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景),本姓侯骨,字万景,南北朝时期历史人物。以上问题趣历史小编将在下文为大家一一揭晓。

  中国古代历史上的反臣叛将可谓罄竹难书,难以历数,然而天下知名、遗臭至今者,人们一定会想起冲冠一怒的吴三桂、献土称儿的石敬瑭、恃宠反唐的安禄山、哭别苏武的李少卿(司马迁好友李陵)还有甘作三姓家奴的吕布等等。

  然则论及凶残暴戾,狡诈多谋,甚至可以说得上智谋超群、用兵如神者,纵观华夏史河,恐怕唯有一人堪称如斯,此人反复无常,三易其主,与温侯吕奉先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颠覆山河,易如翻掌,横行四海,使天下为之震恐。

  此人死后,其身为万人肢解分食,就连他13岁的娇小妻子都将他的肉块生啖入腹,而面不改色。他生前杀人盈野,死后沾满鲜血的双手被敌将斩下,八百里快骑送往故主一观,可见天下有多少人对其切齿痛恨,他的头颅割下来,被精美涂漆之后,藏入了皇家武库之中,历朝历代相传,被视若辟邪镇国之宝(享受这个待遇的仅西汉末年还有一人,在此不论)。

  直到隋朝末年,天下大乱,一代霸主隋炀帝杨广南下江都避祸,还将这件“辟邪镇国之宝”携同随驾,杨广还曾一面欣赏着这件已封存近七十年的漆制“国宝”,一面顾镜自赏,而笑对萧皇后说道:“朕之好头颅,不知谁当斫之?”(我的脑袋也挺精美的,却不知将来会被谁砍下来收藏)

  这位连隋炀帝都羡慕不已的叛将究竟是何人呢?此人生在元氏鲜卑北魏末年,史称南北朝中期,北魏国怀朔镇人,也就是今天的内蒙古包头市固阳县,与三国时的吕布也算是同乡。他名叫侯景,祖上是汉化的羯族人,而后又被充作了贫苦的汉流民,四处颠沛流离,性情粗野豪放,又十分狡诈。侯景的样貌,史书上记载,他身材矮小,生理有些缺陷,右腿稍短,行走不便,因此弓马非其所长,然而他的智谋确实了得。

  他在贫贱时,有一个非常要好的发小名叫高欢,后来成为了他一生中最怕的三个人之一。这个高欢的次子高洋后来在老爹的基业之上建立了北齐王朝,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只说高欢凭借自己英俊长相和办事能力,以及老婆娄氏家族的助力,登上了魏国大丞相之位,后来又加封为了渤海郡王,好兄弟侯景这时早遗弃了自己第一任主子尔朱荣大丞相(当时尔朱荣已死),投奔到了发小高欢麾下,高欢便让侯景随着名将慕容绍宗东征西讨,经过一阵历练,侯景竟将绍宗的用兵之道学得精妙绝伦,甚至还青出于蓝胜于蓝,不过这个慕容绍宗老师也被列为侯景一生中害怕的人之一。

  不久,魏国大将军宇文泰扶立宗亲南阳郡王元宝炬在长安另立朝廷,史称西魏,高欢则拥立宗亲清河王世子元善见在邺都建立东魏朝廷,一统中原的北魏就此覆灭,分裂为了形如傀儡的东西两魏。

  侯景也被提拔为了吏部尚书,但他根本不愿意做埋头于故纸堆的文官,虽然官阶相当之高,他更向往驰骋沙场,于是就向老友高欢请战,高欢一开始确实低估了这位被大伙私下取绰号为“跛脚奴”的发小,并没有让他在主战场上发挥优势,于是高欢大军竟被宇文泰的西北军打得落花流水,还险些被生擒了去,偏偏是这位其貌不扬的侯景异军突起,及时救驾,扭转战局,杀得宇文泰丢盔弃甲,狼狈西逃,这才罢兵。侯景正杀得性起,就向高欢再度请战道:“让我提数千劲骑直奔长安,必定能生擒宇文泰这贼子!”

  高欢虽然已不敢小觑侯景,却行事相当谨慎,回家问过老婆娄夫人,娄氏说道:“若侯景能胜宇文泰,你还能制住侯景吗?若侯景前去交战,不幸战败身死,你本不是宇文泰对手,又丧一员大将,岂不更加堕了我军士气?”高欢一听,顿觉高见,便没有让侯景追击宇文泰。

  可侯景心中却非常不乐意,又提出“如果大王给我三万兵马,我一定替你横行天下,让我一口气渡过长江,活捉南朝梁国的萧衍老翁(梁武帝),到时候大王就可以坐拥南朝四百八十寺,做个天下太平寺主了!”(实际这是侯景自己的勃勃野心),不知道为何侯景对南朝庙宇如此感兴趣?

