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金农的绘画技术高超在哪里?他绘画的题材多样,除了画竹、梅、鞍马、道释外,尚有许多散碎题材,他自称为“杂画”,下面趣历史小编为大家详细介绍一下相关内容。

  根据当时画史中的记载,金农于五十多岁之后时开始着意于作画。这和现存金农有纪年的书画作品是能够相互印证的。在此之前,金农已经定居扬州,并且依靠卖文和卖字为生,那么是什么原因使一个文人和书法家操起画笔,开始绘画生涯的呢?

  “予初画竹,以竹为师,继又江路野梅,不知世有丁野堂,又画东骨利国马之大者,转而画诸佛,时时见于梦寐中……”[1]。可见金农的作画颇有阶段性,而竹是他一系列绘画题材中的第一个。金农是非常看重自己的竹画的,在晚年曾将画竹时的题记文字汇编付梓为《冬心先生画竹题记》。在序文中,曾提到他专心画竹的来源:冬心先生……始学画竹。前贤竹派,不知有人。宅东西种植修篁,约千万计,先生即以为师。

  其实除师法造化之外,金农的竹画有着长期的积累,并非照他自己所说:“前贤竹派不知有之。”事实上,画竹题记中多次提到优秀的前代画家作品,其中有唐代张立、宋朝徐履、苏轼、元代赵孟頫、沈周的伯父沈贞吉等众多名迹。

  这些记录分明地表明了金农的竹画并非从天而降,虽自称“不学而能”,但前贤竹派已经在不可避免地影响了他。不仅是前人,与金农同时代的扬州画家也给了他很多启发,比如当时的画竹名家郑板桥。画竹题记中有所记述:兴化进士郑板桥,……十年前予与先后游广陵,相亲相洽,若鸥鹭之在汀渚也。又善画竹,雨梢风箨,不学而能。……君素性爱竹,近颇画此,亦不学而能,恨桥板不见我也。

  这里提到的郑燮对金农的开始绘画有着很重要的促进作用。这就不得不提到郑燮和扬州的书画市场。当时的扬州,作为全国漕运枢纽和盐业交易的中转站,给一大批艺术家的生存和发展制造了条件优厚的温床。致使本地、外地许多的职业艺术家在扬州吟咏不去,鬻书画以自给。郑板桥也是当时被吸引到扬州城的众多文人之一。他于雍正元年癸卯(1723年),他三十一岁正值盛年时到扬州卖画,并持续了十多年左右。这十年中,郑板桥虽然屡屡出游,但他的兰竹作品产量非常多,而且在扬州的市场上已经站住了脚,有了很高的声名,这很好的反映在存世的画迹中。

  雍正十年壬子(1732年),郑板桥赴南京参加乡试,得中举人。其后,郑板桥又于乾隆元年丙辰(1736年),五月,于太和殿前丹墀参加第二甲第八十八名进士。至乾隆六年辛酉(1742年),入京候补官缺,次年为范县令,并兼署朝城县。

  自郑板桥离开扬州,扬州的兰竹市场就失去了一位顶尖的画家。虽然在扬州画坛能作兰竹题才的画家另有其人,但在崇尚名家的社会风气中,郑燮的离开,无疑造成了竹、兰市场的货源的缺乏。

  金农在郑燮离开扬州后未几年,即开始竹画的创作我认为不是偶然的。前人眼中的金农都是:“性逋削”或者“迂古”,但是从金农一生的经历和他的处世态度及应变之法来看,他实际上是一个迂而不腐,食古而不泥古的人。金农早年即离家四处游历,卖诗句字画以易米,结识了各色人等,其中有高官厚禄的文人,有腰缠万贯的商人,也有清贫古雅的文士。可以想见要交游广阔并和各色人等保持长久的友谊,太过迂腐或顽固不化那是做不到的。

  牛应之《雨窗消意录》所记载的一则轶事就可以做很好的证明:一日,某盐商宴客于平山堂,席间以古人诗句“飞红”为觞政。轮到某商人,情急之下说出“柳絮飞来片片红”。顿时一堂哄笑,只有金农独说“此元人咏平山堂诗也”,并即席口占一诗为其解围。某商大喜,越日赠以千金相谢。对无才而有财的商人非但不嘲笑,还适时的帮衬一下,的确是的作为没有生产力的文人不得已的为人之道。

  而且金农并不忌言自己以出卖诗、画和书法为生,《冬心先生画竹题记》有载:宜城沈叟樗压,……叟已骑箕天上,予则吹篪市中,相感更多叹息也。

  在题记中金农甚至将自己完全比作了吹篪市中的商贩。显然已经承认了商品化后艺术家必须承担的后果。

  作为有才而又有急智的金农,看到了这个市场的空缺,并抓住机遇开始了墨竹的创作。这除了艺术上的开拓,恐怕也可以理解为金农力图顺应扬州书画市场,甚至开拓市场的表现。

  金农的竹画,由于有了此前几十年碑学书法的功底,所以风格尤为古朴。和前人或当时其他画竹名家潇洒清丽的竹画相比,有一种别样的风致。他自称“磨墨五升,画此狂竹,查查牙牙不肯屈伏,天上天下,吾愿属刂取一竿赠之,不钓阳鱼乔而钓诸侯也。”这种牙牙查查不肯屈伏的墨竹的出现,很快便引起了喜异好奇的扬州人的兴趣,成为郑燮离开后扬州人购买竹画的第一选择。可以说,金农的画竹填补了郑燮离开后的市场空虚,同时也为自己创造了巨大的经济利益,并为他日后重新选择题材提供了成功的范例。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