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汉武帝和匈奴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汉武帝征伐匈奴,战果辉煌,为何晚年说停就停了,遇到了什么?

  汉朝是我国古代历史上最值得后人铭记一段历史,他为我们带来了空前的威望和足够的自信。它用那个朝代的名字,给了我们这个伟大民族永远的标签——汉。

  这一切都和汉武帝刘彻息息相关。

  (汉武帝像)

  汉武帝一生雄才大略,盖世无双。数次北伐匈奴,将彪悍的匈奴人赶往漠北,结束了“用和亲换和平”的屈辱历史,彻底解决了北方匈奴带给汉民族的威胁。

  公元前133年至119年,汉武帝抱着“犯我强汉者,虽远必诛”的决心,和匈奴展开了艰苦卓绝的的战争。

  其中最著名的战役有三次:河南之战、河西之战和漠北之战。

  公元前133年,王恢向汉武帝建议,利用匈奴贪财的本性,诱其深入马邑县城,聚而歼之。因御史叛变,计谋败露,马邑之谋由此失败。

  公元前127年,匈奴左贤王以两万骑兵进犯上谷、渔阳,在韩安国首战失利的情况下,汉武帝派大将卫青率3万精锐骑兵出云中,向西迂回包抄,一举击溃匈奴白羊王和楼烦王,俘获俘虏数千人,收复了河套地区,将西汉防线北推至黄河沿岸,河南之战取得大胜。

  公前124年,汉武帝先派卫青率骑兵数万,击退匈奴的右贤王,俘获王子王妃等数十人,大胜而归。后派骠骑将军霍去病出陇西,越过焉支山,追击匈奴上千里,大破匈奴,逼迫匈奴浑邪王率四万之众来降。这次河西之战打通了西域之路。

  (卫青)

  公元前119年,漠北战役爆发,汉武帝同时派遣卫青、霍去病率数十万大军,合围匈奴单于于漠北。卫青挺进千里,穿过沙漠,歼敌数万。霍去病将匈奴左贤王赶到狼居胥,饮马瀚海。漠北之战给了匈奴沉重的打击,迫使匈奴北窜西边,从此“匈奴远遁,漠南无王庭”。

  至此,匈奴终于安分了十多年。

  不过,汉武帝晚年,为什么却停止了对匈奴作战呢?

  首先。汉武帝晚年,汉朝对匈奴的数次战役,均以失败告终。

  公元前99年,李广利率近3万骑兵,讨伐匈奴右贤王,差点全军覆没。

  公元前97年,汉武帝再次挥师四路,欲以数量上的优势击败匈奴,但仍然无功而返。

  公元前90年,汉武帝再谴三路兵马北伐匈奴,双方血战数日,汉军几乎全军覆没,大将李广利投降匈奴。

  由于汉武帝后期对匈奴的战事不力,屡战屡败,直接导致汉武帝不得不停止对匈奴的讨伐。

  其次,汉朝国库空虚。

  汉武帝之前的文帝和景帝都累积了一定的财富,达到“京师之钱累巨万,贯朽而不可校”的地步。由于连年征战,这些财富早已挥霍殆尽,朝廷财政入不敷出,连正常的机构运转都不能保证。

  (汉景帝剧照)

  第三,朝廷吏治腐败。

  由于财政赤字,汉武帝不得不重用亲信桑弘羊。而桑弘羊剑走偏锋,不但允许卖官鬻爵,还垄断盐铁专卖,甚至可以以钱赎罪。这样的做法无异于杀鸡取卵,使得吏治进一步腐朽。

  晚年的汉武帝重用亲信,一扫登基之初的不拘一格,任人唯贤的做法。他依靠近侍内臣,进一步集中了皇权,对大臣喜怒无常,随意责骂。甚至恢复了文帝时期就已经废除的“诽谤罪”和“妖言罪”。

  更为奇葩的是,朝堂上居然出现了“腹诽罪”,大臣颜异在朝议时只是动了一下嘴唇,就被汉武帝以“腹诽罪”处死。连汉武帝后期的宰相都无法自保。整个吏治秩序极度混乱,大臣人人自危,怨声载道。

  第四,汉武帝晚年迷信方术。

  晚年的汉武帝,早已失去了挥斥方遒,指点江山的霸气,也像历代帝王一样,希望长生不老。因此做了许多荒唐之事:修明堂、建高坛、宠术士、造铜柱仙人掌、祭祀封坛,求仙访道。搞得朝廷乌烟瘴气,最终酿成“蛊惑之乱”,逼死太子刘据,牵连数万人冤死。

  第五,各地暴乱频发。

  由于连年征战,财政无以为继,朝廷只得加重百姓税赋,广大百姓不堪重负,纷纷揭竿而起,多地爆发起义。

  好在汉武帝最终醒悟,写下了《罪己诏》,历数自身的过失,为自己的晚年挽回了一些名声。

  (参考资料:《史记》《汉书》)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