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蕤,字景回,晋文帝司马昭之孙,齐献王司马攸长子,晋武帝司马炎之侄,西晋宗室。出继叔父辽东王司马定国,封辽东王。太康四年(283年),改封东莱王。后历任步兵校尉、屯骑校尉。接下来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相关介绍,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

  永康二年(301年),司马蕤之弟齐王司马冏起兵讨伐篡位的赵王司马伦,司马蕤受到牵连被司马伦收捕治罪,适逢孙秀去世,司马蕤得以幸免。司马冏辅政后,任命他为散骑常侍、大将军、侍中等。

  永宁元年(301年),司马蕤向司马冏请求开设府署,遭到司马冏拒绝,司马蕤怨恨司马冏,与左卫将军王舆谋划废黜司马冏,但因事情败露而被废为庶民。不久封为微阳侯。同年,上庸内史陈锺禀承司马冏旨意杀害司马蕤。永宁二年(302年),司马冏被杀,朝廷诛杀陈锺,恢复司马蕤爵位,按王礼改葬。

  人物生平

  凌辱弟弟

  咸宁三年(277年)九月,司马蕤出继已故的叔父辽东悼惠王司马定国为嗣子,袭封辽东王。 太康四年(283年),改封为东莱王。元康年间(291年―299年),司马蕤历任步兵校尉、屯骑校尉之职。司马蕤性格强横凶暴,酗酒任性,屡次欺凌侮辱他的弟弟齐武闵王司马冏,司马冏因为司马蕤是自己兄长而宽容他。

  遭捕免难

  永康二年(301年),司马冏起兵讨伐篡位的赵王司马伦,司马伦收捕司马蕤和他的弟弟北海王司马寔交给廷尉,判处死罪。司马伦的太子中庶子祖纳上疏劝谏说:“罪不涉及别人,恶仅限于他自身,这是先代哲人的弘大谋略,百世帝王通行的制度。因此鲧被杀而死,禹继嗣兴盛;管叔被诛杀,蔡叔被流放,而邢卫没有责任。到了战国时期,及至秦朝、汉朝,开明宽恕的道止息,猜忌嫌疑的心思通行,于是用人质来控制他人,设立连坐法来发现奸邪。这些方法的来源,大概是三代的有害的法律。司马蕤和司马寔,是齐献王司马攸的儿子,有美德者的后代,应受到特别的宽宥,来成全和睦亲人的典章。”适逢孙秀去世,司马蕤等人全部得以免难。司马冏率领兵众进入洛阳,司马蕤在路旁迎接他。司马冏没有立即见他,说要等交付兵符前军安顿再见他。司马蕤怨恨说:“我受你牵连差一点丧命,怎么没有亲友之情!”

  被杀改葬

  司马冏辅佐朝政后,下诏任命司马蕤为散骑常侍,加任大将军,兼任后军将军、侍中、特进,增加封邑补足两万户。永宁元年(301年)六月,司马蕤向司马冏请求开设府署,司马冏说:“晋武帝的儿子吴王司马晏、豫章王司马炽还没有开设府署,应该等以后再说。”司马蕤因此更加怨恨司马冏,秘密上表说司马冏专权,与左卫将军王舆谋划一同废黜司马冏。事情败露后,司马蕤被废为普通百姓,而王舆被处死,夷灭三族。

  不久,朝廷下诏说:“大司马司马冏见识广判断明,谋略高远,率领同盟,安定恢复国家。自从有文字记载以来,周公、召公的贤明也不足以和他的功勋相比,因而授他上宰职位。东莱王司马蕤暗中忌妒,包藏祸心,与王舆密谋,想诬告陷害。收捕王舆当日,司马蕤和下人同车,身穿便服为王舆奔走,一宿才回家。奸诈凶险显而易见,迷惑内外。此外司马蕤先前上表弹劾司马冏所用的言辞深重,就是管叔、蔡叔背离道义,牙庆搞乱宗族,也超不过司马蕤的罪责。《春秋》的典章,大义灭亲,把司马蕤迁徙到上庸。”后来封司马蕤为微阳侯。同年,上庸内史陈锺禀承司马冏的旨意杀害司马蕤。

  永宁二年(302年),司马冏被杀,朝廷下诏诛杀陈锺,恢复司马蕤的爵位,按王的礼节将他改葬。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