  但是高欢非常欣赏他的胆魄,立马给了他十万精兵,并加封为大司徒,专门对付南朝梁国。侯景却非常小心精明,他在临行前给高欢送了一套“摩尔斯电码”,说道:“我为大王镇守一方,恐怕朝中必有奸佞说我坏话,甚至矫诏来杀我,大王对我推心置腹,我对大王也是绝无二心,今后大王下书给臣,务必标上特殊符号,臣方安心,否则无论何事,臣拒不奉诏!”高欢也顺从了他的意愿,这套“密码”唯有他两人知晓,可见侯景有多精明。

  侯景在东魏阵营也确实骄狂无比,高欢麾下猛将如云,却没有一人入他侯景法眼,侯景甚至公然表示“诸将似豕突尔,势何所至也!”也就是说诸将只不过像到处冲撞的野猪,他们哪里懂得什么天下大势!对高欢长子,世子高澄,侯景也毫不放在眼里,居然还对外宣称:“高王在,吾不敢有异,王没,吾不能与鲜卑小儿共事!”鲜卑小儿就是指世子高澄。由于侯景的恃才狂妄,可想而知高澄有多痛恨此人!

  后来高欢病危,高澄以高欢名义下书给侯景,命他返回邺城,可侯景一见书信当中没有“特殊标识”,当即便识破了高澄想诱杀他的图谋,因此拒不从命。没多久,高欢病逝,高澄继位为渤海郡王、东魏大丞相。侯景自知将不为高澄所容,便同时向西魏宇文泰和南朝梁武帝萧衍打好招呼,准备择主归降。

  高澄则派出侯景的老上司、老师父慕容绍宗前往收伏侯景。侯景对绍宗还是相当敬畏,只是尽力周旋,并没有痛下杀招,拼个你死我活。绍宗与侯景屡战不利,也相当佩服这位徒弟的能力,叹息道:“实在可恨!吾平生经历大小战役不下百场,从未遇到如此难以对付的家伙!”

  侯景不想过度为难老师,先是向就近的西魏求援,希望西魏大军一到,绍宗便会知难而退。怎知老谋深算的宇文泰巴不得侯景和高澄拼个两败俱伤,好渔翁得利,因此西魏军迟迟没有驰援侯景,侯景无奈只好南下,打算投靠南朝梁国。

  侯景见绍宗一路追赶,在渡淮之时大声对老师喊话道:“恩师一路追来,这是要送客,还是真要兵戎相见,一决雌雄呢?”绍宗答道:“跟你这种忘恩负义,背主求荣之徒,只有决战而已!”侯景又叫道:“如果我侯景被擒,你在高澄面前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呢?我即将进入梁国境内,老师还是不要追赶了!”绍宗听了这话,沉思良久,最后还是退兵而去。

  侯景来到南方之后,身边只剩下八百骑兵,他立马派人前往梁都建康(今江苏南京)请降,恰好这时笃信佛法的梁武帝萧衍夜间做了一个梦,梦见佛祖赐他太平天下!如今北将来降,他便认为正应其梦,于是不顾群臣的质疑和反对,决定接受侯景投降。

  可不久,东魏高澄又派使者前往梁朝,表示愿意放还之前扣押的人质梁朝宗亲,并与梁皇室和亲联姻,从此南北分治,永罢刀兵,共享天下太平,条件只有一个,将叛将侯景擒获北送或直接驱逐出境。

  梁武帝萧衍毕竟是做了四十多年天子的老家伙,一时头脑发热,冷静下来之后,觉得还是东魏朝廷高氏集团提出的“太平天下”更靠谱,于是便打算将侯景给“转卖”出局。而侯景这只狡猾的狐狸,南下之后早布下了细作,得知梁武帝与东魏的合谋之后,痛骂梁武帝道:“我本以为萧老翁是个虔诚信佛的正人君子,不想却是个心肠凉薄的伪君子!那今后就莫怪我侯某是个真小人了!”于是,便一面假装毫不知情,频繁派出使者前往建康向梁武帝索要各种军需,以作归降之用。梁武帝为了稳住侯景也都一一答应照办。

  侯景又派人假扮成东魏高澄使者前往建康,提出要尽快擒杀侯景,东魏也将立马放还梁武帝侄子贞阳侯萧渊明,梁武帝大喜,回书八个大字“贞阳旦至,侯景夕还!”(你们早上将我侄儿贞阳侯送至,我晚上天黑前就替你们捉住侯景押还江北)好大口气!

