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牢之,一位战神级别的战将。这是今天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准备了文章,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看看吧!

  史河漫漫,无奇不有。在五千年华夏史上,曾有一位让人可歌可泣的尚武名将。此人战功赫赫,一战以五千劲卒大败雄兵百万之众,拯大厦之将倾,挽乾坤之既倒,而后又凭神勇超群,无限接近于皇权之畔,却也从未心生过一丝异心。

  只是一味被大奸大恶之徒呼来喝去,百般利用,自己也因曾经难以抹去的心理阴影和不谙权谋之术,最终竟被自己“恐吓”致死,千载之下,实在叫人惋叹!而他一生之中,所效命之上司,同殿为臣之官僚,甚至亲手栽培之爱将,居然个个都曾入主龙庭,尊为天子,这也真成了悠悠史册中一件传奇!

  今天我们就来拨开历史的迷雾,揭开这位千古名将尘封已久的面纱。此人生于彭城,也就是如今的江苏徐州,曾经是西楚霸王“沐猴而冠,衣锦还乡”的都城,徐州名为江苏地界,然其口音习俗却与山东无异。

  名将之名叫作刘牢之,字道坚,正是彭城人。刘牢之的太爷爷刘羲是当时一流的“神箭手”,能拉动三五百斤的强弩硬弓,所以深受司马懿孙子、“三国终结者”西晋开国武皇帝司马炎的器重,一直使其扈从左右。后来人到中年,晋武帝才放他到北地和雁门这些边关重镇做太守,关外的游牧胡人也非常惧怕他的箭法和骑术。

  刘牢之的父亲刘建也跟他爷爷刘羲一样是个赳赳武夫,且还精通兵法,晋武帝称其“颇有武干”,曾经做到过征虏将军的职位,“征虏将军“虽然在魏晋时期只是杂号将军,但却不轻易授人,就如三国时代做过征虏将军的,最出名的就是蜀汉开国皇帝刘备的结义三弟张飞,可见刘建的武力值在当时确实不低。

  而当刘牢之出生并长大成人之后,他的长相也十分让人感到惊异,史书上记载“面紫赤色,须目惊人”,也就是比武圣关羽的脸还要红,而且是红得发紫!其他相貌特征则与猛张飞有七分相似了,他的武艺也不比爷爷、爸爸逊色,且性情十分深沉坚毅又多计谋,当时人们都知道他家世代以壮勇著称,基本很少有人敢去招惹。

  东晋孝武皇帝司马曜太元年间,名相谢安的侄子谢玄坐镇广陵防患北方强大的前秦王朝,也就是在如今的江苏扬州,当时前秦皇帝苻坚在比诸葛亮还厉害的宰相王猛辅佐下,国力一度强盛到五胡恭顺,四海归心,几乎就要达到一统江山的地步了。

  面对实力如此悬殊的劲敌,谢玄为了扭转败局,拼了命地在大江南北募各地的武林高手,刘牢之就是这个时候和东海何谦、琅琊诸葛侃、乐安高衡、东平刘轨、西河田洛以及晋陵孙无终等身怀绝技的勇士入选了谢玄的“骁勇猛士营”。

  谢玄亲自考核过刘牢之的武艺之后,立马任命他为参军,并将自己麾下最精锐的“北府兵”交给他统领,这支部队全都是精锐中的精锐,一向百战百胜,每逢恶战只打先锋,从来没有一个人会后退,也从来没有攻不破的城池和击不垮的敌军。所以当不可一世的霸主苻坚听闻这支部队就在广陵设防,阻住了百万秦军渡江南下的道路,不禁皱眉心生畏惧起来。

  后来苻坚派出部将句难带领一支军队南下试控虚实,谢玄立马派出何谦前去阻截,可刘牢之很不服气,认为应该让他带着北府兵直接扑上去全歼来犯之敌,谢玄冷笑道:“牢之,要像你老爹一样多读兵书啊!句难不过是微末小将,苻坚手下的苻融、梁成这样的大将都还没露脸呢,我还有更巨大的任务要交给你!”

