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的贾府是一个百年望族,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详细的文章介绍。

  话说赖嬷嬷是和贾母同时代的老人,伺候过父母有体面,儿子赖大更是荣国府的大管家。一家子几代发展成了贾府第二大势力,也是富贵人家。

  赖嬷嬷的孙子赖尚荣,仰赖祖宗父母的体面,出生后被贾府放了奴籍,成了自由身。从小也跟着贾家主子上学读书,推测应该考上了举人却无能再进一步,就由贾家出面替他花钱捐官,成了一县县令。

  赖家是奴才家生子,竟培养出一个县太爷。以后子孙从奴籍变成“士”,不啻鸡犬升天,是天大好事。赖嬷嬷这天就专门进来给贾母请安,顺便请主子们赏脸参加他们家的庆祝答谢宴。

  这边王熙凤刚安排了李纨带着众姐妹来找她“化缘”。那边赖嬷嬷就过来了。

  众人对赖嬷嬷非常客气。是贾家一贯善待老家人的传统。伺候父母的老人在主子面前都要得到尊敬非常有体面。

  可能有人会觉得焦大不体面。其实焦大之前在宁国府任性妄为,贾珍一家对他一忍再忍,束手无策,就知道焦大同样无人敢惹。

  奈何他得寸进尺太过于骄狂自大,肆意辱骂主子威胁“红刀子进白刀子出”,才有贾蓉吩咐捆了他,奴才给他嘴里塞马粪的事。

  上文就提到焦大和赖嬷嬷算是贾家兴亡的两种呈现。贾家若是像焦大,就是自取灭亡。若是像赖嬷嬷,则可保无虞。就源于焦大和赖嬷嬷对待主子的态度,被作者影射为贾家对皇帝的态度。

  焦大之败,在于奴大欺主,骄狂自大,有反噬主子之心。暗示贾家不臣,对皇帝不敬有威胁。

  赖家能够兴起,在于赖嬷嬷以下,谨守尊卑之礼,处处凸显主子的恩典,不忘贾家给予他们的恩德。听赖嬷嬷说话,张口闭口主子如何如何,贾家若是能像赖嬷嬷那样臣服皇帝,也就不会被抄家了。

  不过,凡事也有两面性,贾家就算像赖嬷嬷那样乖顺,大家族主奴好相处。伴君如伴虎,君臣可就没有那么好拿捏分寸。比方赖嬷嬷随后做得两件事,如果放在贾家身上,同样也是吃不了兜着走的祸事。

  第一,赖嬷嬷教训贾宝玉。

  话说赖嬷嬷一来,李纨众人也没办法走,都陪着她说话凑趣。平儿亲自端茶给她,赖嬷嬷急忙站起来接了,还说:“姑娘不管叫那个孩子倒来罢了,又折受我。”这就是会说话的老人,再看焦大、李嬷嬷,怎么不叫人讨厌!

  随后赖嬷嬷在主子们面前继续数落她教育孙子赖尚荣要感恩贾家主子恩典。说着说着就提起了贾宝玉。

  (第四十五回)因又指宝玉道:“不怕你嫌我,如今老爷不过这么管你一管,老太太护在头里。当日老爷小时挨你爷爷的打,谁没看见的。老爷小时,何曾象你这么天不怕地不怕的了。还有那大老爷,虽然淘气,也没象你这扎窝子的样儿,也是天天打。还有东府里你珍哥儿的爷爷,那才是火上浇油的性子,说声恼了,什么儿子,竟是审贼!如今我眼里看着,耳朵里听着,那珍大爷管儿子倒也象当日老祖宗的规矩,只是管的到三不着两的。他自己也不管一管自己,这些兄弟侄儿怎么怨的不怕他?你心里明白,喜欢我说,不明白,嘴里不好意思,心里不知怎么骂我呢!”

