自然高兴,纷纷前去看新来的人儿,宝玉一向最喜欢女儿,自然冲在最前面,看完后回来怡红院想让晴雯、袭人等人也去看看,他说了这么一段话:

  然后宝玉忙忙来至怡红院中,向袭人、麝月、晴雯等笑道:“你们还不看人去......更奇在你们成日家只说宝姐姐是绝色的人物,你们如今瞧瞧她这妹子(指薛宝琴),更有大嫂嫂这两个妹子(指李玟、李绮),我竟形容不出了。老天,老天,你是有多少精华灵秀,生出这些人上人来......”

  宝玉连夸了薛宝琴、李玟、李琦,可唯独没有在意邢岫烟,这是为何?因为邢岫烟穷啊,她的家中是因为实在贫苦才不得不投奔邢夫人,在87版《红楼梦》中邢岫烟布衣粗裙,荆钗素花,跟其他打扮精致的姐妹们相比,实在比丫鬟还不如,宝玉只重衣冠容貌不重人,所以自然看不见邢岫烟的存在

  倒是晴雯看完后来的时候对袭人说了一句:

  你快瞧瞧去!大太太的一个侄女儿,宝姑娘一个妹妹,大奶奶两个妹妹,倒像是一把子四根水葱儿。

  只有从小也受苦的晴雯才能意识到邢岫烟的存在,曹公此处的这个细节对晴雯起到很好的刻画作用。

  平儿丢镯子怀疑岫烟

  大观园中的女儿们自然都是极好的,她们对邢岫烟也是极尽照顾,这毋庸置疑,但是一旦出现了偷窃事件,邢岫烟还是被作为第一个怀疑对象,曹公通过邢岫烟写出了世间的一个真相——贫穷本身就是一种罪。

  书中第五十回“芦雪庭争联即景诗,暖香坞雅制春灯谜”,平儿洗手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虾须镯少了一只,怎么找都找不到,这时候凤姐和平儿脑海中冒出的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邢岫烟和她的丫鬟,这一点在随后的第五十二回中得以体现:

  “平儿(对麝月)道:那日洗手时不见了,我们只疑惑邢姑娘的丫头,本来就穷,只怕小孩子家没见过,拿了起来也是有的,再料不定是你们这里的(指坠儿所为)。”

  平儿查出结果是怡红院的坠儿偷了镯子,本来事情真相大白应该高兴,可是我们却能感到内心一阵刺痛。为什么丢了镯子首先要怀疑最穷的邢岫烟呢?书中用寥寥数字的对比来反衬邢岫烟的寒酸:

  “只见众姊妹都在那边,都是清一色大红猩猩毡与羽毛缎斗篷,薛宝钗穿一件莲青斗纹锦上添花洋线番羓丝的鹤氅;湘云穿着贾母与她的一件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又围着大貂鼠风领......邢岫烟仍是家常旧衣,并无避雨之衣。”

  园中所有的女孩子们都穿的光鲜亮丽,唯独邢岫烟一个人连件新衣服都没有,她在园中每月二两的月钱,一两被邢夫人搜刮走,一两用来打发婆子们,日子过得很穷苦,时不时还要典卖冬衣来维持生计,就连平儿都看不下去:“昨儿那么大雪,人人都是有的,不是猩猩毡,就是羽缎,就她(邢岫烟)穿着那件旧毡斗篷,越发显得拱肩缩背,好不可怜见的。”

  邢岫烟受了婆子们的气,史湘云直接露胳膊挽袖子要去“理论”,林黛玉也替她愤然,探春更是送她玉佩接济,可是到头来,园中有东西丢了还是第一个怀疑到邢岫烟头上来,这是一个令人绝望的现实。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