  后来前秦大军开始在盱眙(今江苏淮安)输送粮草南下,兵法有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无论一支军队人数有多庞大,最重要是粮食辎重,“朝廷无法用饿兵”,如果大军没有吃的,反而成为极大的祸患。谢玄看准这点,才派刘牢之出兵前去摧毁秦军的粮仓。这时候刘牢之就像跑出牢笼的猛虎,一阵冲杀,就把盱眙的秦军粮草烧得尽光,又缴获了许多运粮的船只,回到广陵之后,谢玄非常高兴,立马向朝廷报功,刘牢之不久被升任为鹰扬将军、广陵相。

  而苻坚得知粮草被烧,气得骂天骂地,后来又闻北方最缺少的船只也被刘牢之拖走了大半,不由地拔剑砍柱,骂道:“若无船只,我百万之师何以渡江!刘家竖子,必擒而杀之!”

  后来东晋车骑大将军桓冲出兵襄阳,宣城内史胡彬进兵寿阳,两路大军受谢玄之命成犄角之势钳制住秦军。而刘牢之则被派往胡彬处,作为决战之时的总预备队。当著名的淝水大战爆发的时候,前秦“壮烈天王”宣昭皇帝苻坚派遣他最为亲信的御弟苻融带兵一口气攻陷寿阳,专门要吃掉东晋最为可怕的“北府兵”,以摧垮晋人的斗志。

  谢玄手所握总兵力不过七八万,面对号称百万的大秦雄师,虽然已经到了双腿发抖的境地,但他还是嘴咬着擀面杆,强忍恐慌,急命胡彬、刘牢之硬顶上前线与之顽抗,可胡彬的军队走到硖石,望见气贯长虹,声势浩大的百万秦军就不敢前进了。刘牢之却视之如若无物,说道:“某观秦军如土鸡瓦犬耳,若使某突入其阵,犹猛虎驱羊群,必于万军之中取其上将之首也!”(类似罗贯中笔下白马坡解围斩颜良,此处上将恐怕指的就是秦军元帅苻融了,此战死状极惨 )胡彬听了之后,只骂他乳臭未干,当战阵为儿戏,真不知天高地厚!

  刘牢之只好亲自写信向谢玄请战,没过几天苻坚麾下名将梁成率两万精兵推进至洛涧,也就是淝水主战场附近了,谢玄情急之下立即传令刘牢之率本部精兵五千抵达预定阵地,与九十七万秦军相距十里,隔着涧水列阵,前秦大军见刘牢之兵马无不狂笑。

  刘牢之怒发冲冠,亲自带着参军刘袭、诸葛求等人冒着秦军如雨般的飞箭,直接淌水河,登岸即冲向秦军,出其不意阵斩了名将梁成及其弟,又分兵阻断了秦军前锋的归路,放火烧掉了北归唯一的渡口,秦军步骑两军群龙无首,顿时爆发大崩乱,会水的争相跳入淮河向北游去,不会水的也在四下抱头鼠窜,刘牢之此时大吼一声,震得地动山摇,晋军士气瞬间被燃到了极点,一齐向“百万败兵”冲杀,一天下来斩杀秦军一万余人,秦军自相践踏而死者不计其数,刘牢之兵收获秦军辎重器械更是堆得像小山一样高。

  没多久苻坚大军全面崩溃,谢玄将刘牢之的捷报传至建安皇宫,他的叔叔宰相谢安正在与晋孝武帝对弈,听闻此讯,素知刘牢之勇冠天下的谢安只是非常淡然地对皇帝说道:“小儿破贼矣!”这真是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名将在手,谈笑间可教百万强虏灰飞烟灭!

  刘牢之乘胜追击一直杀到了谯城,也就是如今的亳州,已经距离洛阳不远了,他就托付安丰太守戴宝据守,自己继续北进。皇帝赶紧派人追赶上他,在进军途中晋升他为龙骧将军,这个官位此前也只有蜀汉关羽之子关兴、晋武帝时攻取金陵活捉东吴末帝孙皓的王濬才获此殊荣。这是晋孝武帝冀望他“龙骧虎步,踏平胡虏,收复中原”的寓意啊,同时他还兼任了彭城内史一职,又封武冈县男,食邑有五百户。

  当刘牢之冲杀到当年陈思王曹植的封地鄄城时,也就是如今的山东菏泽,河南山东诸州郡都开始向晋军归顺。此时,苻坚已好不容易逃回长安,他最信任的庶长子苻丕也回到了关东封地邺都,可却与前秦第一“白眼狼”前燕国降王慕容垂发生了激烈的火并,慕容垂当年可是深受苻坚器重的兵家大师,苻丕完全不是他的对手,步步被其紧逼,只好向东晋请降,刘牢之闻讯立马就决定救助苻丕,可麾下将领都提醒他说,我们刚打败苻家百万大军,如何又去驰援敌军呢?可作为名副其实“武痴”的刘牢之早闻慕容垂的大名,一心就想和这样的战神级“沙场老狐狸”一决高下!