  赖嬷嬷这话可是够重的。你看他接二连三说贾家的主子们,贾宝玉都是最无关紧要的。

  她说贾宝玉:“不怕你嫌我”,还真就是不害怕贾宝玉嫌弃她,她有身份地位让贾宝玉不敢也不能嫌弃她。

  赖嬷嬷认为贾宝玉太淘气,贾政不过是日常教导,贾母就维护,惯得他“天不怕地不怕”,她在贾家历史上没见过。

  赖嬷嬷不认可贾宝玉日常作为,倚老卖老数落他“扎窝子的样子”,就是指“上房揭瓦”的闹腾!

  赖嬷嬷是老派贾家人,看不惯年轻人的作风。她不止说贾宝玉,还说贾政也被贾代善打,贾赦从小淘气,佐证贾宝玉更不像话。从奴才的角度来说,已经算不敬了。

  但赖嬷嬷敢于宣之于口,证明她的主人最少也要再高两个辈分,起码是伺候荣国公夫妇的人。

  赖嬷嬷说完荣国府,又说宁国府。她说贾代化火爆脾气,“说声恼了,什么儿子,竟是审贼!”

  注意这个细节信息量巨大。第一,贾代化“家暴”儿子,才有贾敬不堪忍受,对儿子贾珍不管不顾。

  第二,贾敬有个哥哥叫贾敷,本应该继承宁国府,却八九岁上就死了。如果他继承,也就没有贾敬、贾珍、贾蓉祖孙父子三人“箕裘颓堕皆从敬,家事消亡首罪宁”的贾家灭亡史。贾敬考中进士,更可以入仕为官。

  贾敷死因原文没说,但从赖嬷嬷透露的这个信息,不能排除被贾代化管教过度,失手而死。

  如此,这个信息就太重要了,更是贾家兴亡的转折。贾敷不是闲笔,而是曹雪芹有意安排的关键人。不提。

  赖嬷嬷认可贾家的老规矩,认可棍棒底下出孝子,所以她对贾珍“画虎不成反类犬”不屑一顾。甚至讽刺贾珍“他也不管管自己”。

  这又是大不敬了。起码当时在场的人,没有一个敢正面如此说贾珍的。无论是兄长身份,还是族长身份。

  从赖嬷嬷的倚老卖老,再引申到贾家这边,就算贾家忠于皇帝,也不能如此妄议主子。君臣之别,不是有功就可以。像焦大那样破口大骂固然不行,赖嬷嬷这般背后非议,也是不妥。

  还记得贾雨村当初被罢官因为什么?“虽才干优长,未免有些贪酷之弊,且又恃才侮上……”

  “上”指皇帝。对皇帝指指点点,可不就是赖嬷嬷的作为?所以,尽管赖嬷嬷唯贾家主子马首是瞻,她也有不妥的行为。贾家若像她一样乖巧,仍然不能避免被皇帝猜忌。就是伴君如伴虎。

  第二件事,赖嬷嬷插手王熙凤管家。

  老婆子说得高兴,颇有指点江山之意。这边赖大媳妇也进来请安,顺便接婆婆回去,结果赖嬷嬷才想起来周瑞家的儿子犯错之事。

  原来王熙凤生日那天,本来就因为贾琏出轨闹得不开心。结果喝醉酒做错事的不止贾琏,还有周瑞的儿子。

  那小子仗着父母是王夫人的陪房有体面,还没等别人喝多他先醉了。“老娘”那边送了礼来,“小幺们倒好,他拿的一盒子倒失了手,撒了一院子馒头。人去了,打发彩明去说他,他倒骂了彩明一顿。”