  可万万想不到这八个字居然是落在侯景手中,此时侯景对梁武帝是切齿痛恨,谋士王略阳说道:“如今将军不能再犹豫了,难道还要在淮南坐等魏、梁两家共同夹击我们吗?应当赶紧南下,好歹拼出一条生路来!”侯景深以为然,这才决计要谋夺梁国江山。

  于是侯景又下书给萧衍,请求迎娶江东名门士族王家或谢家的女子为妻,萧衍竟回拒道:“在我梁朝,王、谢两家门第比我皇族萧氏还要高,你怎能配得上呢?等你来降,朕给你物色朱、张以下姓氏的女子联姻便是!”侯景得到这样的回答,心中大怒,骂道:“萧老翁把我当成北地马奴一般!将来我一定要将他的儿女都占为己有!”

  侯景愈发觉得萧衍可恶,从今往后给梁朝廷上书言辞也愈发不逊,所提要求也越来越多。梁朝太子萧纲和群臣都觉得侯景已经不对劲了,陆续提醒和劝谏梁武帝要小心了,可萧衍完全没有放在心上。

  侯景又提出要萧衍把在建康做人质的东魏宗亲元贞派到他营中,一面促成招安纳降之举,一面可以借元贞的名义,窥伺中原,一旦北方有变,便可扶立元贞即魏帝,北上争雄。萧衍听了侯景使者带来的建议,觉得非常绝妙,认为可以把东魏和侯景的计划同时考量,权衡之下再行择取,于是又立马将元贞派往侯景处待命。

  不久,敦厚老实的元贞在侯景处也发觉了侯景的阴谋,竟秘密写信给梁武帝,希望梁朝警惕侯景。武帝萧衍与宠臣宰相朱异却笑道:“小贼八百骑能有何为?”而事实上,侯景一直在招兵买马,扩充军力,手中已有劲骑数千,步卒数万之众,只差没有渡江大船,以供逾江南下。这时王略阳又向侯景献计,让他与梁武帝侄子临贺王萧正德秘密勾结,以作内应。

  原来萧正德在萧衍尚无子嗣的时候,被立为皇太子,后来萧衍有子,萧正德便被废黜还宗,因此萧正德对萧衍颇有怨恨。侯景秘密联络萧正德,答应事成之后,立正德为皇帝,正德喜出望外,立马为侯景准备了几十艘大船。

  没多久,侯景认为万事俱备,就给梁武帝上书道:“臣已经知道陛下宁愿听信高澄的鬼话,也不肯接纳臣的忠心,臣真觉得太过可笑。臣今年已有四十六岁,活太久也没多大意思,只是听说朝廷有奸佞之臣朱异一味诬陷微臣,按臣的秉性,是要和这种人拼个你死我活,粉身碎骨也在所不惜的,只是想到一旦挥兵入朝,必定会导致喧嚣动荡,所以臣就此请乞江西一郡之地,让臣于此养老足矣!如若不许,那臣只好领着将士们兵临长江,直下闽越,到时候公卿朝臣们就要吃不下饭,陛下也只有自取其辱了!”

  萧衍见了侯景的上书,觉得简直就是笑话,毫不介意,还派人回复道:“清贫的百姓家来了客人,也不会和客人闹到这个地步,朕贵为天子,使你这样的客人心生怨言,是朕的过失!你不要太着急,我们可以慢慢相处!”可侯景已登坛歃血,以清君侧之名,请带兵入朝诛杀奸臣朱异为辞,公然起兵叛乱。

  萧衍得到江北江南各地警报,居然还笑道:“他能有什么作为?我要折断竹篾来敲打这个不听话的娃娃!”宰相朱异也说:“侯景在上书中一味怪臣,只不过是意气用事,他又提到要请乞江西之地,必无渡江来犯之志!”萧衍也深以为然,太子萧纲等人如何劝说都无动于衷。

  没过多久,侯景率数万大军渡江逼近建康的消息传来,梁武帝这才有些慌张,急忙把太子萧纲召来计议对策。萧纲也很为难,连问该怎么办,萧衍却强行甩锅道:“这本来就是你分内的事,还问我做什么?”