  于是刘牢之带着锐气正盛的晋军直扑燕军,慕容垂得闻其讯,吓得立马从新城北逃。刘牢之与沛郡太守田次之一同引兵猛追,追了二百多里,走到五桥泽这个地方,晋军发现遍地都是败兵遗漏的金银玉器,不禁贪欲大作,一时大意都跳下马来哄抢战利品,刘牢之还未来得及喝止,慕容垂的大军突然反杀而来,晋军被杀得措手不及,几乎全部被歼灭。

  刘牢之身手敏捷,赶紧上马,独自扬鞭飞奔,策马跳过五丈涧才逃过追杀,隔着涧水,慕容垂指着他嘲笑道:“匹夫之勇,有何作为?敢来战否?”刘牢之因此深受打击,后来和父亲一样为人厚道的苻丕,还是为报刘牢之相救之恩,打着晋军旗号带兵前来驰援,慕容垂以为是晋军大队前来,不敢交锋这才撤去。

  刘牢之和苻丕逃到了临漳城,各自聚拢残军败兵,士气才慢慢恢复了一些。没过多久,朝廷便将刘牢之召还建康去了。班师之后,朝廷依旧让他担任龙骧将军,带兵驻守在淮阴城,也就是汉朝战神韩信的老家。

  苻坚在长安休整了一段时间,派出部将张遇攻打被晋军占领的金乡,并将东晋太山太守羊迈围在了城中,刘牢之极为谨慎地派遣参军向钦之带兵前去解围。这时慕容垂叛将翟钊居然投降了前秦,和张遇一同攻打晋军,刘牢之便召回向钦之,退兵而去。

  等到翟钊引兵去了别处,刘牢之这才亲率大军挺进太山,等到翟钊人马再次来救,刘牢之奋勇向前与之激战,翟钊大败北逃,刘牢之一直追到了鄄城,生擒了张遇,却让翟钊逃到了河北,他才退兵返回了彭城。

  后来慕容氏的大军攻到了廪丘,高平太守徐含派人跑了大老远来告急,刘牢之一来认为远水不能救近火,再则只听来人说是慕容氏部众,自己却害怕是慕容垂,因此不肯相救,朝廷得知之后,对他大失所望,就以临危畏敌之罪免去了他的官职。

  后来东晋大臣王恭为了讨伐朝中奸臣,谢安女婿王国宝,特意招刘牢之为府中司马,并让他兼任南彭城内史,加授辅国将军。刘牢之带兵所向披靡,不久被升任晋陵太守,后来王宝国被诛杀,王恭又认为是自己的功劳,虽然把刘牢之留在身边作为爪牙,礼遇却非常凉薄。

  而刘牢之自负除慕容垂之外,已是可以睥睨天下,举世无敌,因此对王恭一直是“被窝里划拳”怀恨在心,后来东晋宗亲司马元显派庐江太守高素来说服刘牢之背叛王恭,并许下了封官拜爵的大愿。刘牢之认为可以替王室直接立功,又能获得高官大名,因此欣喜若狂就答应了。

  可这事却被王恭的参军何澹得知,告诉了王恭。但是王恭素来知道刘牢之和何澹有仇隙,就没有听信何澹之言,而是专门为刘牢之设宴,斟酒为他庆功,并当众拜刘牢之为兄长,并将麾下的精兵全部交给他统领,府中最精良的武器也全部配备给了牢之的兵马,准备让他做先锋,攻打建康,助他夺取朝中大权。

  刘牢之这顿酒喝得心中犹如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五味杂陈。可到了第二天,王恭下令进军之时,刘牢之带走了王恭的精兵,行至竹里突然宣布归顺朝廷,反击王恭。因此不久,王恭兵败而死。刘牢之则被朝廷任命为统领兖、青、冀、幽、并、徐、扬州、晋陵共七州一府兵马大都督,他在朝野当中一向被人视作先锋小将,如今却一朝替代王恭成为功高权重的大将军,很多人都对此非常不满。