  先说“老娘”,不是指王家,王熙凤的父母在金陵,赶不及。推测应该是贾琏的外祖母那边派人来给王熙凤送生日贺礼。

  贾琏的外祖母那边,王熙凤很重视,属于他们自己的利益,结果周瑞儿子没体面,将馒头撒了一地,也不吉利。凤姐派彩明说他,倒将彩明骂了一顿。

  (第四十五回)赖嬷嬷方起身要走,因看见周瑞家的,便想起一事来,因说道:“可是还有一句话问奶奶,这周嫂子的儿子犯了什么不是,撵了他不用?”凤姐儿听了,笑道:“正是我要告诉你媳妇,事情多也忘了。赖嫂子回去说给你老头子,两府里不许收留他小子,叫他各人去罢。”

  王熙凤本就不开心,自然要撒气。就决定惩罚他,吩咐赖大媳妇告诉赖大,两府都不许给他机会,不给他工作。

  周瑞家的母子连心,当然要求告。她虽然是王夫人的陪房,这件事说什么也不敢求王夫人。一求就再也没有退路。万一王夫人不从,就完了。

  王熙凤的情,周瑞家的也不敢轻易求。虽然凤姐是自家小姐。可头天闹出来的事太多,周瑞家的当初就和刘姥姥抱怨王熙凤待下人太严苛。知道真要豁出去,自己也未必有脸。

  于是,她转而“围魏救赵”,请托了赖嬷嬷,用贾家老人向王熙凤说情,不怕王熙凤这媳妇不给贾家老功臣面子。

  所以,周瑞家的一声不吭,直到赖嬷嬷开口,才跪下来求情。这是王家外来户,对贾家老人的一次“脆败”,代表的是“新旧”两派权力的冲突与平衡。于贾家如此,于朝政也是如此。

  赖嬷嬷既然开口,当然就要改变王熙凤的政令。她说了一点,不由得王熙凤不听从。

  (第四十五回)赖嬷嬷笑道:“我当什么事情,原来为这个。奶奶听我说:他有不是,打他骂他,使他改过,撵了去断乎使不得。他又比不得是咱们家的家生子儿,他现是太太的陪房。奶奶只顾撵了他,太太脸上不好看。依我说,奶奶教导他几板子,以戒下次,仍旧留着才是。不看他娘,也看太太。”

  赖嬷嬷说犯了错可以打,可以罚,却不可以撵走。因为周瑞的儿子是王夫人的陪房,撵走了让王夫人脸上不好看。

  赖嬷嬷此时站在贾家的角度,将王熙凤当做一家人,却将王夫人放在高处,以夫人对待。用“内外”的礼节提醒王熙凤要尊重王夫人。

  此时,王熙凤不是王夫人的侄女儿,而是贾家的孙媳妇,在对贾家的儿媳妇行使尊重。赖嬷嬷的角度非常老辣。

  当然,赖嬷嬷又犯了错误。她说:“我当什么事情,原来为这个。”与贾母头天对王熙凤说:“ 什么要紧的事!”意思差不多。

  但同样的话,贾母说得,赖嬷嬷说起来就有僭越嫌疑。别看她嘴里张口主子,闭口主子,其实心里真正对这些少主子们,也并不尊敬,不过是伪装而已。

  如果将赖嬷嬷换成贾家对待皇帝如此,就算外表恭顺臣服,也是口服心不服,终究要被皇帝厌弃。

  皇帝需要彻底的臣服,不需要有人倚老卖老插手干预他的命令。

  如今王熙凤给了赖嬷嬷面子,代表她尊敬赖嬷嬷,不表示赖嬷嬷正确,或者可以这么干!尤其包庇周瑞儿子,终究错大于对。如果换成贾家与皇帝的关系,贾家如此就难免遭到皇帝猜忌“结党营私”,长此以往也是祸非福。

  从赖嬷嬷身上能看出为人“臣”的不容易。赖嬷嬷恭顺,是为人臣必要的素质。但再顺从也不可能不犯错。一有错就有“祸”,臣子想要掌握好分寸太难了。

  贾家最终抄家,固然自己有错。皇帝“兔死狗烹、鸟尽弓藏”也是重要原因。不提。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