  侯景兵马杀到建康城郊时,立马派人入朝请诛朱异,并表达出愿意与朝廷和解之意,实则是为了打探城中虚实。萧纲不敢隐瞒,告之萧衍后,萧衍遣使前往劳军,使臣问侯景:“你带兵到此,意欲何为?”侯景不假思索答道:“欲为帝也!”吓得使臣赶紧跑回城中禀报。

  侯景大军皆戴着铁面具,十分唬人,又一路纵兵杀掠,到处抓壮丁,一时间血流成河,尸横遍野,百姓哭嚎千里,沿途州郡居然没有一支梁国军队敢抵挡。梁都建康没多久就被围得像铁桶一般,由于当时建康是天下最繁华的城市,城墙异常高大坚固,侯景已拥有数十万人马,百般强攻都久久拿不下来。

  这时梁朝境内诸王诸藩镇的勤王之师,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赶来,合计总兵力不下百万之众,侯景这才有些心慌,正准备渡江北逃,谋士王略阳又跟他说:“我们从万里之遥的老家跑到这里,还能回得去吗?现在赶紧宣告中外,就说萧衍老翁已被奸臣朱异给害死了,我们把临贺王萧正德扶上帝位,梁朝诸镇兵马必定不敢对我们轻举妄动,等我们攻破建康,大事已定,他们还不束手称臣!”侯景觉得甚妙,立马让萧正德得偿所愿,改年号为“正平”,当上了皇帝。

  以邵陵王萧纶为首的勤王军果然因搞不清情况,不敢逼近,只在江左驻足观望。侯景又挥兵猛烈攻城,死尸堆得跟城墙一样高,才攻下了外城,宫城内乏粮,饿死了许多人,甚至出现了人吃人,易子而食的惨状,由于尸骸无法安葬,腐烂发臭,城中之人居然将尸骨和马肉一同杂食,以致瘟疫肆虐,惨不忍睹。

  最后宫城实在守不住,太子萧纲不顾梁武帝反对,焚烧宫殿之后,出城投降。侯景见将士们都杀红了眼,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才换来了一座建康城,于是又下令入城杀光城中所有百姓,以此震慑天下,一时间建康城如人间炼狱,惨绝人寰。

  侯景入宫城之后,立马想见到“朝思暮想”的南朝第一帝萧衍是何模样,于是就带着五百精兵入殿,只见梁武帝身著龙袍,头戴平天冠,正襟危坐于龙椅之上,神色泰然,侯景见了之后,居然吓得说不出话来,全都是王略阳替他勉强答复了皇帝的质问。

  事后,侯景慌忙退出大殿,对王略阳和左右言道:“吾尝据鞍对敌,矢刃交下,而意了无怖。今见此公,使人自慑,岂非天威难犯。吾不可以再见之。”意思是说,我坐在马鞍上打仗几十年,从来没有害怕过,如今见到这个人不怒自威的样子,心中不由地十分敬畏,这难道就是真龙天子,天威难犯吗?我以后再不想见到他了!

  后来,侯景又和太子萧纲相见,萧纲见到他也是面无惧色,仪表非凡,让侯景很是忐忑,又很自卑,这时他才想起了萧正德那猥琐的模样,真不像是做皇帝的料,于是就把萧正德的帝位给废黜了,却纳了萧正德的女儿为妾,然后自封为中外诸军大都督、大丞相。

  他又想和高大上的太子萧纲成为好朋友,邀请萧纲宴饮游乐,萧纲却对他十分冷淡,宴会上侯景请萧纲起舞,萧纲却讲起了佛经,侯景也不生气,居然唱起了“尔时无尽意菩萨”,萧纲先是一惊,而后大笑,这才与侯景痛饮一番,认为侯景果真是个人才。

  没多久,侯景将梁武帝活活饿死在宫中,又将萧正德杀死,再强行拥立萧纲为帝,是为梁简文帝,又强娶了萧纲十三岁娇小美丽的幼女溧阳公主为妻。得到溧阳公主之后,四十六岁的侯景非常满意,也对萧纲非常客气,说道:“臣乞自今两无疑贰,臣固不负陛下, 陛下亦不得负臣。”(我希望从今往后,你我翁婿二人不要再有嫌隙,我不辜负陛下,陛下也不要有负于臣)

  侯景对于其他反抗他的梁人,则是经常使用断手足、剜心肺、剖肝肠的酷刑,使得建康城中无人不心惊胆裂。侯景自认为天下无敌,自授相国之位,又自封“宇宙大将军”,梁简文帝萧纲得知惊道:“六合八荒方称宇宙,将军乃有宇宙之号乎?”(宇宙涵盖了天地人三界,宇宙大将军岂非凌驾于天子之上了,萧纲心知要死了)

  果然没过多久,侯景见萧纲始终不肯在他面前屈服,便将他杀死,又立了豫章王萧栋为帝。王略阳又劝侯景自己做皇帝,侯景便逼迫萧栋先封他为汉王,加九锡之礼,学曹丕、司马炎、刘裕那样,接受“禅让”登基为帝。臣下又请侯景追封“七庙”,也就是他老侯家上溯七代祖先,可是侯景连他老爸的姓名都搞不清楚,于是就叫能识文断字的部下胡编了七个“祖宗”大名列入宗庙,当时便被传为了笑话。

  侯景住进皇宫之后,经常梦见梁武帝、梁简文帝前来呵斥他,吓得他夜不能寐,便赶紧搬了出去。他想出去游猎,已做丞相的王略阳又劝谏他作为天子不得轻易外出,他又骂天骂地,说自己做了皇帝一点自由也没有,还不如当初没有做皇帝!

