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了解:诸吕之乱的读者,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介绍,接着往下看吧~自己儿子姓刘,吕雉为什么还要提拔吕氏,反而疯狂打压刘氏宗亲?

  吕后想自己掌权。

  刘邦死后,太子刘盈继位,吕后被尊为皇太后。此时,汉朝的政治势力分成三派——吕氏外戚、刘氏诸王和功臣勋贵。

  外戚自然以吕后为首,刘盈如果想掌权,只能依靠诸王和勋贵的力量,吕后率先出手,用赵王刘如意之死给了刘盈一万点暴击。

  刘盈是不想让刘如意死的,亲自出城接刘如意回宫,与自己居住,让吕后无机可乘。可吕后有耐心,等到刘盈外出打猎的机会,毒死了刘如意。接着吕后把刘如意之母戚夫人做成人彘,让刘盈去看。

  《史记·吕太后本纪》载:孝惠(即刘盈)见,问,乃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岁馀不能起。

  这个“岁余不能起”肯定是夸张的,因为在接下来的一年多时间里,刘盈还是在不断活动的,直到在两件事上接连被吕后打击。

  孝惠二年,萧何病重,刘盈亲自前去探视,并询问曹参能不能当相国,萧何回答可以,于是萧何死后,曹参走马上任。

  上任后的曹参日夜饮酒不治事,刘盈先让曹参的儿子曹窋(zhú)偷偷去问为什么,结果曹参直接打了儿子两百竹板,告诉他“天下事非若所当言也”,天下事不是你该问的!

  见探不出口风,刘盈干脆亲自过问,却被曹参反问回来,陛下觉得比先帝怎么样?得到比不上的回答后,曹参又拿自己跟萧何比,最后得出结论——陛下比不上先帝,我比不上萧何,那我们照着他们定下的模式照做就行了,还折腾什么呢?

  自从刘盈继位以来,他就饱受母后专权的困扰,此番试探曹参,就是想试探一下这位勋贵重臣愿不愿意帮助自己掌权,但曹参明确表示维持现状就好,老臣不想跟陛下折腾。

  勋贵这条路不通,那诸王呢?

  孝惠二年,楚元王和齐悼惠王来朝见。齐悼惠王刘肥作为刘邦长子、刘盈庶兄,是名副其实的天下最强诸侯,“领胶东、胶西、临淄、济北、博阳、城阳郡七十三县。”可吕后一杯毒酒,又差点把他送走。劫后余生的刘肥赶紧把城阳郡献给妹妹鲁元公主,这才得以安然返回齐国。

  勋贵权最重者不合作,诸王地最广者只求自保,年轻的皇帝只好拜倒在母后的阴影之中,任由吕后专权。

  《史记·吕太后本纪》载:使人请太后曰:“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孝惠以此日饮为淫乐,不听政,故有病也。

  自古以来,母后临朝都有一个矛盾点,那就是其权力合法性来自于皇帝,因为她是皇帝的母亲,所以能够临朝,也就是以皇帝母亲的身份代掌皇权,可皇帝自己想要执掌皇权的时候呢?必然会与母后产生冲突。在刘盈这,强势的吕后取得了胜利,刘盈举白旗认输。

  这这场母子较量中,吕后切断了勋贵和诸王对皇帝的援助,使得刘盈孤立于自己掌中,成功实现自己执政的目标。在此期间,除了怨恨杀掉刘如意以外,吕后并没有大杀诸王,原因很简单,没必要。实力最强的齐王已经被吓破胆了,实力不错的吴王和楚王与自己的关系也是和和睦睦,至于刘盈的那些弟弟,一群十几岁的娃娃能有多大威胁?

  但当刘盈英年早逝以后,一切都不同了,虽然刘盈有儿子,吕后以皇帝祖母的身份仍然执政,但吕后很清楚,她很难熬到孙子成年,尤其这些孙子还不让她省心,她还活着就嚷嚷着要报仇。

  为了保证家族的荣耀,吕后决定让吕氏子孙参与到自己的专权中来,简而言之,就是让他们既有封地,又在中央担任要职。可封地哪里来?总不能从中央割出去吧,这样容易招致反对不说,还容易出现诸侯乱战、中央不能制止的情况。那就只能同义替换了,把刘氏诸王的地收归中央,再封给诸吕。

  诸王之中,长沙王虽为异姓,但地方偏远落后、国力弱小,对天下大势几无影响,长沙王又一向低调,不好下手;齐王虽最强,但齐王恭顺,送一郡给鲁元公主,又被吕后割了琅琊郡给琅琊王刘泽(刘邦同族远亲,给吕氏封王铺路),总不好一直割同一只羊;楚王为刘邦之弟,吴王为刘邦之侄,均有三郡之地,威望辈分又高,吕后一向以稳住他们为要;那么就只剩下代王、梁王、淮阳王、淮南王、燕王这几个年轻的软柿子了。

  代王镇守边境,一向恭顺,淮南王为吕后养子,下不去手,而梁王和淮阳王都敢对吕后口出怨言,直接咔嚓,值得注意的是,吕后在杀他们之前都把他们改封为了赵王,也可以说吕后杀了三个赵王。燕王倒是死于意外,只是他的独子被吕后做掉,燕王换成了吕氏。

  很显然,吕氏所谓打压刘氏都是在欺负年轻人,吴国和楚国这种老牌强国一分一毫都没伤到。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