  刘牢之也心知肚明,就想着要多在朝中军中树立心腹党羽以巩固自己的势力,这时地方藩镇大将桓玄(著名桓温之子)、杨佺期居然各自带兵进京,要为王恭鸣冤评理,并请求诛杀刘牢之。

  刘牢之亲率自己的精锐“北府兵”赶到建康城下,驻守在新亭阻挡桓玄等人的兵马。晋朝皇帝害怕城门着火,殃及池鱼,就下诏让桓玄等人退兵,也命刘牢之去京口重镇驻守。两家都有所忌惮,就此罢兵。

  后来五斗米妖道孙恩聚众起兵造反,他凭借高超的法术,很快就攻陷了会稽郡,朝廷大为震动,就下诏让刘牢之派出部将桓宝领兵前去进剿,后来他又派儿子刘敬宣前去驰援。没多久便将孙恩杀得丢盔卸甲,任由什么法术也阻拦不了刘牢之的精兵强将。朝廷因此下旨表彰其功,晋升刘牢之为前将军,都督吴郡诸军事。

  刘牢之率军渡过浙江,直逼孙恩老巢,孙恩大为惧怕,乘舟逃入东海之中。刘牢之得胜班师,不想孙恩却又从海上登岸,突袭了会稽,竟将谢安次子,谢玄的堂弟,刘牢之的好朋友会稽郡太守谢琰给杀死了。

  刘牢之为此悲愤不已,朝廷立马加封他为镇北将军(蜀汉魏延曾得此号),都督会稽五郡军事,让他再次出征,为好友复仇。刘牢之大军很快抵达上虞(今绍兴上虞,也是西施故里,谢安高卧东山之处),可这时的孙恩比之前更加猖狂,居然杀死了吴国内史袁山松。

  刘牢之大怒之下,派出了自己新近培养的亲信参军刘裕带兵前去讨伐,这个刘裕就是历史上著名的“天子杀手”,一生之中灭五国杀六帝,号称南朝第一帝。也是南宋辛弃疾笔下“气吞万里如虎”的战神。刘裕一出兵,孙恩一触即溃,立马又逃到海上去了。

  没想到这个孙恩也是非常精通兵法的,当刘牢之大军还在江南浙江的时候,他却浮海跑到了江淮,居然聚集了十万之众,凑足了大大小小船只一千余条,准备直接从长江攻打刘牢之的大本营京口(也就现在的镇江)。当时刘牢之尚在山阴(今绍兴南部),没料到孙恩的机动作战和远程投送兵力的能力如此之强,且他的水陆两栖作战和强大号召力,以及迂回敌后“直捣黄龙”的打法都让刘牢之惊叹不已。

  正值刘牢之一筹莫展的时候,参军刘裕急忙建议他从海盐县水陆并进,返回京口,刘牢之这才率大众北还。刘裕则作为先锋,带了不到一千人的精锐先行对孙恩进行“斩首式”突袭,孙恩本以为只有自己才会“穿越意识”,不想大意,被刘裕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大败而逃,从郁洲(江苏连云港一处小岛,相传是楚汉时齐王田横所栖身之地)乘舟入海溜之大吉。

  后来刘牢之又派刘敬宣、刘裕乘胜追击,孙恩最终在临海郡(今浙江台州)兵败投海化仙而死,刘牢之因此威名大振。后来大将桓玄为了完成先父桓温遗愿,自称楚帝,反叛东晋,朝廷立马任命刘牢之为讨贼前锋都督、征西大将军、江州刺史 。朝中掌权的宗亲大臣司马元显每有急事,也必定要派亲信去和刘牢之商量,这让牢之颇为得意。

  可桓玄本就是东晋一等一的名士,且和他父亲桓温一样文武双全,又有整个荆襄楚地的兵马,刘牢之感到非常畏惧,生怕不能打败他,但又考虑一旦击败桓玄,他自己可谓是功盖天下,也必不为权臣司马元显所容,因此内心十分纠结,于是将讨贼大本营推至长江中的洌洲岛上,日夜苦思对策。

  这时,桓玄派出亲信何穆来对刘牢之说:“自古乱世之中相知相睦共图霸业的君臣不多,燕昭王和乐毅是一对,刘玄德和诸葛孔明是一对,然而乐毅、孔明都没有受到第二任君主的信赖。俗话说,高鸟尽,良弓藏,狡兔殚,猎犬烹。

  越国文种大夫死在勾践手中,韩信、白起受戮于汉高祖、秦昭王,说明一旦有震主之威,不赏之功,名将功臣还有容身之处吗?你要是奢望像管仲与齐桓公那样,即使有射钩之仇,像雍齿与汉高祖那样,即使有屡叛之恨,还能得到位极人臣,率先封侯之赏,那就大错特错了!

