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古人吃饭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古人一天只吃两顿饭?别太天真了,老祖宗从不会在吃饭上亏待自己。

  “早饭吃好,中饭吃饱,晚饭吃少。”是现如今我们常说的有关一日三餐的要求,不过在古时候,却只有“两餐制”的说法,早餐称“朝食”,即“饔”;晚餐称“食”,即“飧”。《孟子·滕文公》中说道:“贤者与民并耕而食,饔飧而治。”东汉经学家赵岐注:“饔飧,熟食也,朝曰饔,夕曰飧。”

  不过汉代以后,一日三餐或四餐就已经出现了,并且已有了早、中、晚饭的分称,早饭在汉代时称寒具,到了唐朝,早饭便有了点心之称,发展至现代,早饭也可称早点,与中饭、晚饭有着不小差别。

  民以食为天,秦汉以前是因为农业不发达,粮食有限,因此“两餐制”十分明显,若是在不应进餐的时间用餐,就会被认为一种越礼的行为,或是特别的犒赏。但人能在吃饭上亏待自己吗?并不能,因此才有了丰富多彩的中华美食文化。

  商朝年间的伊尹是“中华厨祖”,以鼎调羹,调和五味,这不仅是伊伊的治国理念,还是伊伊对美食的追求,像现如今说的“久而不弊,熟而不烂,甘而不哝,酸而不酷,咸而不减,辛而不烈,淡而不薄,肥而不腻”,3500多年前的人就已经考虑到了。

  《诗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诗歌总集,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的诗歌,所涉及的内容广泛,产生地域以黄河流域为中心,南到长江北岸,分布在陕西、甘肃、山西、山东、河北、河南、安徽、湖北等地。

  而在《诗经》中,不仅有“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还有“参差荇菜,左右流之。”荇菜虽然是庭院点缀水景的佳品,但它也是可以吃的,全草均可人药,唐朝药学家苏敬修撰《唐本草》时,写道:“荇菜生水中,叶如青而茎涩,根甚长,江南人多食之。”

  在江南一带,人们就喜欢用荇菜加鱼肉煮羹,味道真是好极了。另外,《诗经·小雅·瓤叶》中写有:“蟠蟠瓤叶,采之亨之。”意思是把葫芦叶子摘下来做菜,也会将嫩葫芦和肉做羹,或者是蜜煎做成果脯,“匏”则是古代对球体葫芦的称呼,而葫芦最广泛的用法便是从中间剖成两半做水瓢,可谓是物尽其用。

  在《诗经·湛露》中则有:“湛湛露斯,在彼枸杞。显允君子,莫不令德。”时至今日,保温杯里泡枸杞,依然被认为是养生、养颜的吃法。

  《诗经》中所讲到的蔬果有很多,从中也可分析数千年前,古人都在吃些什么。

  而据《晋书·张翰传》载:“翰因见秋风起,乃思吴中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适志,何能羁宦数千里,以邀名爵乎?’遂命驾而归。”这便是成语“莼羹鲈脍”的由来,莼菜羹、鲈鱼脍味道鲜美,从西晋传到了北宋,让北宋文学家苏东坡感叹道:“若话三吴胜事,不惟千里莼羹。”

  值得一提的是,现如今,莼菜已成珍贵的野生水生蔬菜,被列入了国家Ⅰ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

  但提起吃鱼,古代人就有很多话说了,就连秦始皇对吃鱼都情有独钟,因此诞生了鱼丸。而在《礼记》中讲到了“濡鱼”,这是先秦时期的一道名菜,此时人们已经吃上了鱼子酱;大约成书于北魏末年的《齐民要术》,里面则讲到了“蜜炖煎鱼”的做法,这鱼便是我们常见的鲫鱼。

  鲈鱼则与黄河鲤鱼、鳜鱼及黑龙江兴凯湖大白鱼并列为“中国四大淡水名鱼”……虽然铁锅一直到北宋才出现,但中国人能在吃的上面将就吗?并不能,即使是平常百姓,也能把简单的食材做出许多花样,以保食欲。

  最后,《论语》中讲到“不时不食”,即古人们在饮食上讲究顺应天时,要应时令、按季节,到什么时候吃什么东西。虽然古代“一二餐”广为流传,但这二餐其实不过指的是正餐,吃点下酒菜也就不算做在内了。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