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园是《红楼梦》中贾府为元春省亲而修建的别墅,今天趣历史小编为大家带来了一篇文章,欢迎阅读哦~

  贾宝玉和林黛玉各自选好了大观园的住所,只等搬进去。不久贾政向贾母汇报“二月二十二日子好”,让他们一起搬进大观园。

  古人搬迁也需要黄道吉日,“二月二十二日”就是贾政专门挑选的日子。不过“二月二十二”这个日子不平凡,曹雪芹故意安排贾家赶在二月让众人搬进大观园,饱含深意。

  (第二十三回)两人正计较,就有贾政遣人来回贾母说:“二月二十二曰子好,哥儿姐儿们好搬进去的。这几日内遣人进去分派收拾。”薛宝钗住了蘅芜苑,林黛玉住了潇湘馆,贾迎春住了缀锦楼,探春住了秋爽斋,惜春住了蓼风轩,李氏住了稻香村,宝玉住了怡红院。每一处添两个老嬷嬷,四个丫头,除各人奶娘亲随丫环不算外,另有专管收拾打扫的。至二十二日,一齐进去,登时园内花招绣带,柳拂香风,不似前番那等寂寞了。

  农历二月二十二是个平凡的日子,唯一让人联想到的仿佛只有林黛玉二月十二的生日。

  那么,贾政让众人在二月二十二日搬进大观园,究竟有什么含义?如果看过李商隐的《木兰》诗,就会明白这个日子的特殊。

  《木兰》·李商隐

  二月二十二,木兰开坼初。初当新病酒,复自久离居。

  愁绝更倾国,惊新闻远书。紫丝何日障,油壁几时车。

  弄粉知伤重,调红或有余。波痕空映袜,烟态不胜裾。

  桂岭含芳远,莲塘属意疏。瑶姬与神女,长短定何如。

  木兰香如兰,花如莲,白居易曾有诗云:“腻如玉指涂朱粉,光似金刀剪紫霞”形容玉兰风姿卓绝之美。

  木兰花开在二月,“二月二十二”代表月之极数,全年只有二月有三个“二”重叠,是个有趣的日子。

  木兰盛开在二月,二月二十二日的极致多少带有盛极而衰之意。这一天作为大观园开园之日,透露出一丝不吉利。

  李商隐《木兰》诗中,“坼”代表花苞裂开,木兰绽放,暗示群芳豆蔻年华的美好。

  然“病酒”失之纤弱、“离居”失之孤寂、“愁绝”失之感伤,作者用拟人的笔触借木兰花终究凋敝,隐喻大观园此时的聚,会有日后的散。

  曹雪芹毫无疑问借李商隐这首《木兰》诗中的意境,定调大观园开园,为日后群芳离散埋下伏笔。

  古人对“典故”得心应手。读书人一看到“二月二十二”,就会想到李商隐这首《木兰》诗,也会了解《木兰》诗中的离丧之意。进而明白贾政选择“二月二十二”入园,绝不是什么黄道吉日,而是日后大观园凋敝的伏笔。

  多数现代人没有古人对典故熟悉,也要知道曹雪芹选择“二月二十二”出处和用意。

  “弄粉知伤重,调红或有余”,是李商隐以花喻女子离伤。在绝望中透出无尽的哀恸美,“木兰”花开绚烂,终究短暂。无论白、粉、红、紫,各有妍态却不免凋零随黄土。契合《红楼梦》群芳韶华易逝。

  “波痕空映袜,烟态不胜裾”,典出曹植《洛神赋》“凌波微步,罗袜生尘”、“曳雾绡之轻裾”,表达大观园群芳之美。

  而二月二十二与林黛玉二月十二只差十日,同在二月,《木兰》的离丧之意,更像为林黛玉而作。

  “瑶姬与神女”瑶姬是西王母女儿,死后化为瑶草。神女出自宋玉《神女赋》,悲悼的固然是《红楼梦》群芳,也有特指林黛玉之意。

  宋玉在《神女赋》中言:“秾不短,纤不长”,也是对应“瑶姬与神女”,都是隐喻大观园群芳。与《登徒子好色赋》中的“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印证,是美的化身。

  总之,曹雪芹将大观园开园的日期定在“二月二十二日”,借由李商隐的《木兰诗》作为注解。将曾经繁华终究一梦的隐喻表达出来,细思令人唏嘘不已。

  该美文素材来自网站四库书美文网,我们的网址:www.sikushu.cn,每天看美文,闲情逸致生活像云一样伴随你每一天!