  对你说白了吧!如今你被桓大将军打败,必有倾宗之祸,假设你胜了桓大将军,也必有覆族之难,你还能安归到何处去呢?想要保住富贵,而不是身首异处,最后为天下所笑,那就痛快点和我们桓大将军共谋大业!你好好考虑吧!”

  刘牢之听了之后,却想到自己手握天下最强的兵马,凭自己的才能也足以称霸江表,就有一点不想向桓玄屈尊求和。可没多久,得到战报说朝廷名将谯王司马尚之先行战败,一时间军中大为沮丧,许多人都劝刘牢之听从何穆的劝说,遣使和桓玄讲和,平分天下。

  只有刘牢之的外甥何无忌和参军刘裕拼了命地谏阻他不要向桓玄屈服,刘牢之自从与慕容垂交战之后就变得畏首畏尾,便没有采纳何无忌与刘裕的话,而是对他们说:“我少年时自负极高,后来才知道天外有天,普天之下,我武不如慕容老贼,文比不过桓氏父子,今北有慕容,南有桓玄尚在,此二人是我平生最为忌惮者也!如今毫无胜算,不如请和!”

  于是,派自己儿子刘敬宣前去面见桓玄商讨请降事宜。桓玄大喜,立马设宴与刘敬宣畅饮,实则借此麻痹刘牢之,还拿自己的书画来与敬宣一同欣赏,刘敬宣毕竟年轻,一点也没有察觉出阴谋,而桓玄的臣僚们见了都偷偷在笑。

  后来,桓玄将司马元显斩杀,立马加封刘牢之为征东将军、会稽太守。刘牢之跌足长叹道:“桓某功成,便只给我这芝麻绿豆的官位,如此待我,恐怕是我的祸事将至矣!”当时桓玄身居建康相国府,整天纵情享乐,守备也很松懈,刘敬宣就劝刘牢之领精兵突袭相府杀死桓玄,可刘牢之却犹豫不决,认为桓玄计谋实在厉害,自己恐怕又会堕入陷阱,就想还是带兵往北投奔广陵相高雅之,然后在江北发展势力和桓玄对抗。

  一同出生入死的老部下刘袭却对他说:“天下之事最忌讳反复无常,起初将军反叛王恭大人,前些日子又为桓公反叛司马元显,如今又想反叛桓公,一人三反三叛,如何还怎能在天下立足!”说完之后,就拂袖而去,牢之麾下许多将领也跟着走了出去。

  刘牢之见了是又惊又恼,就赶紧命儿子刘敬宣回京口把一家老小搬取过来,结果过了很长时间,失期都没有来会合,刘牢之越想越不对劲,又回忆起前几日刘袭所言,就害怕是众将离心,自己已经是众叛亲离,刘敬宣恐怕也已经遭到兵变,被刘袭杀死了,在各种负面心理的压迫之下,一代名将刘牢之居然在自己家中自缢而死。

  等到刘敬宣赶来发现父亲已死,还来不及大哭,就急忙带着部众往广陵投奔高雅之去了,而刘牢之的将佐部下共同将他殡殓安葬在了京口丹徒。桓玄闻知之后,竟派人将刘牢之坟墓掘开,棺木用大斧劈裂,暴尸于市,以此威慑天下。

  后来刘牢之部下刘裕替他重振“北府兵”的威名,把桓玄彻底打败,并将其人头悬挂在建康城门之上,以告慰刘牢之在天之灵,后又招回了恩主之子刘敬宣为己所用(虽然敬宣后来被部下所刺杀,刘裕还是不忘旧情,甚是哀伤),并向东晋朝廷奏请追封刘牢之,又过了若干年之后,刘裕终于脱胎换骨,以汉高祖刘邦同父异母弟楚王刘交第二十二世孙的尊贵身份,取代了晋恭帝司马德文,登基为帝,建立了南北朝为首的刘氏大宋王朝。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