  没多久,梁武帝第七子湘东王萧绎在江陵称帝,是为梁元帝,并命大将王僧辩、陈霸先率军顺江东下讨伐侯景。侯景准备亲自带兵抵抗,可他骑的白马突然低头不前,侯景惊奇道:“孤所乘白马,每战必胜,则踯躅嘶鸣,意气骏逸,及败阵,则精神沮丧,卧不肯动,今日甚是可怪也!”侯景于是挥鞭鞭打它,白马终不肯起身前行。

  侯景左腿上又有一颗肉瘤,长得像只乌龟一样,每次出战前,肉瘤都会鼓胀起来,如果于战不利,肉瘤则像一只奄奄一息的乌龟一样,如今肉瘤则隐陷于肉中,没有丝毫起色,使得侯景忐忑不已。又有相术之师曾对侯景说过,一生当中千万不要遇见半盲之人,可湘东王萧绎便因自幼患有眼疾,而成“独眼”大王。

  萧绎大军一路东进,势不可当,侯景眼见不能取胜,从建康城落荒而逃,在逃跑途中侯景得闻自己五个儿子在邺城被高澄所杀,长子被剥皮烹煮,其余四个幼子全被阉割之后烹杀,侯景心如刀绞,于是又将自己身边的两个幼子丢入长江之中溺死,免得落入敌人之手。

  不久贪图梁朝赏金的侯景部将羊鲲也将侯景杀死,侯景临死前也曾哀求饶命,羊鲲却说:“尔朱荣大丞相待汝不薄,汝叛之!渤海高王亦待汝不薄,汝亦叛之!关陇宇文氏欲招降汝,汝亦心怀异志!慕容老将军为汝恩师,汝叛主以刀兵相向,置恩师为何地?大梁皇帝纳汝于穷途之中,汝亦毁人社稷!今末将亦欲借大王人头一用,以图富贵耳!”

  侯景听了这席话,才默然赴死,死后尸首被拖回建康。而据说梁武帝死前,曾对太子萧纲说道:“破‘侯景’字成‘人子天,日百小。”萧纲当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原来就是自辛未年十一月十九日侯景篡位,到壬申年三月十九日兵败身死,共一百二十天,即梁武帝解字“小人百日天子”其言应验。这位“活菩萨”皇帝萧衍也是侯景一生最害怕的第三人。

  梁元帝大将王僧辩得到侯景尸首后,新即位的北齐皇帝,即高澄亲弟高洋书信前来,提出了他兄长生前遗命,愿得侯景首级为祭。王僧辩为在梁元帝面前请功,不敢将侯景人头奉送,而是截其双手,以锦盒封存送往北齐。

  侯景首级则被传至江陵,梁元帝萧绎见了之后,将其悬于城门之上,示众三天,然后烹煮熟透,像篡汉巨奸王莽一样(莽首焚于西晋之亡),以金漆涂之,封存于武库之中,传之后世,隋末时恐为战乱所毁,不知所踪。而侯景的尸身被丢入盐堆中腌制之后,弃之于建康市集,城中百姓给纷纷跑来当场撕咬他的尸体,甚至许多人将他的肉割下带回家中下酒。他的妻子溧阳公主也分到一大块腌肉,当她得知这就是杀其父亲,夺其贞操,对她变态施暴的残忍仇人、恶心老丑男侯景时,她张大了自己的樱桃小嘴,恶狠狠地将肉块咬在嘴里,片片吞入了腹中。

  侯景像明末清初的吴三桂、五代认胡作父的石敬瑭、唐天宝之乱的安禄山一样,是史上罕见、横行无忌的叛将枭雄,他比李少卿更加獐头鼠目,比吕奉先更为贪婪成性,比吴三桂更加狡诈善变,比石敬瑭更为寡廉鲜耻,比安禄山更加凶残暴虐,但毕竟这样的人物,只能活在巨大的阴暗面之下,最终难逃正义的严惩,万民的唾弃,历史耻辱柱上只有浓浓刻下他这一生可耻而又可悲的一笔。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